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内容

故事前的故乡

阅读:131 次 作者:书璟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6-03 18:41:20
基本介绍:

  前世

  时光逆流到2001年,那时我们这批九零后还在看山是山,看水还是水的的乡下过着半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因为没事时我还是会跟着奶奶去游山玩水,当然奶奶是去地里做光荣的劳动人民)。记忆深刻的是我们家那四四方方、规规距距的闲庭小院,除了平日里能抓抓雨后呱呱呱商讨青蛙国会出现洪涝的蛙先生蛙女士外,还能享受海景房般无死角的风景,当然海在云贵高原这种天然喀斯特地貌是没有的,但是看山还是相看两不厌的,因为群山重峦叠障,颇有百万天兵天将布下天罗地网之态呢!

  其实,最令我脑海里沸腾起爱恨交织的是另一位-龙舌兰先生(况且这么叫吧,毕竟要做一个讲文明、懂礼貌的爱国青年),作为植物类的一员大将,其战斗值不落后于王者荣耀里的英雄们,因为它有绝技-杀人不见血,针针无情的夺命毒针(温馨提示:对于龙舌兰的针有无毒这个命题你可以参考以下解题办法,1以身作则,以神龙尝百草精神亲身试针,2参考xxx自然类教科书x页x行,3打开百度,直接搜索,方便快捷,我姑姑嫂嫂用了都说好,可谓童嫂无欺)。我每茶余饭后,便细思量这位先生坚挺的身躯、傲视群花群草的态势和一副一人之下万草之上的气势(因为每一棵成功龙舌兰背后都站着一个伟大的主人-我奶奶,因为这些花草平日里都是奶奶照顾的),便极度难忘昨日被扎的种种,于是,复仇的魔鬼在我脚下化作一团火焰,我化作小哪吒(估计是被写《西游记》的吴承恩先生,拍《西游记》的大导演杨洁圈粉啦),手持芭蕉扇(棕榈叶)便和龙舌兰先生斗智斗勇,大战到奶奶叫吃晚饭时,才礼貌躹躬握手以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而别。

  总之,那是我和龙舌兰先生腥风血雨的一年,并且持续了我的整个孩童时代,后来,不知道是达尓文先生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法则生效,还是真有因果循环这东西,龙舌兰一家即然宣布破产了,血本无归,子子孙孙也遭到了连坐的惩罚,全部灭绝了,而我,既然开始想念它们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要修水泥路到我的四四方方、规规距距的小院来,所以斩龙舌兰并除其根,为水泥路铺下康庄大道。

  今生

  今年是2018年,龙舌兰先生一家长眠于水泥路下十余年过去了,物非人也非,只剩四四方方、规规距距的小院笑看云卷云舒、车来车往(因为我家就在省道边)。龙舌兰虽然死去了,但是它活在人们心中(有时出现在饭后的谈资中),水泥路虽然活在我们视野中,却也形同死了一般。君不见,在水泥路一家以强硬态度打通我村交通要塞前,这里曾却别有一番洞天。第一个近镜头-一群天真烂漫,脸上脖子上手上汗债斑斑,踪迹可寻(尤其是脖子那一圈,有时还二三圈、三四圈黑黝黝的线)的孩子,正七八个翘着屁股作拦球状,两三个抖搂着手作赶鸭状-网鱼,当然什么小鱼泥湫虾米等等,凡是活的,能游的,四肢健全的都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当然是有些破坏生态系统平衡的嫌疑,万一小虾被捕完了小鱼就可能闹饥荒,这下大鱼们也得紧紧裤腰带,努力搞经济发展等等,大鱼们活不好了,什么蛇、鼠、鹰等等,凡正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都逃不掉了,当然,估计我当时也不知道其实作为食物链上的我,好像也要连坐(龙舌兰先生一家已经以身作则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当时的水至清见底,且水中游鱼可数,还是因为基因问题,哪些小鱼小虾们仿佛个个都习得了绝世武功,如轻功水下漂等,反正就是等我们左放网、右赶趟儿,那些鱼可谓是呼之即去,弃之即来,让我们个个作抓耳挠腮状于他们的精灵劲儿,愁煞是也。于是,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感昭下,我们终于决定早应该放手,这无休的阴谋(张杰粉路过),便到了第二个镜头-河岸边的青春草地上放飞自我啦。

  一望有际(毕竟是云贵川高原地带)的碧绿的草畔,被清晨的雾呀露呀喂饱了,于是在日光浴下的它是显得极其可爱的,远看近看360度无死角(估计是用了天然恩赐的冼面奶或防晒霜吧),一串串晶莹剔透的小露珠们一闪一闪的,像赶集似的,一趟趟儿的,快亮瞎了我的眼。于是,一群大小、高矮,胖瘦错落有致的男孩子女孩子们,纷纷摩拳擦掌、囗中念念有词,估计应该是说谁是我七大姑八大姨之类吧(乡下有小孩老人还得管叫一声叔的),大家经过战前双方人员握手以示友好外,便以手心手背决定谁向谁先开战,于是,一场响遍村内四面八方的斗鸡赛拉开序幕了,没有华丽的加油稿,只有一阵乱斗。战斗到最后,或许真的是不论输赢,大家大眼作小眼、小眼作瞇眼,集体躺在了这绿油油的草地上。

  小河,草地真好,承载了大小人、普通平凡人的童年(据奶奶说我父母辈更野,原来我才不是真的熊孩子)。如今,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看,原先的小河不见了,鱼不见了,小孩儿也不见了,当然欢声笑语随着孩子们的离去,人去楼空了,只剩下了今天的水泥桥、水泥河沟,偶尔有只鸟歇歇,也悄悄的走了,不曾带走一片云彩。

  来世

  如果有来世,那就真的好了,就像游戏里的角色,打怪打死了大不了升级装备,满血复活再战,可是经过无数科学家穷极一生的研究和自己的亲身体验,目前,我们的来世一说还是可以去电影院看一看,但只限于想象一下,毕竟人类的想象力还是为我们带来了飞机的发明等等。在蕾切尔.卡森《寂静的春天》里,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因为人类发明和使用了DDT,导致我们许多生物死亡,如果我们能一个春天里听到鸟叫,那便是极其幸运的。(还好我的小村那水泥沟里有只傻鸟)其实,这世界有太多黑暗,我们看不见,有太多泪水,我们看不见,有太多呻吟,我们听不见。如非洲大象被盗猎、青海藏羚羊被偷猎等等,其背后都是不符合价值规律的交易,是金钱交易在作主角,而人性作导演,欲望作剧本的剧,剧中你我不要再作睁眼瞎,而是要深省深思。我们不仅要尊重人类的生命,对于比我们还古老的这颗星球的生物,也应该敬畏、爱护。最后,以此献给我故乡的龙舌兰先生,小河女士等等那美丽的一砖一瓦,一土一壤,以及我的童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遇见
  • 下一页:带刺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