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其他 作文
  • 正文内容

阅读:664 次 作者:张皓轩 来源:文学网 发布日期:2021-04-18 10:42: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杭州市征文比赛一等奖作品。作者单位:临安区晨曦小学 六(5)班

  外公今年七十多岁了,已是一个古稀老人,但他仍保留着对新鲜事物的热忱:每天的新闻除非万不得已,一定会准时收听;一次普通的旅游会被他挂在嘴边喋喋不休地念叨,兴奋得像个第一次出游的小学生;坐地铁的经历让他啧啧称奇,仿佛找到了新大陆,忍不住向旁人炫耀。如此种种。不过,外公仍有他搞不定的难题——手机。

  瞧,年三十晚上,大大小小的亲戚都聚在了一块儿,吃饭,聊天,更多的却是在刷着手机。大人们聊着微信,刷着视频,抢着红包,在各个群里聊得热火朝天;小孩子么,要么像我,在电视剧的曲折剧情里流连忘返,要么在漫无边际的虚拟空间里打打杀杀。就连一向对电子产品嗤之以鼻的外婆,此时也乐呵呵地抱着手机刷视频。

  大家都沉浸在那个五光十色的异度空间里难以自拔,却没有注意到身旁冷清孤独的外公,高度近视加上老花使他看不清电视的精彩画面,尽管大小亲戚都近在咫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热切地聊聊家常。他只得打开他那显得过时的智能手机,躺在沙发上,皱着眉头把脸贴到屏幕上,翻来覆去看那怎么也看不清的蝇头小字,费劲拨弄着他的智能手机。

  此时,互联网是名副其实的“网”。它如蛛网,连接了形形色色的人,让我们在其中徜徉;它是渔网,网住了许许多多像外公这样的人,他们只能迷茫彷徨。成堆的零食勾不起他的食欲,绚烂的烟花提不起他的兴致。外公就像处在拥挤的荒岛,厚厚的镜片里折射出他淡淡的失望、哀伤。

  刚从电视里逃出来喘口气的我,看到这一幕,自责与心酸不免涌上心头。我有点后悔,没有给这位骨肉至亲的老人一点温暖,没有去滋润他的心田。网的这边是琳琅满目的,另一边则是枯燥无味的,这边的人们无暇顾及另一边的人们。像外公这样的人们,努力想打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终究是无济于事,可望而不可及的互联网是单向通道,他们只能望网兴叹。

  “外公,您能看得清吗?我来帮您调调!”我试着努力,在这道屏障上开一个口子,哪怕只是一道裂缝,让它造福于人,而不是让人受困于它。“哦!好,好。”外公猛然抬起头来,语气带有惊喜,笑意,甚至有一丝感激。他用有一层薄薄油腻和无数沟壑的老人之手,颤颤巍巍地把手机递给我。

  拿过手机,轻车熟路地找到门路,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字太小的问题。外公兴奋地像个孩子,似乎得到了最梦寐以求的玩物,笑得皱纹堆满了眼角,手都有点哆嗦。“哦,还是你行,我,我搞了半天也弄不出来……”外公的话说得有点发颤,虽然语调平淡,但我能听出藏在背后的欣喜,感谢……有一瞬间,我感到外公是真的苍老了,轮到我来帮助他了。

  外公兴致勃勃地点开一篇文章,非得拉着我一块儿看,边看边不住点头,还像刚启蒙的孩子似的,用带着笑的声音把屏幕上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其实这只是一篇关于居家防疫如何消毒的枯燥文章,可外公却津津有味地读起来,好像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知识。外公托着下巴,咧着嘴,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看起来年轻、精神了许多。外公又随手点开几篇文章,一个劲儿地念起来,沙哑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孤寂、空荡,可除了我,好像没有一个人听到这声音。外公话说得并不利索,有点口吃,没有华丽的辞藻堆砌,也没有优美的修辞润色,只有我一个人做听众,但这丝毫不影响外公朗读的热情。我看见,他满怀激情朗读的时候,眼睛不再是平时的黯淡,里面有年轻的光闪出来。

  我为之动容,电视的精彩画面已不再吸引我。也许,我们打不破那道互联网的“网”,但只要能透过网,给另一边的人们一点温暖,一丝光彩,足矣。


标签:作文,征文范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