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扎西往事

阅读:833 次 作者:皮诚怡 来源:漫画周刊 发布日期:2022-05-22 09:11: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漫画周刊》“喜迎二十大 红色故事绘”主题征文作品欣赏。

  上世纪末,您想在地图上找到我真的很不容易,从鸡鸣三省的交界地带到叫出我的名字,寻找这个散落在祖国西南边陲小镇,足足让专家们花了数十年。确定了我的位置和名字后,水田寨花房子、庄子上、江西会馆这三个地方和在这里连续召开的三次会议紧紧联系在一起,从此交相辉映,光照历史。

  后来,这三次会议统一以我的名字命名,史称“扎西会议”。

  扎西,地处滇东北崇山峻岭,长江上游,赤水河源头。您在搜索框里输入我的这个名字,那些厚重的历史一定会喷薄而出,而那些刻在我心里的往事,也如赤水河里的水流滔滔不绝。重走长征、党史学习……,而今,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我这里,追忆英雄事迹,缅怀革命先驱。

  1935年的2月,土城战役失利,因无法实现从泸州一带北渡长江的计划,毛主席率领红军转而西渡赤水河,从四川的石厢子一带,进入了云南。来到我这里后,红军连续召开会议,在这里,我们党完成了权利交接,完成了政治局常委再分工,讨论并指导中央苏区的军事斗争问题;在这里,我们党直面错误,认真反思,深入总结分析土城战役失利的原因,最终推动革命走向胜利;也是在这里,我们党形成《遵义会议》决议,将部队整编,挥师东进,二渡赤水,进而谱写“四渡赤水”的磅礴篇章;还是在这里,我们党做出“成立川南游击队、策应主力部队转战川滇黔”的重要决策。后来,中共川南特委和川南游击队领导的游击战,声东击西,驰骋南北,在红军长征期间,有力策应了红军“四渡赤水”和“北渡金沙江”,在解放战争中,出色完成了牵制敌人的任务。

  革命的火把就这样在西南边陲点燃,我的三千多儿女,义无反顾选择红军、追随红军,这是长征给云南留下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我的荣幸和骄傲。

  烈士墓前,我也会说说烈士们生前的故事,那些故事,足以让墓碑跳动起来。鲜红的名字后面,一张桀骜不驯的脸庞呼之欲出,虽然不曾相识,但你一眼就能认出他——殷禄才。那是1936年秋天,殷禄才救下掉队的两名红军。随后,他与陈华久政委一起,成立了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云南支队,这支队伍迅速壮大,为川南游击队补充了新鲜血液,他们伏击杀敌,截取军火,令敌人闻风丧胆。殷禄才,正如他的外号“殷骡子”一样,刚强威猛,身先士卒,率队穿梭在密林山间,撼动和威胁国民党地方政权长达12年,奇迹般粉碎了敌人疯狂的七次大规模清剿。1947年3月19日这天,新中国的黎明即将到来,在三桃关子洞里,他倒下了。面对重重包围的敌人,他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正义和忠诚,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深邃的内涵。同月,他的妻子何吉珍被捕,在嗷嗷待哺的幼子面前,她忠肝义胆,毅然慷慨赴死。

  多年后,我们依然记得何吉珍、殷禄才这对革命夫妻,还有那些叫不上名字的烈士。每每提及,家乡人会很郑重地将那些流落民间的故事口述出来,那是散落在滇东北山水之间的珍珠和玛瑙。

  人们不禁要问:

  ——是什么样的理想,让他们如此奋不顾身?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们如此执着坚定?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如此铁骨铮铮?

  没人能够回答。不曾经历过生死,怎敢轻言生命的代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只知道他们血管里流淌着我的血液,他们骨子里刻着我的基因。至于他们的理想、信念以及力量,或许,只有历史才能作答。

  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们纷至沓来,在我这里为烈士们敬献花圈,谨寄哀思。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踩着烈士喋血的土地,唯有倍加珍惜;踏着英雄跋涉的足迹,新生一代更当奋勇当先!纪念碑岿然屹立,英雄安然长眠。青山作伴,白云为邻,英雄们静静躺在我的怀里,万古常青。

  红色印记,胜利起点。这是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是见证日新月异的地方。2019年年底开通的成贵高铁站,矗立在我的南边。高铁开通后的每一天里,我都在迎接一列又一列的列车,他们在我这里停了下来,触摸我的历史,倾听我的往事,之后,汲取了磅礴力量,承载满满的长征精神,怀着新的梦想再次出发,驶向“两个一百年”,驶向遥远的东方。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我的红色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