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狐说

阅读:248 次 作者:哪有什么完美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10-31 11:24:52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短篇小说。

  柳双镇外南山之上草木茂盛,多生狐狸,平常远远就可看见狐狸在草丛中乱跳,这脚下一不小心都会踩到狐狸尾巴。可是今日寻了半天,江上语连跟狐狸毛都没见到。

  “怪了,以往这南山之上遍处可见狐狸,怎么今天见到的只有老鼠?”江上语坐在一块青石板上,舒展着四肢伸了个懒腰。

  “你不知道,前一阵子知县命猎户猎杀狐狸,说狐狸乃是不详之物,能招灾祸国。哎,也是为了响应国家南下驱逐蛮夷嘛。”李舒航压低着身子仔细搜寻着草丛,手中还没拉满的弓箭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窜出去。

  “知县大人命猎户猎狐狸?怕是你也参与了吧,要不今日怎会如此手痒。”江上语嗤声道。李舒航在县衙里当差,又射得一手的好箭法,这浑水自是少不得他。

  “哈哈。——哎,有狐狸!”李舒航忽然直起身,手中的弓箭也一下子张满了。江上语眺目望去,只见不远处的草丛晃动了一下,一只灰黄色毛皮的小狐狸猛地从里面窜了出来,向另一边杂草深的地方跃去。

  若是这小东西跳进深草丛中时,怕是就要被它逃了。说时迟那时快,就听“嗖”地一声李舒航手中的箭射了出去。

  “哈哈,射中了,看你往哪里逃!”两人惊喜地朝那跑过去,李舒航捡起地上的狐狸。

  “咦,怪了,怎么只有狐狸皮?”

  江上语一翻,果然只是一张皮,他想了想,说:“哈哈,那还是你没射中,怕是以前打狐狸的猎户丢在这里的。”

  “真是倒霉,送你了。”李舒航把手中的狐狸皮丢给江上语,很是憋气。

  江上语把狐狸皮在面前展开瞧了瞧,毛皮不大,应该是一只小狐狸,上面还有一个箭洞。

  “走吧,天色也不早了,回家吧。”

  “好。”江上语便顺手将毛皮塞到了怀里。

  到山下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江上语要去镇西外,而李舒航要回镇子,于是就和他分道扬镳,沿着山脚朝西而去。一路上他总是听到旁边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江上语只以为是野狗没去管它。

  回到家中,江上语掏出那张狐狸皮挂到墙上,顺手捡起书桌上的一本书刚想坐下来,就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无奈他只得又去开门。“谁啊?”江上语有些埋怨,拉开门看到一老太太站在门口,身后还躲着一个孩子探着脑袋怯怯的看着他。

  老太太鞠身说:“公子,打扰了。”

  “无妨无妨。”江上语连连摆手,然后又拱手作揖。

  “老朽涂山氏,这是我的孙儿。”说着老妪推搡了一下身后的孩子。这时躲在身后的孩子走了出来,然后毕恭毕敬地给他鞠了一个躬。江上语这才发现,这孩子竟然一丝不挂光着屁股呢,立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孩子见状,立刻用手挡住下面,向着他奶奶的身后躲去。

  “不知老大娘您有何事?”江上语问道。

  “公子,我的孙儿顽劣,若有什么不敬之处,老朽替他向您赔个不是。”说着老太太又要鞠身。

  江上语立刻慌了起来,又觉得很是不解,眼前的老太太他连认都不认识,何来道歉之说。他连忙拦道:“这是哪里话,老大娘切莫行此大礼。”

  老太太起身,和善地说:“我们本来今日是要搬迁的,只怪我孙儿贪玩,独自跑了出来戏耍,若是无意中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多多包涵,莫跟孩子一般见识。只是希望公子把我这孙儿的衣服还来,老朽在这里谢过了。”

  江上语一怔,更是摸不着头脑,连忙说:“我何曾拿过他的衣物?”

  这时老太太拉着孩子问道:“你可看清楚了,到底是不是这位公子?”

  那孩子抬头仔细看看了江上语,然后点点头说:“嗯。”

  “这…这可冤枉我了,我何曾拿过他的衣物,而且,我要他的衣物做什么!”江上语苦着脸,心想这不是毁我的名声嘛。

  “公子,我这孙儿不会说谎的。”

  “我连这孩子见都不曾见过,何来拿他衣物之谈。”奈何江上语千般解释,那老太太就是不信,弄得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他焦急地挠着后脑勺,一转头看到墙上挂着的狐狸皮,顿时心中一咯噔:这老太太自称涂山氏,莫非这衣物指的是这狐狸皮!

  江上语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把狐狸皮拿来递给老太太看,说:“是不是这个?”刚说完马上就后悔了,这不是太失礼了。

  可那老太太一见狐狸皮立刻喜笑颜开,一把夺过去塞给身后的孙儿,连连说道:“正是正是。快,谢过公子。”

  “谢谢公子。”

  “不…不用。”这时江上语开始感觉头上直冒冷汗,双腿也有些僵硬不听使唤。

  “那老朽告辞了。”说罢,那老太太就一溜烟领着孙儿向着南边而去。

  等江上语回过神,立刻钻进屋子里关上了门,心中顿觉后怕不已。他偷偷打开一道门缝看看门外,黄昏里只有一棵棵伫立在那里的果树,江上语这才松了口气。

  第二天江上语去酒馆里喝酒,对于昨天的事他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这时他听到旁桌镇上的杨二叔正在说故事,“说有一个猎人上山打猎看到一只狐狸,一箭射过去却只射到一张皮,猎人很奇怪,但还是把狐狸皮带回了家。晚上的时候,有人敲猎户的门,猎人打开一看,呵,是一个漂亮的女子,而且竟然没穿衣服…”听到这里,江上语心头一颤,侧着耳朵细细听着。那杨二叔喝了口茶接着对大伙说,“第二天啊,这猎户就被发现挖去了心死在了家里,他猎到的那张狐狸皮也不见了踪影。”

  这边杨二叔刚说完,江上语就前仰后合地“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不解,看着江上语问道:“你笑什么?”

  “没穿衣服的…漂亮女子?”江上语脑袋里想起那光着屁股的小孩,立刻笑得更欢起来,“那倒真是可惜了!哈哈哈——”其他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自打那以后这南山之上就再也不见狐狸踪影,只是老鼠开始增多起来,以至于成了鼠患。众人纷纷感慨,说这狐狸果然是不祥之物。江上语听了,却是别有意味地笑笑,摇了摇头。

标签:短篇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