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一样的日子不一样的年

阅读:327 次 作者:杨炳阳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0-05-24 15:00: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散文作品。

  看上去似乎是漫长的日子一天接着一天,从周一忙到周五甚至周末还有加班,把一个好端端的人活生生地变成了机器。一周瞬息间度过,一旬未觉得清闲,一个月下来竟然不知是怎么过来的。上半年忙忙碌碌尚未收获成就;下半年匆匆忙忙眨眼到了年底,尚未腾出手来评价一年,春节便到了眼前,一年便如此这般了。

  小时候不曾感到365天过得如此之快,大概是无忧无虑或不谙世事的日子没有凭添任何压力,即便是从小学到中学间也没有任何的压力可言。年复一年,上学读书、放学回家、吃饭睡觉,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和正常,就像我的现在已经正在读博士的儿子一样那般宁静无虑。想那个时候有什么可以忧虑的呢,学费定期缴,饭菜天天吃,衣服时时换,至于学习成绩是否对得起父母另当别论,至于母亲怎样以父亲一个劳力、收入不足百元的水平操持这个六口之家也不去多想,反正过年的时候我们兄妹四个一定能穿上新衣,一定能吃上大鱼大肉,至于父母当时是否也穿上了新衣,我们大概都统统忘记了,我们只记得,那就是过年。

  早就听说年就是过给孩子的话的。当时我却没有在意,并觉得老辈人的话未必是真。当我们身强体壮年富力强时父母也并未变老,每每喜逢春节之时我们依然依赖父母,其乐融融地过年,老人家看着一群健康的欢天喜地的儿孙脸上始终挂着笑容,那发自内心的幸福啊统统涌在脸上。也许,不,就在这个时候,父母依然觉得这年就是过给孩子们的。然当父母年迈,这个年就是儿女过给父母的。不用老人买年货,不用老人下厨房,不用老人给压岁钱,只需老人端坐在床上,穿着儿女买来的大红大紫的新衣过年。反倒是儿女把压岁钱给了父母,恭祝他们长命百岁呢。看来年究竟过给谁的真不好说,只要父母高兴,只要儿女高兴,这年过给谁都是幸福的。由此说去,年的内涵的确不一样的。

  但是平常的日子家家都一样。以我来说,年的滋味可谓酸甜苦辣。由于父母的原因,家里三年没有张灯结彩,冷冷清清,喜庆皆无。但儿子好像不谙此道,依然是孩子的他倒是盼着过年。我于是里里外外给他收拾,买来他平日爱吃的东西,把家也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切都是为着儿子过年而过年,理由便是只要儿子高兴。次年儿子去省外陪奶奶过年,我一个人的年就显得轻松得多,随心所欲地简单准备一下,年也就简单地度过去,和平常的日子没什么两样。因为我明白,日子要天天过,而年不过是一时。父亲三年后,家里可以挂红了,压抑了三年的心也似乎终于得到解放。为让孩子高兴,我随他逛市场,让他去选春联选福字,选他自己爱吃的食物衣物,全然把他放在主要位置上,让他体验当家做主的滋味,我也就成了他的“仆人”。其实我心里明白得很,就要工作了的儿子还能几回与我共度节日,我又何尝不去让他高兴呢!想开后,我的年的主题是让儿子高兴。果然儿子高兴。欢喜之余我却暗自惆怅,我还能让儿子高兴几回?

  话说白了,只要孩子高兴我便高兴。老辈上不是说年是过给孩子的吗?那我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呢!以他现在的能力待到给我过年时还要几十年,也就是说我还要给他过几十年的年,只要他高兴。不过我们的年可是过得不平凡,每年的年夜饭时,我们都放下筷子,回味上年的得与失,成与败,然后端起酒杯,述说自己新年的打算,期望着年年都有新变化。如此一来,我们的年过得痛快,因为有鼓励有支持不说,更有希望和志向,虽然平常的日子并无变化,但暗流却在我们父子心中奔腾涌动。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