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中心 学术资讯
  • 正文内容

科研诚信建设需外部介入?专家:加强学术共同体自律自查自治

阅读:176 次 作者:刘永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日期:2021-03-01 09:23:1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学术网分享的学术资讯,原标题:科研诚信建设需要外部介入吗。

  近年来,学术不端相关新闻不少,引发社会对科研诚信状况的热议。由于问题非常复杂,加之目标、视角和立场不同,导致意见纷纭,相互冲突。

  争论之一是:科研诚信建设工作,是否需要外部社会控制的介入?

  支持者认为,目前学术不端行为非常严重,仅靠学术共同体内部的自我控制机制,已难以奏效。反对者认为,处理学术不端涉及专业问题,外行对此很难窥得堂奥,因此最好是“学术的事情学界了,专业的事情专家干”。

  实际上,类似争论早在19世纪便已出现,进入20世纪更是论争迭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家规划科学成为当代科技发展最重要的趋势,传统的科学自由观念面临全新的社会形势。国家对科技事业的支持,是当代科技突飞猛进最重要的动力。

  显然,国家支持同时意味着国家干预:无论是有效组织大规模科学活动,还是有计划地协调科学与社会的关系,乃至防范科技风险和处理科研越轨事件,国家干预科技发展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日益被社会所广泛接受。

  在实际科研活动中,学术自由与社会干涉总是平衡在某个“点”上,同时对学术共同体施加内外两方面的影响。

  换言之,学界的内部控制与外部控制最好是相互协同、相互支持,共同促进中国科技高效而健康地发展。因此,当前的科研诚信建设工作,在强调适度外部介入的同时,不应忽视学术共同体的自律、自查和自治。

  首先,学术不端已经失控的结论要慎下。中国科研规模急速扩大是相关新闻增多的重要原因。粗略地说,中国科技从落后到逐渐领先,完成从“小科学”到“大科学”的根本性转变,主要是最近20多年的事情。当投入资金、从业人数、科技机构、学术活动和国际合作增加,成果随之增加,问题也必然增加。不过,并没有数据表明中国学术不端与从业人员的比率高于其他国家。

  在中国科技逐渐崛起的背景下,科研管理体制不能百分百跟上急速变化,要进行一些调整,属于正常的情况。无论是学界内部控制,还是社会外部控制,都有诸多细节机制要不断地及时完善。

  最近的社会热议,很多关注的是学术共同体内部控制的问题。学术自由意味着学术自治,不等于放任自流。学术共同体想要自治,首先就要搞好自律自查。社会给学术活动一定的自主权,是因为科研的专业性决定了适度学术自由能更有效地促进科学发展。

  但是,如果不能搞好自律自查自治,国家和公众怎么“放心”给学界更大的自治权呢?

  现代自然科学诞生以来,为了争取学术自治,无数科学家和为科学鼓与呼的前辈做出过大量努力。最重要的“一块”便是科研共同体逐步形成的自律自查自治制度,比如精神上提倡科学精神、机制上坚持同行评议和学术批评,以及传授和完善细致的学术规范,等等。

  学术共同体健康发展,离不开一套自律自查自治科研诚信的办法,在实践中动态“落地”,并且要行之有效。

  理论上说,类似的“学界行规”既不是党纪国法,也不一定明确成文,很多时候却更严格。

  一个研究者实验造假、抄袭剽窃一旦被查实,很快会在科研共同体内部公开,结果往往是彻底失去从事科研工作的资格,在整个学界再也找不到学术岗位。

  此时,可以说是“学术生命”被“判死刑”,某些学术丑闻的事主甚至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的案例在科学史上屡见不鲜,绝非危言耸听。

  长此以往,“学界行规”即学术共同体的社会规范最终成为某种习俗、惯例和规矩,内化为科学家的“学术良心”。

  从某种意义上说,学术共同体之所以成为共同体,必须有一整套通行而有约束力的社会规范和行动规则。

  当学术不端行为引发科研同行的强烈道德义愤和一致谴责,共同体的自律文化便比较成熟了。如果对学术不端行为不闻不问,甚至觉得很正常,共同体就需要反省自身的自律状况,而不是一味排斥外部的社会控制。

  科研诚信的共同体规范,不能仅仅停留在道德层面,共同体内部得有相应的自查自治机制。

  发现学术不端,应该有例行的学界检举渠道,学术共同体审查机构、评议程序,以及意见公开和处置办法,不能使自查自治成为一纸空文。比如,学术批评既包括学术观点的争论,也涉及学术风气的评议。要提倡和完善健康的学术批评,如在学术刊物上留出一点相关版面。

  必须要指出,由于文化传统和国情差别,自查自治机制在细节上应该因地制宜,不一定完全照搬别人的经验。

  完善和落实科研诚信的自律自查自治制度,对于建设更健康的学术共同体至关重要,而更健康的学术共同体能得到更多的学术自由,进而促进科学更高效地发展。

  否则,外界对学界失去信心,不相信共同体的内部控制,只能转向外部的干预。如果学术不端真的完全失控,社会干涉不仅必要,而且应该强力介入。

  此时,无论学术共同体,还是整个社会,都将为控制科学运行付出更大的成本。总之,提升中国科研诚信水平,必须加强学术共同体的自律自查自治。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标签:学术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