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资讯
  • 正文内容

当足球与文学完美邂逅 ——书中品读“世界杯”

阅读:235 次 作者: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8-06-13 09:31:29
基本介绍:

  明天,第21届世界杯将在俄罗斯拉开战幕,这个夏天的狂欢也即将开始,当激情四射的足球与文学发生碰撞,这一动一静的邂逅,又将激起怎样的火花?

  被称为足球哲人的法国作家加缪,曾经是一名足球运动员,要不是肺结核断送了他的足球生涯,他大概也没机会去捧得诺贝尔文学奖。加缪的名言“足球教给我们道德和责任”在各种有关足球的场合被广为引用。尽管无法在绿茵场上驰骋圆梦,但谁也无法阻止他在自己的作品中,让主人公去享受足球。在小说《局外人》中,主人公莫尔索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他说:“只有通过足球,我才能了解人及人的灵魂。”而在小说《鼠疫》中,加缪让他的两位主人公,兰伯特和冈萨雷斯一起讨论法国杯,评论英国职业球队的优点,分享传球的技术。通过足球,两人产生了深厚的友谊。在书中,冈萨雷斯望着被用作鼠疫隔离营的球场,轻叹道:“可惜了,这么好的天气,不太热也没下雨,要是能踢球该多好!”

  奥地利小说家彼得·汉德克是一位以描写足球运动著称的作家,他有一篇小说题为《守门员在罚点球时的焦虑》,文中以颠三倒四的语言,刻画了一个浑浑噩噩的守门员形象,读者似乎不必细看内容,只从它的语言中就能体会那种焦虑。

  匈牙利作家艾斯特哈兹,不仅是当今欧洲文坛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一个超级球迷。他将足球、文化、哲学、当代史等一系列内容糅杂一气,写成一本别具一格的《足球禁区里的德国之旅》。《无艺术》是他的又一本关于足球的文学作品,全书围绕母亲和足球展开,充满意识流、逗趣和摇滚的叙事方式。

  对足球的爱深植在南美人心中,那里有很多作家喜欢足球,几乎每个人的创作生涯中,都会至少有一部跟足球有关的作品。加西亚·马尔克斯是巴西球员艾莱诺·德·弗雷塔斯的球迷,他也将这位球员写进了他的小说《誓言》中,说他“那精妙的设计、平稳的进展、快速和出人意料的结果”更像是一位小说家。马尔克斯也成为最早将现代足球展现在文学作品中的作家之一。超级球迷秘鲁作家巴尔加斯·略萨很多作品都涉及足球,比如《水中之鱼》。

  乌拉圭作家加来亚诺享誉世界的小书《足球往事》是国内引进较早,也一直卖得很火的一本有关足球文化的散文集。作者出生在足球盛行的拉美,是一位资深球迷,因此他在书中除了回顾往昔精彩的比赛和进球场景,还贯穿着自己对足球的深刻理解——正如副标题“那些阳光与阴影下的美丽和忧伤”所指,表现出强烈的个人情绪。

  这位作家还有一本著作《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从更深层次剖析了南美洲足球的成因、起源以及对未来的观点。

  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赢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长篇小说叫《万延元年的足球队》,是一篇“社会小说”。小说描写了主人公鹰四反对日美安全条约受挫后到了美国,又回到自己的家乡,离群索居在覆盖着茂密森林的山谷里,效仿一百年前曾祖父领导农民暴动的办法,组织了一支足球队,鼓动“现代的暴动”的故事。

  2004年初,国际足联确认足球起源于中国,“蹴鞠”是有史料记载的最早的足球活动。《战国策》和《史记》是最早记录蹴鞠的文献典籍,前者描述了23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齐国都城临淄流行蹴鞠活动,后者则记载,蹴鞠是当时训练士兵、考察兵将体格的方式。四大古典名著之一《水浒传》中更是处处可见蹴鞠的影子。大反派高俅原名高二,因为是蹴鞠高手,而人称“高球”,他发迹后,改名“高俅”。

  刘心武的《5·19长镜头》和理由的《倾斜的足球场》都是关于足球运动的报告文学,而杨杰的长篇小说《假球》则是以十几年前轰动一时的假球事件为蓝本,揭露了国内足球行业的内幕。

  如今在网络文学世界,足球题材的创作更加丰富和随心所欲,《冠军之心》(又名《我们是冠军》)尽管在想象中让中国队获得了世界杯冠军,但这不是这本书所要最后表达的东西。它的真正含义也不在于拿了一次历史性的世界冠军,而是在于小说的结尾:中国足球到底需要一个怎么样的冠军?今年初,这部作品的六卷本实体书正式出版发行。

  《狂狮少帅》虽然是一部网络玄幻小说,但它以上世纪90年代真实足球世界为蓝本,贯穿了著名足球人物的生平大事件,合乎逻辑的人物、有谋略的充满感染力的激情,以及足球之外的亲情友情爱情,使得作品显得丰满而扎实。

  足球与世界相连

  世界是圆的,许多领域在冥冥中彼此联系,足球也不例外,在全世界,足球是拥有球迷最多的运动之一,也不断地有球迷作者在试图研究足球与其他领域的复杂关系。

  《足球小将》是80后十分熟悉的一部日本漫画作品,书中大空翼、岬太郎等足球少年永不屈服、奋勇拼搏的精神吸引了不少少年读者。

  从那些令人着迷的球星穿上得体的西装开始,足球与时尚早已密不可分。《足球时尚》这本书就是在审视和探索足球与时尚那“狡猾、多变,而且让人琢磨不定”的联系。

  足球与建筑有关吗?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当你漫步在英格兰、威尔士或其他一些欧洲足球盛行的城市,你会很容易地发现其中的奇妙联结——足球场,往往成为了这些城市最具个性的标志性建筑,正如他们把足球精神融入城市灵魂一样。《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球场》这本书有些古老,它出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研究了英国的92座球场和它们的历史,至今依然能激发出不少球迷的共鸣。

  《足球经济学》这本书的标题可能让人对它难以提起兴趣,但是看到副标题你会很想翻开来读下去——“为什么英格兰总是输”。这本书的作者,一位经济学家和一位体育作家的神奇组合,用一种具有突破性的看法,去解释“世界大赛上为什么英格兰总是输球?为什么德国总是在用一种很机械但很有效率的方式踢球?为什么美国不能支配世界足球?”等足球世界的热门话题。

  《足球解读世界》这本书试图用足球去解释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事。它分析了足球与政治、经济、文化的相互作用,也揭示足球令世界痴狂的深层原因,展现出一个你未必了解的足球内外的世界。

  在一些评论家眼中,足球堪称一块天然的多棱镜,可以用来审视当代社会与政治的发展状况,并将其理论化。《足球如何解释世界:一种不太可能的全球化理论》一书中这样写道:“请将欧式足球与美国球队做一比较。我们的球队来自广阔的地域,却并不真正具有任何当地的代表性。洋基队与大都会队的粉丝能有多少不同之处?我不敢肯定。但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所有的人都清楚是什么使博卡青年队球迷与河床队球迷分割开来,原因是其中存在显著的阶级差异。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如同八支不同的球队,每一支都代表了截然不同的社区人群,而当你如此具有本地化代表性的时候,其实你就代表了非常特殊的身份、特殊的阶层、特殊的种族。”

  球迷作家的别样激情

  作家马原曾说,足球带给人的激动,不亚于文学。另一位作家麦家则表示,“马拉多纳对于我,意义不亚于托尔斯泰。”

  著名作家陈忠实生前可算是最知名的球迷作家,他甚至评价自己“先是个球迷,其次才算个作家”。张文曾经在《陈忠实笑谈往事》中写过:半夜三更,如果看到白鹿原下一个黑影吼着秦腔,又引来旁边满村子狗叫,不用猜,那一定是中国队赢了;如果看见一个黑影低头不语,垂头丧气,冷不防还身子一矮摔到了沟里,大半天才爬起来还冲着灯光直摇头,那保准是中国队输了。在条件艰苦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陈忠实为了看球经常深夜骑车十余里,去邻村信号好的人家里蹭电视,他把看足球当作创作旺盛期难得的放松休息,因为“足球能发泄我的感情”。2002年世界杯,他甚至专门为新华社体育部撰写了四篇专栏文章:《细腻了的英国人》《收获反省》《惨烈的场面与蒸红苕的技巧》和《桑巴与桑巴之外的魅力》。

  除了男作家,女作家里也有球迷,迟子建就是其中的代表。她在一次访谈中说:“没有哪个节日,会比世界杯更撩人心魄。这个节日虽然四年才一次,但会持续一个月,这简直跟蜜月一样,让人陶醉。我当然会全身心地看,尽量在此期间不外出。冰箱里要塞满哈尔滨的啤酒和红肠,随时为赏心悦目的比赛而举杯!1998年写作《伪满洲国》时,适逢法国世界杯,我毫不犹豫地停下笔来。南非世界杯期间,我当然不会写作。我刚刚完成了新长篇,就把看球当作对自己的犒劳吧。我要看的场次太多了,已经把赛程表放在案头,勾画了一些必看的场次。”


标签:文学,足球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