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我的母亲

阅读:288 次 作者:韩墨润 来源:淄博妇联 发布日期:2019-10-16 16:00:00
基本介绍:“妈妈,我对您说—巾帼心向党·礼赞新中国”诗文征集主题活动优秀征文展播。

  我的母亲生于1946年,应该称得上是 “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可算是与共和国同龄的一代人。母亲的一生见证了新中国诞生后的历史,身上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烙印。

  母亲10岁时才开始上小学,所以她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上到小学四年级时,尽管她成绩优良、勤奋好学,但终因家庭经济困难、弟妹众多,无力供养而退学。

  年仅14岁的她,从此便过上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生活,每天天不亮便早早起床,帮着姥爷推独轮车运煤炭,换取一点微薄收入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博山城那独有的蜿蜒曲折的道路上,那一个又一个连绵起伏的陡坡上,烈日炎炎的炙烤下,黑煤曾多少次沾染在母亲年少稚气的脸庞,又有多少次伴着汗水恣意流淌,留下一道道斑驳的印迹。再稍大一些,母亲便干起了临时工,曾经在建筑工地做过小工,曾经在桂林蔬菜店当过售货员,曾经在张店当过泥瓦工。到了20岁时,母亲进入淄博第五针织厂当学徒。三年学徒期满,便正式成为了一名针织工人。很快母亲便在厂里以吃苦耐劳、勤劳能干、心灵手巧而闻名,曾当选厂工会先进代表,成为了新时期、新一代的女性劳动者。

  母亲25岁时,与少年离家、在外飘泊十几年的已经31岁的父亲结婚,我们姐妹三个在随后的几年里相继出生。从此母亲的生活变得更加忙碌了。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母亲每天早晨五、六点钟起床做早饭,匆匆吃完饭后,便骑自行车带我一起去上班。一路上多是爬坡,要花费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母亲7点半准时进厂,把我送进厂幼儿园,便开始了一天的繁忙工作。中午她在班上吃食堂,下午四点半接我出园。回家路上再顺便买点菜,到家后便忙着做晚饭,收拾家务。吃完晚饭要割草喂鸡,要做些蒸馒头、烙煎饼之类的面食,还要给我们拆洗衣服、缝缝补补,每天都要忙到十二点之后才能睡觉。每周工作六天,即使到了星期天也没空休息,一大早便在粮店、油店、布店、门市部门口排队等候,手拿供应票以购买物品。那时候的生活缺乏便利,穿衣吃饭都要靠手工制作,一家老小的衣食都要靠双手来换取。母亲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教育我们,都是大孩子看小孩子,姐姐领着妹妹玩,衣服也都是姐妹们替换着穿。而母亲的一双巧手,往往别出心裁,用一朵别致的绣花,一张美丽的贴布,用来缝补裤子上的一个破洞或是一条撕缝,原来的一件旧衣便翻旧成新、变废为宝了,成了姐妹三人争相抢夺的新衣。父母每月几十元的工资过得是紧巴巴的,一家五口的衣食住行便占去了一大半,还要支付给双方老人赡养费,剩下的就没有太多的积蓄了。记忆中父母偶尔发生的口角、争吵,都是因为生活贫困、用钱紧张而引发的种种生活琐事。

  母亲于1990年退休,在付出了一辈子的辛苦工作后,终于可以颐养天年了。但天有不测风云,突如其来的车祸如同一场噩梦降临,父亲甚至都来不及留下一声呻吟,便平静地离开了我们,结束了他五十五岁的生命。父亲的突然离世,给这个家庭带来了莫大的伤痛,也陷入了经济拮据的困难境地。我们姐妹三个尚未成人,无力为母亲所承受的丧夫之痛而分忧。我终日守着母亲,靠已经在辛店电厂工作的二姐每月给予的生活费维持生计,时常在夜里躲在被窝里小声啜泣,度过了我人生中最为艰难、窘迫的半年时光。

  我进厂参加工作后,家庭逐渐走上了正轨。时间是治疗伤痛的唯一方法,母亲也慢慢地从丧夫之痛的阴影中走出。我们姐妹仨相继成立了家庭,生儿育女,也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艰辛滋味。我们将心比心,更能感受到母亲独自一人在家的孤单。所幸的是,继父为人正直、心地善良,母亲与继父组成新的家庭后,我们变成了姐妹五人的大家庭,每逢节假日时,二十多口人挤在母亲家里聚会,她的脸上总是带着忙碌而满足的笑容……

  今年母亲已经74岁了,但她依然身姿挺拔、健康美丽,丝毫不见老态。身着新装的母亲笑颜如花,除了满足了她那颗愈老弥坚的爱美之心外,更让她安心的是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的退休生活,与继父恬淡平静的日常起居和女儿们一片纯孝的赤子之心吧。

  作者简介

  作者:韩墨润,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淄博博山人氏,祖籍潍坊安丘。工作之余,唯爱读书,因而舞文弄墨,以为乐事。常感文字功底浅薄,故通过自考取得双学士学位。创作散文现代诗歌古诗词千余篇,时有见报、纳入专辑。现工作于华能白杨河电厂。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
  • 下一页: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