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我记忆中的诗篇

阅读:183 次 作者:子非鱼zaq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20-11-19 18:52:32
基本介绍:

  江南,是杜牧的。

  江南如果没有杜牧,该是何等的寂寞?就像皓月当空的夜晚却无人促膝共赏,从而缺少一种相守的深情;就像悠长寂寥的雨巷不见一把油纸伞,从而缺少一种古朴的素雅;就像青苔遍生的斑驳古墙没有一株葳蕤的藤蔓,从而少了一种新生的喜悦……

  幸而,江南遇见了杜牧。

  在杜牧来到之前,江南一定寂寞很久了。秦淮河边的柳枝已经舞不起一点婀娜,洞庭湖的水泛不起一点生机。旧年的采莲曲,已经随荷花凋谢在秋风中;西施浣衣的美丽身姿已经消失在天边的彩云中,无处去寻觅……一切的一切,都如周郎的微笑,孔明的羽扇纶巾,隐匿在历史的云烟中。

  江南,已经寂寞太久了。

  幸而这时,杜牧来了。在三月里春雨纷纷,嫩草如诗的日子里,长衫白马,就带着一支笔,踢踢踏踏走过江南。

  他走过江南的湖边小路,看江南笼在烟雨帷幕下青山朦胧的丽影;划过江南簇拥着莲花的湖面,穿行在花与叶组成的一朵朵俏丽的轻云中;走在漆黑的天幕下,看二十四桥都沉浸在如练月华中,从此玉人的萧声长久地回荡在历史的余音中……

  “醉后不知故乡远,错把他乡作故乡”,他沉浸于江南的美色之中。

  江南就这般不可避免的浸透渗入杜牧的生命里,晕染成他生命的底色。一种温暖妩媚,却又明丽秀气的底色,而江南,也从此收容了这名漂泊的游子,润泽出他人生的一片诗意的灵秀,渲染出一片在岁月中兀自明媚的底色。

  初识杜牧,是在一场江南烟雨中:“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从此每读他诗中的江南,总觉得他在讲述自己的故乡。他写“烟笼寒水月笼沙”的婉约,写“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的繁华,写“村连三峡暮云起,潮送九江寒雨来”的神妙……那似乎好像他是生命与生俱来的基调与底色,自然流溢、毫不违和,不曾想那竟是江南对他的着色。诗人走近江南,走进江南,将青衣飘飘的姿态留在江南的烟雨中,将笔尖蘸了江南的三分婉约,两分明丽与一分娇柔,写下了一篇篇诗作,抒发出一段段人生的体悟…..把那吹箫的玉人,二十四桥的明月,烟雨中的古寺化为一个个竖排的方块字,从此留给了岁月。他在江南写下的诗篇,走过的风景,遇到的人……那些有关江南的底色气质,都一点一地渗透进他的生命色彩之中,再难分割。

  这些,江南的一草一木记得,也从此印在我的记忆中。

  可于一片烟雨之中行走,诗人却发出一声叹息,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其实,诗人心中并不想从此隐居江南,他的心中还有更宏大的一片天地。每当他行至一处江南的高峰,他就会眺望天边,满心希冀,翘首期盼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这是每个读书人的梦想,毫不例外,他也不断地在心中描绘那幅盛世之景,并渴望着那万民齐乐的盛世早日到来。可是,晚唐残碎的夕阳无情地照在他的身上,粉碎了他的梦想。于是诗人失望了,心冷了,收拾了自己的身心,在一声长叹后,遁入江南的烟雨中。一抹灰色划破江南,也勾画出他人生——明丽,却也平添了一份伤感。

  最终,诗人醉心于“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的美丽,“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日风”的轻歌曼舞,看江南儿女在夜色之中笑扑流萤的娇憨姿态,看扬州烟水,秦淮月光……

  江南安慰着诗人,诗人,沉醉于江南。

  诗人的生命底色中从此永存着一抹江南的烟雨,而我的记忆,也因此变得水气淋漓。当年那场江南烟雨,笼在岁月的竹简上,久久不散。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