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内容

母亲的腊八粥

阅读:129 次 作者:宫宝涵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24-01-06 06:46:37
基本介绍:姓名:宫宝涵,迁安市作协会员,高级政工师。1969年3月从原籍应征入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核试验基地防化部,任排长、指导员、教导员、政治协理员;1986年12月转业到中国建材集团公司唐山轻工业机械厂,任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2011年5月退休。

  随着岁月的流逝,人生的长河可以冲刷掉人的许多记忆,但有些难以忘却的往事,反而随着时光的匆匆流淌中越发明显地凸现出来。这不,翻翻日历,才知道已经进入腊月,传统的“腊八节”即将来临。记忆中,到这天,每家都要喝热乎乎的“腊八粥”。母亲做的“腊八粥”留给了我太多的记忆,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童年。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小时候,生活比较贫困,粥可谓是庄户人家的主食了。那年头,稠粥是不敢奢望的,生活不宽裕的家庭,因为舍不得多放米,有稀得能照出人影儿。只有富裕点的人家,那粥才浓些。这粥,喝的最多的是“玉米粥”“高粱粥”“白薯粥”,“大米粥”属于细粮很少喝到的,当然最好喝的还得数“腊八粥”,但除了过“腊八节”,寻常的日子里很难喝上一碗的。

  儿时的“腊八节”总是我最盼望的节日。从腊月初八的粥开始,人们就登上了“过年”的第一个台阶,春节便进入了倒计时,家家户户都在开始备年货。辛苦劳作一年的人们,平时压在箱底舍不得花的血汗钱,这时也要拿出来花一番。再穷苦的人家也要为孩子备些礼物,哪怕是一件新衣、一顿佳肴也是圆了一个山村孩子一年的梦。

  每当到了“腊八节”,就使我想起母亲讲的“腊八粥”故事,也正是从那时候才知道,“腊八节”是佛教节日。相传佛教创始者释迦摩尼,为了寻求人生的解脱之道,出家修行,苦行六年,在腊月八日这一天,最终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从古至今,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寺院,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做“腊八粥”纪念他,感恩他一年来的恩泽庇佑,并祈求他来年继续施恩。从而得知,“腊八粥”的习俗源远流长,对母亲做的“腊八粥”也一直记忆犹新。

  腊月初八这一天,母亲必定会早早地起床,把精心备下的大米、小米、豆子、核桃、栗子、花生、大枣等放在铁锅里用小火慢慢的煮。当我们还在香甜的酣梦中就隐隐听到了那拉风箱的声音,“呼哒、呼哒……”听来是那么悠扬,那么绵长,那么温馨……天已放亮,母亲便开始喊我们起床。只见红彤彤的灶火将屋子映照得灿烂美丽。当浓浓的香味在屋子里弥漫开来,瞅瞅锅里不断翻滚冒泡的八彩豆果,伴随着“啪啪”和“咕嘟咕嘟”的有节奏的响声时,瞬间蠢蠢欲动的口水流到嘴边。

  母亲熬的“腊八粥”最好吃,鲜红的枣儿,白嫩的花生,翠绿的青豆,以及都已经开了瓣的核桃仁,每一样都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温馨犹新。勺一口含在嘴里,清香瞬间溢满舌尖,吞下去,只觉得有一种暖,慢慢传递到四肢,那是一种透心的暖。这时刻,屋外往往是寒风呼啸、冰雪严寒,而屋里的我们却津津有味地吃着香喷喷、热腾腾的粥,那是一幅多么幸福的情景啊!细细地品味着这份滚烫而暖胃的记忆,任思绪在这蒸腾的热气中弥漫,深深地柔和进了我的生命之中。

  如今时过境迁,虽然年年都在过“腊八节”,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节日观念也逐渐淡化了。“腊八粥”已不再是孩子们垂涎的美食了。虽然超市里有卖搭配好了的做“腊八粥”的原料,饭店里有卖色香味俱佳的“八宝粥”,最不济还有罐装的“八宝粥”,其实“八宝粥”就是“腊八粥”的翻版,所用的料已与以前大相径庭,都挺好吃的,但在我感觉,都不及母亲亲手做的“腊八粥”滋味绵长,因为那中间,有着无法割舍的亲情和爱怜。

  我在母亲的故事中成长,母亲已渐渐老去,我却永远沐浴在母亲那条爱河中把爱心流淌!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山村冬日
  • 下一页:白杨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