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心中有片绕指柔

阅读:213 次 作者:金罂粟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11-04 14:32:52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散文作品。

  这是一个布满阳光的早晨,深秋的清露还没来得及滑下枯叶,半群极喜探幽寻奇的好友们便已迫不及待的踏入了这深山的大门。

  这山,绵延于泰山之阴,泉城之东,属于章丘、莱芜、泰安、历城四区(县)交界领地,故称“四角城”,是一处难得的休闲观日赏泉胜地。登高远望,但见稀稀落落的农户散落其间,袅袅的炊烟和秋日晨雾融为一体,在斑驳温柔的阳光映射下,形成一幅奇幻山水,人融其中,身心不觉飘然欲仙。

  “快看——”队首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从灰色的“鹊桥”之上,推到了那个远远的悬崖边。

  崖上,林木丛生,只是不见了往日的翠绿,只有几株叶子被染红了的荆轲,羞羞的陪伴着这遍地的枯枝。顺着几片随风飘下的枯叶看去,人们突然在崖的底部发现了一片耀眼风姿。这是一片由粉紫、雪白、嫩黄组成的花的海洋。说是 “海洋”其实也就几簇而已,也就是这几簇,在这略显荒凉的境地,就已经足使人们心跳不已了。

  “连翘?月季?虞美人?”有人开始揣测。

  “呵呵,见过笨蛋,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在这是深山、在这季节,就是猪也不会见到有什么牡丹月季!” 有人开始嗤之以鼻。

  这群貌似“文人墨客”的主儿,就这样争吵着,疑惑着,跌跌撞撞的迅速钻小道涌了过去。

  夏天,是繁花似锦的季节,有一种花,也许并不特别引人注意,可是到了秋天,到了日近冬的门槛,你再看到它,估计无需多少顾盼,一下就会收到你的心里。

  花呈喇叭状,或三五一簇,或七八成群,不争不抢,静静的举在密密匝匝的绿叶之上,就像一个个可爱的村姑,朴素无华。微风吹过,圆圆的蓝,圆圆的紫、圆圆的白开始罗裙旋转,在这碎银铺就的阳光下轻轻的舒袖起舞,将它无声的芬芳淡雅的梦,送向遥远的遥远。

  这是一种很平常也极易存活的花,当地人都叫它喇叭花,植物学上称为牵牛花。无论是墙角还是及尽荒凉的山坡,只要有一点点的土壤,一点点的阳光,它那柔美到不可思议的身体就会蜿蜒着布满一片绿意。不信,你就扒开叶片,它那游离在乱石旁或攀附在灌丛枯枝上的茎条就会立等可见。这茎条多是嫩嫩的,柔柔的,相互缠绕着,即使是那些略显苍老的,却依然是不离不弃,大有生死相依之状。一如人世间缠绵的情感,或许会几经风雨,但终究鸳鸯蝴蝶,早已牵扯不开。看着它,铁石心也能化成绕指柔了,充满的定是暖暖的意,切切的情。

  牵牛花是纤细的,甚至纤细的有些卑微,就像古时那些正值韶光的女子,不堪时光与枷锁的侵扰而虚弱地不堪一击。一朝过后,花谢景逝,恍若梦醒黄粱。但它又是最赋有生命活力的。就像它美丽又伤感的另一个名字“朝颜”一样,亭亭玉立。

  “在《源氏物语》里,好像就有一个与花同名叫做朝颜的女孩。”一友略有所思。

  “是,正是这女子以一种纯洁、铿锵之爱恰如其分的诠释了爱情、冷静、虚幻的牵牛花花语。”有人回应着。

  “中国也有一个爱情故事与牵牛花相关。”

  “嗯,那是‘天孙滴下相思泪,长向秋深结此花’。你看这圆状的花瓣中汇成的白色漩涡,不就是银河另一畔的织女,泪聚成了流泉,浇灌出眼前的牵牛花吗?这交织的藤蔓,定是老实的牛郎对不能相见恋人最深切的思念和渴望,醉人的深渊色,早已染尽了相思吧。”

  听着朋友动情的感慨,望着这片迷幻般的花儿,我的思绪仿佛被深深的镶嵌在这陡峭的悬崖之上。我不知道秦观为什么把它比作 “仙衣染得天边碧,乞与人间向晓看。”的仙女,我也不知道林逋山为什么把它写成 “天孙滴下相思泪,长向秋深结此花。”的一位多愁善感的少妇。其实,我更愿意把它想象为杨万里笔下 “素罗笠顶碧罗檐,晚卸蓝裳著茜衫。望见竹篱心独喜,翩然飞上翠琼篸”般的一位扶着竹篱远眺的村姑。

  我似乎看到,这片花儿是怎样借着几许晨光,卖力地积蓄着力量,直至挤破花苞,破茧成蝶般绽放出这般些许锦绣。又似乎看到,在那深渊色或潭碧色的花朵之上,还垂留着几颗或喜悦或忧伤的泪……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情感散文记
  • 下一页:等我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