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画心画皮

阅读:207 次 作者:春风几笔兰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10-31 09:17:52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短篇小说。

  如果真的可以画皮、画心,那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样?

  母亲曾抚着我的发丝,微嗔道:“小荣,没有我的允许,万不可跑到山下去,更不可和山下的人见面!”

  对于母亲的谆谆告诫,我的回答只是轻笑笑。我才不相信,人有什么可怕的?它长什么模样?它是有绝世武功,还是会魅惑之术?要知道魅惑才是我们狐狸所擅长的;而且、而且我见到的那个人也不像母亲形容的那般险恶,我才不信呢!我要去找她。

  这一次只见她一人,独自坐在桃花深处的秋千架上,穿着淡黄色的春衫,轻微地荡着秋千,幅度很小,微歪着头,百无聊赖的模样。桃花纷纷,随着春风,打着旋落了她满身,不必猜,她的衣裙一定充溢了些许甜香的气息。在温和阳光下,在春风中,她就像一个误堕人间的仙子——我从未见过如这般漂亮的女子!

  “姐姐?姐姐?”我蹑手蹑脚地跑过去,突然加大了力道,将她一下子荡到了半空中。果然,她吓得惊叫了起来,死命的抓住摇晃的绳索,哭道:“呀!小荣,快停下来,快停下来,我就要摔下去了。”我掩住嘴角,笑道:“姐姐,怎么这般胆小?”她拂了拂衫上的花瓣,翘起一只脚,轻轻一跃便下了秋千架,姿势优美犹如舞蹈,接着便抓住我的手,跳着脚道:“小丫头,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了你好一会儿呢。这不,都睡着了。”

  我侧过身子,摆弄着手边的紫重楼,佯装不耐烦道:“小姐,什么事让你这么急火火的找我来?”等了半天,也没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却看到了她满脸的红晕。她见我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她更加窘了,一双纤纤的素手不停的绞着一把折扇。我从未见她有这般神情,便誓要逗她,一把抓过她手中的扇子,展开看时却是见一幅仕女图:女子一袭淡黄色罗衣,倚窗而坐,素手托腮,似有所思,这女子分明就是姐姐;旁边亦有一首龙飞凤舞的小诗,“深闺黄罗衫,轻姿薄画扇。霞霁绯红妆,羞颜半转面。”,也不知是哪个给她的?她又见我夺了她的折扇,神情更加的不安了,仿佛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已被我窥探到了。

  我笑道:“姐姐,原来根本没事,竟然诓妹妹来,这次我可要走了。”作势要走。

  “小荣,不要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她终于忍不住了,我心中不免偷笑。

  见到的人便是王公子,是今年的举人。他是一个很好看的书生,长了一双狭长而乌黑的眼睛,显得聪明而又富有神采;白净的面皮,一张脸都写满了忠厚与诚恳;虽着了一件半新不旧的衣衫,仍掩不住他自身的儒雅气质和风范。英俊潇洒,事业成功,他真的是一个女子对于美好爱情的全部梦想与想象!

  姐姐优雅地依着后院长廊的栏杆,一双眉眼微笑地望着荷花池上嬉戏的鸳鸯,静静地与我讲述着他与她的初遇:“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天上正下着急促的小雨。当时满街的人都在跑,寻找避雨的屋檐;我和花儿便顾不得往日的矜持,也随着人流一齐跑。你是知道的,被雨浸湿的路特别滑,我又被一个过往的人撞了一下,花儿也被人给挤丢了,我呀当时差点都要出丑了。谁知道这时候,他来了·。他一下子就扶住了我,用极其柔软的嗓音道:‘小姐,没事吧?’你可知道,小荣,当时我感觉自己过去的十六年就像活在梦里一般,是他一声‘小姐,没事吧’惊醒了我,唉,我真是个傻瓜。小荣·······”我聆听着她的絮语,望着她时而欢乐时而羞涩的脸颊,这是一个正处于热恋中的女子应有的姿态;我知道,他们正在相爱了······

  但是,她有了夫君,会不会忘了我这个妹妹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有几个月没有见她了,我再一次逃出母亲的严密防范来到了山下。

  这一次见到她时,她的神情不似前些日子兴奋了。她只木木的倚在干枝梅的红罗帐旁,着着淡蓝色的袄裙,头向里歪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我笑道:“怎么了,大小姐?你要‘斜屏绣床娇无那,笑向檀郎唾!’吗?你的檀郎呢?”对于我的取笑,她欲语又止,直道道:“你别再提他了······”说完已泪零如雨。

  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出事了。

  等到我硬拉她来到王公子面前时,她不吵也不闹,更不说话,只拿眼睛呆呆地盯着他;王公子反而有些小小的惊慌,嗫嚅地道:“小姐,对不起。”然后抬起眼睛偷偷地看她的神情。

  她便不再哭了,凄苦一笑:“公子,难道·······难道你我之间只剩下这一句话了吗?”王公子听了她的话,身子猛然一震,冷笑道:“他是当今的宰相,一介书生又能怎样?”说完便慢慢甩了一下衫袖,飘然而去。她看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竟似痴了,身子犹如风中落叶飘落在地,凄厉地喊道:“我不想嫁他,我愿随公子浪迹天涯,公子!”她幽怨地伏在地上,身上黄色的纱衣柔软的铺了一地,仿佛是一片正在萎落的野菊花,清风微微吹过,美丽而凄凉。

  “公子,我恨你!”她道。他走了,她的世界便从此黑暗无光了。

  “姐姐,你就这么放过他了?”

  她并不理睬我,只是拾起一片片凋落的花瓣,叹息道:“我还能怎么办?那个人的心已不在这里了,放过、放不过已没有什么意义了。唉·······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呢?”

  “姐姐,我们十几年的情分,难道还抵不过一个王生?”我愤怒于她的软弱,便几天不再见她。

  不久便是她的大喜日子了,整个府上张灯结彩,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闺房里静悄悄的,她侧身坐在菱花镜前,一袭大红的喜服,脸上隐约显现着绝美的眉眼,看不见她的表情,玉手中握着一把折扇,我认得它是王公子送的定情信物;而另一只手懒散地安防在梳妆台上;身后的椅搭斜斜地垂着,似乎不一刻便要落到地上。我感觉到了她的悲痛,轻轻安慰道:“姐姐,别再伤心了。”她没有回答,我以为她没有听到,便走上前去,扳过她的身子,笑道:“姐姐,你知道吗?你的妹妹不是凡人,小荣是·······”我看到了她的脸,她脸色苍白,鲜血显着耀眼的红色,嘴角微微上扬,展现着诡异的微笑,仿佛在轻叹:“他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样?”。她死了,她竟然死了,都是那个软弱的男人害死了她;我笑着抚着她冰冷的脸颊,抽出她手中的折扇,忍着泪水道:“姐姐,小荣是只狐狸,不会扔下姐姐不管的。”

  这一日的夜晚,没有月光,只有几颗疏星森森然窥视着这个漠然的世界。

  三年后,王公子已考上了状元,成了当朝宰相最器重的门生,娶了宰相的千金陈氏,可谓是春风得意,令人艳羡。

  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还未到暮春,满树的桃花又开始纷纷飘零了,我斜斜地倚在秋千索旁,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到来,今天便是摊牌的日子。

  三年来,我学着姐姐一般,在他身旁假意跌倒、搀扶、一见钟情······一切都顺理成章,动用一切狐狸精所擅长的手段撩拨着他的全部热情,姐姐,看呀,他根本不值得你喜欢,他对所有的女子都是如此!

  他如往常一般来了,依旧气质儒雅,一抬手一投足之间皆是风流。“公子,这么久不来看奴家,难道公子已经把奴家忘了吗?”我轻轻用衣袖掩住樱唇,身子顺势已在他的怀里。他抚着我的后背,安慰道:“香儿,家里有些琐事耽搁了,不要介意。”我听了,假意生气的推开他,却把藏在袖口中的折扇掉了出来;他却毫不在意,仍在喋喋不休地解释;我气急,提了一下裙子,拾起那把折扇递给他道:“好吧好吧,信你了。常听人说公子文采风流,还请公子为奴家看看这把扇子如何?”他接过打开道:“深闺黄罗衫,轻姿薄画扇。霞霁菲红妆,羞颜半转面。眉黛蕴秋水,探听欲掀帘。深情低回眸,迷了行人眼。这是一首闺怨诗·······”他认真地解释着这首诗,但表情显然有些紧张,不时狐疑地盯着我。三年的时间,毕竟忘掉一个人还是很困难的。

  “别再说了。王公子,你可还记得深闺黄罗衫?王公子,姐姐让我问你,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样?”我笑着望向他,将长长地指甲嵌进他的皮肤里,柔媚地道:“王公子,你三年前抛弃了姐姐,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我才来杀你吗?哈哈·······”

  他忍着剧痛,沙哑着嗓子道:“你······你不是香儿!你是小荣!”忙挣扎起来。

  “不杀你,你问问我姐姐她可答应?”我将扇子扔给他。

  他无话可说,凄然而立,中午的阳光反照在他的脸庞上,更显得英俊异常。

  我玩弄着他流满了鲜血的脖子,耻笑道:“三年前不杀你,是因为,我要等到你功成名时要你的命。哈哈,一个人的痛苦莫过于刚刚得到便立刻失去,不是吗?害死了我最爱的姐姐,我要你付出代价!”我气运丹田,准备扭断他的脖颈。

  突然,眼前银光一闪,他竟没了踪影,一个穿着杏黄道袍的邋遢老头赫然站在我的面前,旁边是惊恐的陈氏。

  老道将王生和陈氏藏于身后,朗声道:“孽畜,莫要危害人间!”哼,什么道士?男人不过都是令女人伤心的动物,我轻蔑地娇笑道:“那可得看你的本事了!”

  王生喊道:“香儿,不,小荣,你收手吧,你根本不明白我和你姐姐之间的苦衷,你走吧·······”

  “我是不明白,可我明白一点,是你的软弱害死了姐姐!”我厉色道,张开利爪便向老道伸去。

  杏袍老道道行甚是厉害,我不过是一个修炼了五百年的小小狐妖,几个回合下来,我已气喘嘘嘘,姐姐,就算拼了命,小荣也在所不惜!

  当那道人降魔法咒贴在我的额头上的时候,我知道我的生命将要结束了。

  “王夫人,你知道吗?王生背着你和我生活了三年,他根本不爱你,爱的只是你身后的权势罢了,你被骗了·······”我懒懒地伏在草地上,抚摸着正在盛开的一朵娇小的花,轻声道。

  陈氏渴望地看向向王生,希望他立马否定我说得话,但结果是:他惭愧地低下了头。

  令人失望的男人!

  “姐姐让我问你‘如果真的可以画皮、画心,那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样?’你回答我······”一滴泪水从我的脸颊上流过。

  他仍然没有回答。过了许久,才道:“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姐姐······”

  “你骗了我们!”情之一字,如一场终将湮灭的烟花,我唯有冷笑,希望下一世我还可以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小狐狸,永远不再下山······

  如果真的可以画皮、画心,那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样?到最后一刻,我才明白,母亲说的话没有错。

标签:短篇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