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尹琳娜

阅读:149 次 作者:晓愚19541014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21-12-16 19:23:42
基本介绍:故事简介:是写一个过早享受生活,做过三陪,搞过传销、直销,有蚀骨的婚外恋,最后香消玉殒,任性女孩的故事。

一、

卫中生头一次遇到这样不讲理的女人。

而且是个年轻漂亮时髦,但刁蛮无比的女人。

那是去年夏末的一个傍晚,卫中生在市场买了点小菜,很惬意的骑着电动自行车,在习习的凉风中享受着退休后的自在。

电动车驶进小区后,他放慢了速度,漫步似的行进着。小区坐落在徐州市有名的风景区,虽不是贵族豪宅,假山亭廊、绿植花圃还是很上档次的,很适宜中偏下人群的居住生活。

卫中生是用了一生的积蓄加上住房公积金和企业基金才购得这里的二手房。卫中生很满足,人家骑马咱骑驴,后边还跟着步撵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搬这里近两年来,他一直都活的很滋润。小区坐落在山坡上,占地有十几公顷,角角落落几乎都让他走遍了。

就在他顺着南北路,走近自己家的楼栋,在路的右侧拟向左拐时,一辆电摩扎扎尖啸着骤然停在他的电动车自行车左把前。

卫中生吓了一跳,急忙刹住车,勉强用右脚支住地面才没有摔倒。还没等到他返过神来,一声厉喝甩了过来。

你是怎么骑的车,拐弯也不往后看!

卫中生愕然看去,紧贴自己的电摩上,一个摩登女郎,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左脚支地,一只手扶着车把,一只手几乎戳到自己的鼻子,双目圆睁的怒喝着。

奇怪了,我骑车走右侧。你在我后边,为什么不注意我拐弯,你为啥在路口从左侧超车。

我想超,你问得了嘛?

是你几乎撞了我,不是我撞你,小区路又不是你家的,骑那么快,要遵守公德吧。

老不死的!我想!

她乜斜着卫中生,眼睛中都是白色,几乎不见了瞳仁。骂完,不等对方反映过来,话没落音,电摩唰的窜了出去,远远的甩下一句:老棺材瓤子,早死早安生!

卫中生气的几乎发昏,调了车把想追,可那还有她的影子。有心去寻找,反正出不了小区。可转念自己一大把年纪,跟个小妇人怄气不值得。

缺爹少娘没教养的东西,人在作天在看,老天自会惩罚你!

卫中生一晚上都在郁闷,白白被人骂了一通,让谁心里都不会愉快。

睡梦里那双乜斜人的圆眼,法国洋娃娃那样茂密翻卷的睫毛,爆豆子般的娇嗔语调反复出现。醒来后,琢磨一下,这个女人以前好像见过。

因为,无论在什么地方,这个女人太另类。

本以为萍水相遇过眼烟云,这样娇生惯养出来的刁蛮公主,不过是人世间的一股浊风。谁知道后来偏偏没躲开她,人生旅途竟有了许多交集。

 

尹琳娜电摩尚没停稳,高跟鞋马蹄般敲打着楼梯,风一样,卷到五楼,带着喘息,咚咚急促的敲起家门。

丈夫此时应该在家!

屋里隐隐有电视声,却无人来开门。她哗啦啦掏出钥匙,嘭的打开门。客厅里,丈夫仰巴拉擦的横躺在沙发上,手指夹着烟,眯缝着眼对着电视傻笑。

你聋了,不知开门?

丈夫缓缓转过脸:你没带钥匙?没长手?野猫还知道回家?

尹琳娜顿时煞了气,面对眼前这个车轴汉子,她就是有一万个横也得收起来。

拳头是硬道理。她没少领教过。

孩子回来吗?她低声问道。孩子上寄宿学校,周六还是要接回来的。

你还知道有孩子?靠你黄瓜菜都得凉,老子早把他接来了。你天天在外邋野马,几天几天的不归家?成天电话里上线下线的,这高端产品那高端产品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多成功的女企。

挣得钱哪?要不是靠老子卖猪肉,你喝西北风去!你还不就是个,骗人搞传销的?现在穿件马甲,搞个金融平台,还能变了骗人的种啦?

男人说着站了起来,油汪汪的一腚派出的脸上,成片的骚疙瘩眼见得涨红,一对圆溜溜的小眼射出王八特有的骇人的光。

尹琳娜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打伏的媳妇揉倒的面,在张一飞跟前她可不敢乍翅。轻轻的放下坤包,低眉顺眼的溜进厨房。再多说话,别说今天晚上还想出去,就怕真要成蒜臼里的蒜瓣了。

嫁给他,真他娘的倒了八辈子霉。

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人生如果可以重新开始,嫁给猪嫁给狗也不会嫁给他。

 

王达文赶到小区门口已经是七点多了,按每次的约会时间规律,他总是提前十分钟到。今天的生意做了个大单,到现在心情都很愉悦,想到马上见到情人,浑身都是甜蜜蜜的。

他在离大门不太远的地方,路灯的阴影里站立着。在这,他可以看清任何一个进出小区的人,而别人是看不到他的。

打了两个电话尹琳娜都没接,这并没损坏他的好心情。她一定是不方便,那只王八肯定在家。既然知道他去电话,小机灵知道他按约定到了,会想法早出来的。

想起尹琳娜,王达文心里总是泛着蜜意样的感觉。这漂亮的女人野性、开朗,体态匀称优美,各部分的比例如同计算机精心计算出来的,天生的尤物。

她不出声的静坐在那里时,犹如摄伏在灌木丛的野猫,幽深的眸子里泛着绿油油的光,过滤着出现的影像。一旦爆发,除了矫捷的身手,激情血腥的抓挠、亢奋的撕咬,就是憋在胸腔呜碌碌闷沉沉的低号。

偎在膝盖或抱在怀里时,她又出奇的温顺柔软。轻捋背上的毛,会幸福的眯眼沉醉,甚至刮小鼻子也只撒娇的摇摇头。可爱的小猫咪,我的小野猫!尹琳娜恬静的在王达文身边时,他常常会有充满爱意的喟叹。

王达文和她相识很是偶然,那是六年前去枣庄的一次活动。

去之前,他犹犹豫豫,因为传销的名声并不好听。牵线人虽然说是直销产品发布会,心底他还是感到可能是传销。上家发展下家,新入门的还要购买一定的指定的商品,作为入门费。然后既可以提成,还可以升级成不同等级的主管。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打击下,表面形式不断千变万化,围绕钱的主线不变,金字塔的结构没有变,寅吃卯粮更是经营的核心诀窍。

王达文自己开了家私人金融公司,大摇大摆的集资,冠冕堂皇的挣钱。近来大环境虽然不太好,长江后浪推前浪,资金还没到断链的时候。

天知道,他后来怎么动了心。可能是想寻找风险转移吧,那天他抱着看西洋景,借鉴借鉴骗人的手法。他跟随一行做着发财赚钱清秋大梦的人,第一次没招摇撞骗的开着大奔,而是低调的坐举办方提供的大巴车。

和尹琳娜好上以后,他回想起来总是飘飘渺渺的,是老天的安排吧。老天看我太可怜,派个天使来陪伴我。他不止一次这样对尹琳娜说,而每次尹琳娜猫眼都泛出亮亮的光,看样她很感动。回报的不是拉拉他的手就是含笑斜瞟他一眼,两人独处时则是热吻。

会议是在枣庄一个高级宾馆的会议室举行的。来至徐州的有八十多个男女老少,分乘两辆大巴浩浩荡荡的赶到会场,嘁嘁喳喳分外热闹。

待坐定以后,那个刚才让他多看了几眼的女人,恰好坐在他的挨边,此时正用眼角的余光斜乜着自己。看到自己瞅她,她一笑,大大方方的冲他一点头。王达文瞬时赶到自己融化了。

后来,两人约会时,王达文不止一次说,那一刹我的魂没有了,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在徐州上车前无意的一撇,这女人的明艳就把他惊到了。她瀑布式的长发披撒在后背,几可盖住屁股,每根头发都如拉直的垂丝;一袭黑色圆领衫耷拉到臀部以下,内裤几可露出黑色的几乎没有腿的短裤。脚着一双黑色的特种兵战斗靴,不知穿没穿袜子。

打扮映衬的皮肤更显雪白,白的有些晶莹刺目。

接下来的会议直接成了他们的媒人。当会议进行到总裁讲话时,会场鸦雀无声,就听一个风度雍容、仪表非凡的中年女人,韵味十足的京片子在会场回荡:

我们是香港著名企业的下属公司,注册资金八亿多元,和香港多家银行有良好的合作关系。目前已开发出煤矿、钼矿,油井多处,大部已投产,效益渐现。正争取在海外资本市场上市,为您的成功提供了华丽的平台。苹果熟了,只等您伸手来摘!

紧接着几个风度可人,衣着名牌的老师开始加催化剂。

一个自称是名演员的中年女丽人发言:公司啊!你像一只巨轮扬帆远航,带领我们在辽阔的海洋乗风破浪;你像一只雄鹰展翅飞翔,带领我们实现心中的梦想。我们感谢你,我们追随你,我们祝福你,我们为您歌唱!为振兴中华,为经济腾飞,为民族兴旺,跟着你像巨轮扬帆远航在辽阔的海洋。

另一个自称是曾任大公司负责人的秃顶男人发言:不要让笑话你的人笑话的时间太长,也不要让期待你的人期待的太久。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人人都需要有理财的意识。一定要成功!让期待你的朋友和亲人早日分享你的成功和喜悦。凭我多年的实战经验和我敏锐的洞察力,我坚信和公司合作是我正确的选择。眼界决定境界,思路决定出路,定位决定地位,理念决定道路,脑袋决定口袋,,就是丹凤眼,哪有形容女人长双猫眼的?

这个颇为自己长相自负的女人很有点不高兴。

王达文:那是以前形容旧女性的。现在的女性不就是要有魅力,性感活力四射吗?说你猫眼,是想对你说,你的眼睛里充满魔幻之光,既让人一见着迷,想入非非,更叫胆大妄为的老鼠们,筋酥骨软。

她听到这里嘴一咧笑了:你眼神不好?告诉你吧,我的眼睫毛是不短,但今天是涂刷了。话没落音,看到王达文发愣,搔着头噗呲一笑;你今天是老鼠,还是……

王达文马上油嘴滑舌的:一切听从女王陛下安排!

说完,俩人一起大笑起来,心里的距离迅速拉近公司决定成功。

接下来,是学员们一个比一个的疯狂发言。

王达文是要上台发言的,没料到身边的倩影一闪:身材高挑,比例匀称的她疾步跳上了讲台:我要发言。我要倾述。自从我将要成人,就开始蒙受人间的蔑视。钱就是人的价值,是自由生活的资本。我深知无钱的痛苦。我要证明不比任何人差。我要用成功,用金钱,让那些压迫、嘲笑我的人跪倒在我的面前。

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最后一句,然后是倾盆的泪水和昏阙。

她的发言把会议推向了高潮,会场响起成功!成功!有节奏的呐喊。

王达文上台的发言也是掀起了高潮。他还没从她的发言的激动中恢复过来,沙哑着嗓子、噙着泪水:我庆幸今天找到适合自己的平台。我将全身心投入,学习,奋斗,用锲而不舍、百折不挠的精神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人因梦想而伟大。我有过挫折和坎坷,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在逆境中展示自己的风采。我要让那些笑话和欺负我的人,在我的财富面前跪倒。金钱万能,资本伟大,我将在资本中获得人生的荣光。

他的发言同样获得共鸣。

我是不是在演戏?王达文跳下讲台后自问,他现在的问题已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马行在夹道内难以回首。

回徐的路上,王达文和尹琳娜坐在了大巴同一排座位。路上,疯狂过得人大多打起了盹。而眼睛红肿嗓子嘶哑的两人,却交颈谈了一路。

你的眼睛真漂亮,一双大而温柔的猫眼,眼里养象蕴含着无穷的魔力,扎撒开的睫毛扑打的人心里打战。王达文有些挑逗的说。

她身子子一扭,斜眼横瞅:有你这样夸人的吗?形容眼睛漂亮不是杏核眼

那天直到徐州,两人互相留下手机号码后,才一步三回头的分了手。

那天夜里,王达文辗转难眠,写下了给她的第一首诗:

你从梦中走来吗/穿一袭无暇的素衣/你从天际走来吗/气质出凡,魔鬼的身姿……

   

在王达文翘盼的目光中,尹琳娜骑着电动车风一样的从小区门口卷出。她在已有几辆电动车的路边,嘎的停住车,噼里啪啦的锁好。四处一霎,脚尖点地,一溜风的向王达文所在的阴影处跃来。

   可想死我了!

话没落音,她就扑到了王达文的怀里。王达文就势揽住她的纤腰,轻轻的在她额上、眼睛、唇上各吻一下。

尹琳娜淡淡的体香霎时点爆了他心底压抑的火焰。可理智不允许。

他近乎喘息的喃喃着:别,离你家太近,万一那个人……

尹琳娜冷水泼样的一个激灵,迅速后退一步,梦呓着:我不拍,能和你在一起,死了又怎么样?

 

二、

王达文还是推开了她,尽快的发动车辆。800CC电引擎,进口的高档摩托车箭一样的载着两个人,向无边无际的黑夜驰去。

 

摩托车欢叫着在夏夜的三环路上撒着欢。

这里是徐州市著名的景区所在。路南边是黑黝黝绵延起伏的泉山森林公园,路北是灯火辉煌的云龙湖景区。

夜景美极了,星月点缀的天空澄澈神秘,云在天上走,人在星空游,夏日夜的风凉爽轻柔的可人。

尹琳娜左脸颊贴在王达文宽宽的背上,双手揽着他的腰,喃喃着:真舒服!

王达文哈哈笑了,舒服!我一会叫你更舒服……

话没落音,尹琳娜嘤咛一声在他腰上掐了一下:要死啊,你……

此时,尹琳娜像个乖乖的小猫。

 

这天他们度过了终生难忘的一个夜晚。

素来稳重的王达文不知怎么心血来潮,骑着摩托绕着云龙湖转了一圈后,并没像以往那样去宾馆开房间,而是从一个外人很难发现的小路驶进了泉山森林公园。

森林公园数百年,乃至千年的古树遮天蔽日。偶尔林间稀疏处,月光下的灌木丛、草地则像大大的银盘。森林里静极了,除了摩托车发动机沙沙的轻响,和远处野猴的长长的鸣叫,寂静的吓人。

王达文在一个隐僻处停好车,揽着尹琳娜的细腰,边走边吻着:你害怕吗?

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她仰起脸,娇嗔的瞟着他大而有神的眼:死都不怕。

 

夜真静啊,偶尔的宿鸟扑索,猫头鹰的嚎叫,野猴的嘶鸣都会在山涧回荡,在林间萦绕。

 

尹琳娜一摊软泥样,是被王达文喘息着抱下峰顶来的。两人瘫坐在摩托车前的地下好久,尹琳娜半枕着王达文的大腿,满天亮晶晶的星星还是在她眼前闪烁。像个贪吃得到满足的孩子,平时的泼辣、娇嗔都不见了影,失去了魂似的,只会傻傻的憨憨的静静的笑。

回家的路上,王达文跩文: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对吗?

尹琳娜轻轻的捏了他一把:我从来没有过今晚的感觉,那会我感到自己融化了,变成了一缕水汽飘上星空。嗐,今生还会有吗?罢,有了今晚今生没白活!

你这个野猫!不抓挠、撕咬啦。王达文嘿嘿笑着。

尹琳娜没回话,只是用脸颊在他后背上摩挲。这背好宽呀,前边的胸好厚呀,厚的像座山。每当她倚在王达文的胸前,总是浮起这样的感觉,此刻她的心理特别安生,称得上波澜不惊。

 

卫中生应一个多年好友数次盛情邀约,不得已跟他去了趟万声金融贸易发展公司。

这家公司处于徐州市最繁华地段的一座摩天大楼内。刚进门厅,卫中生就被公司豪华宏达的气魄所震慑。大厦的入口处镶嵌着万声贸易几个比成人还要大的金色大字,大字边围着霓虹灯架,可以想象在夜晚这里是多么吸睛。

大厅里左边站着数十位制服美女,右边伫立着一排制服靓男,见到卫中生两人踩着红地毯进来,一齐鞠躬:欢迎光临!弄得卫中生头发晕脑发胀,走路都踉踉跄跄,仿佛踩在棉花堆上。

昏昏沉沉的被引进会客大厅后,场面的庄严、肃穆更让人摄心动魄。这时一位盛装美女欠身伸手将他两人曲曲折折引进一间小会客室。说是小会客室,也有二十多平方,冲门放着五六平方的大板桌,桌后老板椅的后边挂着书法条幅,右边是古董柜,左边是山石盆景。

进门后,大板桌后站起位丽人。按她的手势,卫中生两人坐在门左边的沙发上。丽人很快香气飘飘的走了过来,一边说着失敬!失敬!一边不慌不忙的坐下,娴熟的在功夫茶桌斟起茶。

这人看起来甚是精明,嘴里寒暄,手上忙活,眼睛斜瞟的余光已将卫中生俩扫描个遍。

话入正题,卫中生才静心看清,眼前这位丽人肤若凝脂,睫毛森茂,双目生光,鼻秀唇红,一袭藏蓝色高档布料的职业装。一说话眉眼一动,明明她看着其他的人说话,却时时感觉她在偷瞅着自己。

卫中生心里一动,这人怎么像见过似的。

丽人的话,他没听清,可那爆豆子似的吐字,不是感叹号就是问号的语调,让他一激灵:是她,是那个险些撞过他并骂过他的女人。多么神奇,当时是个大号的泼妇,眼下却是个高贵的职业女性!

她坐在茶几对面的摇椅上,大腿压着二腿,肉色的长筒袜,粽子样米色皮鞋时快时慢的在抖啊抖。抖得让人心乱。

这是个用名牌,时装,化妆品包装起来的暴富之人,恨不能让人一见面,就匍匐在她的财富面前。肢体动作,毫无教养可言。也许就是个冒牌的地摊货。卫中生心底思衬。

看到来客目光朦胧,她涂抹艳红的嘴唇一咧,仿佛看着猫爪下战战兢兢的耗子。她欜鼻吃吃一笑,开始舌绽莲花:我公司实力强大,代表未来科技发展的方向,公司除以前上市的项目外,目前正在寻求在纳斯达克上市。把故事引向海外,争取在海外资本市场上市。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说到得意处,看对方犹如耗子俘虏样的惶恐,她双手抱胸,放下翘起的腿,两只脚尖点地,鞋的高跟愉悦的敲打着地面:新时代的成功者与时俱进,是情商、智商、胆商的最佳组合之结晶。我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我绝不同意为了成功不择手段,这样即使侥幸略有所得,也必不能长久。成功来源于选择,选择来源于机遇与智慧的眼光。

她斜睨着,继续对两位目瞪口呆的来客进行说教:谁都知道金钱是好的,资本是撬动地球旋转的上帝之手,在中国也不例外。我曾经有过不堪回首的过去,血泪斑斑呀,为什么?因为没钱!你看我现在怎么样?钱是硬道理!有钱就有一切!一个人要想活的滋润,活的自由,活的随心所欲,就得想方设法挣钱,不论采用什么方法。

听她说的越来越投入,两眼放光,神采飞扬,金句妙句爆豆子样蹦出。

卫中生心中一动:怎么像以前在哪见过似的,当然不是吵架那一次。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身材高大,满身名牌的英俊男子溜达进来。进门,他先威严的低嗽了声。

正在激动演说的女人抬眼看看,左腿压在右腿上:哦啊,两位,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王总。

 

琳娜,说话声音怎么这么高,不拍客人吓着。

女人脸上堆满了笑,叽叽咯咯的大笑着:这些都是些德高望重的老领导,什么场面没见过?呵呵,还能怕我一个小女人呀。

来人不紧不慢的踱步到卫中生俩斜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两眼探照灯似的扫了一遍:咦!像发现了什么,身体不由前探。

丰额浓眉大眼方颐!好熟悉!卫中生也不由探身。

几乎是同时:卫处长是你!

王达文!

握手,把臂,拍肩。

叙说尽繁华之后遇故知的感叹,王达文回到了正题:今天见到有恩于我的老领导,真是太令人高兴了。没想到,二十多年后,我们可能又会到一只船上。先说好,今天中午,我一定设盛宴招待故人。尹总,不,琳娜你得作陪。

老领导,我忘记介绍了,他扶着她的肩,她叫尹琳娜,是我手下最得力的业务主管,极有能力,上天都能摘月亮。尹琳娜斜了他个白眼,嘎嘎笑着:老王卖瓜呀!

王达文看着她眉眼带笑,低嗽了声:衷心欢迎二位领导将来加入我们的团队,有财大家发!

我公司可以为各位提供强大的发展平台……人生要想挖到金矿,首先是正确选择把握机遇。找到适合自己的平台,全身心投入,学习,奋斗。用锲而不舍、百折不挠的精神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人因梦想而伟大。我也曾经有过挫折和坎坷,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在逆境中展示自己的风采。

要有强烈的致富欲望。投资,我要投资,我要赚大钱,我要一夜暴富。这是一些人成功的动力。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人人都需要有理财的意识。机会到处有,看你瞅不瞅,成功总是留给有心的人;机会只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有了我要发财!我要发财!有了强烈的发财的欲望,才有了发财的基石。不然,狗头金放在你面前,你都会嫌它挡路。

听着王达文口若悬河,卫中生很是意外:乖乖,王达文这小子口才练得出神入化了。当年只以为他文才不错,没料到搞经济也是块料。

这天中午,王达文招待了卫中生二人,场面很隆重,席面非常奢侈。酒大多是洋酒,人头马、XO,入口醇香,绵软甜甘。

钱,花的流水一样。

尹琳娜酒场上的表现,文明的说:十分的靓;按徐州市本地的说法那叫一个浪!几杯酒过后,尹琳娜的目光有些迷离,她脱掉了外套,只穿着法国新款的肉色低领内衣,乳沟半露在外,乳峰乍隐乍现,春光无限。她开始发飙,用一两的杯挨个敬酒,她喝酒的姿态很特别,兰花指捏着酒杯底,一仰脸一杯,滴酒不剩。她哪里是喝酒,分明是灌。

吕太后行酒令,一个不许作赖。

不喝?不喝就揪耳朵。

王达文故意耍个花招,尹琳娜索性一屁股坐在他腿上,一只手捏着他耳朵,一只捏成兰花指的手端着酒杯往嘴里灌!很熟悉的方式呀,究竟在哪里见过呢?卫中生纳闷着。

餐后,王达文开着他的奔驰400送故人回家,尹琳娜始终作陪。

卫中生终于确定,尹琳娜就是那晚发飙的女人。他发现,除了对王达文有温柔外,这女人对谁都那么强势,好像这世界上的人都该她欠她的似的。隐隐的,他还感觉到,以前应该接触过她。

 

卫中生酒醒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刻。时过重阳,树叶已渐渐稀疏,下午好像下了一场小雨,风一吹动到处都是莎啦啦的声音。踱步到凉台,丝丝凉意让他擞紧了外衣,几盆好菊花都有些萎靡不振,尤其是那盆珍贵的龙须,花蕊花瓣都倒垂下了。憔悴损,看黄花堆积!

想到王达文上午颐指气使,小手指转动世界的样子,他不能不黯然,自己的时代过去了。

二十年前,那时王达文是个刚参加工作的毛头小伙子。他来自徐州贾汪矿区,出身一个极为普通的矿工家庭,父亲下了一辈子矿井,既没钱也没势。

刚分工时在土建工区搬大砖,是个极苦又累还挣不着钱的岗,通常都是才进城的农民工干的活。这小子有点歪才,在一次某局领导冒着高温来工地视察的时候,他写了篇赞扬领导干部改变作风的文章,在企业小报上发表了。领导一高兴,言语间他的部下心领神会,就将王达文借调进了机关。

那时,卫中生是党委办公室主任兼机关党支部书记,是机关人员的大内总管。初次,见到王达文,卫中生就对他有好感。身材高大,肢体比例舒调,高额大项,皮肤白皙,说话句清字郎极有分寸。特别的是他文学修养很好,这正搔到卫中生的痒处,他自己是从一个工人靠笔杆子上来的,对王达文本能的惺惺惜惺惺。

王达文向他请教的第一首诗:我挨着树 / 树靠着你/两树相距不远 /就那么几米/我谈着天/你论着地/地上落着叶/天上挂着雨/北方的红高粱不知忸怩/只奇怪/没地震/没位移/两棵树为什么改变了距离

这首题名距离的爱情诗,极有青年人浓烈的爱,也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有一段时间,王达文隔三差五的就到卫中生的办公室侃天啦地。

这个年仅二十出头,口音仍然没改贾汪口音的青年,深得卫中生喜爱:后生可畏,过几十年肯定是条汉子。其后,王达文那贾汪人常造成笑话的发音:声母sh常念成f,以致闹成段子:俺fu(叔)俺fu(叔),fei(水)缸里掉进个老fu(鼠),一爬fu(漱)喽fu(漱)喽的响。当然,这样的笑话渐渐的少了,原因是王达文基本改掉了乡音。


标签:中篇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