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散文随笔
  • 正文内容

青白的月亮

阅读:292 次 作者:海粟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7-26 17:16:36
基本介绍:

  太阳压下山来了,大地是蒸腾的岩浆,裸露着红绿色彩,沸腾了苞谷穗子。河里小孩精光着上身钻出水来,活蹦的去了。农人们背着背篓钩着腰回去,冲个凉,抓上两把酸豇豆,合着中午剩的冷稀饭,蹲在门槛上,稀呼稀呼就是一碗。

  这村子,卖豆腐的都稀奇,间或有大山深处的邻村人,推着西瓜进镇上去,便围了一群人,买的来,不买的,也来。那卖西瓜是很讲究的,西瓜上都切了小三角,叫你看看瓜瓤。若是有闲钱,买个回去泡到水缸子里头冰一冰。

  村子有两条河,一条大的,一条小的。大的究竟也不大,是从深山里产瓜的山合村流下来的,那山合村上面还有什么源头,也没人想过,跟这日子一样,稀里糊涂的就走了。这水不深,过河时踩着跳岩就过了,洗澡的孩子,洗衣的妇女,都在这儿。至于那小的,就只能叫做河沟子了,那股子水来的莫名其妙,理所应当的藏在灌木底下,嵌进沟子里了。不知源头,只晓得他是要流进那条大的,至于那条大的要流向哪儿,关心这事干嘛?正经过了跳岩要紧,一踩空,鞋袜就湿了。

  这卖西瓜的是个老头,还带了个小孙女,十多岁的样子,怯生生的,躲在她爷爷后面,扯着他爷爷的汗衫,不说话,警惕的看着人,她本来就黑黑瘦瘦的,再配上那眼神 莫名叫我害怕。

  “别说,长得还好”奶奶跟赵奶奶说,

  “还摁是,造孽,像他妈。”

  这也叫好?我看她一点也不好看。

  她是个傻子,傻子可不是疯子,疯子是要大叫大闹的,她不吵不闹,只是跟着她祖父,祖父走了,她就跟着走,祖父停了,她就蹲在地上玩。前面寨子不就有个小疯子吗?乌紫的嘴 ,整日瞎窜,见人就傻哭大笑的,她怎么能跟那小疯子一样呢?想到这里,我看她,竟也好看了。

  这傻子竟是机灵的,除了不晓事物,竟学会了背诗 ,谁教的她?她背起《春晓》来 ,那才好笑呢,咕咕哝哝的像是念佛,偷偷摸摸的像只打洞的耗子。

  我跟着奶奶回家,天更清亮了,暑气渐渐消散,预备着星星月亮的。

  洪裕哥哥刺溜的跑过去了,我追不上了!洪裕哥哥该多好玩呀,想着想着就越跑越快,可到底还是没追上。

  最热的那几天,人们把凉床搬上去屋顶,在屋顶上睡。蚊子多,星星也多,对面远山上的些许灯光,混在星光里,分不出了。那山真的好远,我想,长大以后,我要走很远,到对面山里去。等道路修通了后,一小时都能走到,哪儿远呢?

  我的回忆停在了清柔的天上。一觉醒来,奶奶进山了,独自坐在凉床上,望着天,月亮还在,变成青白色的了,我不晓得七岁的我如何面对这样的一片天,我在想什么?就这样结束了?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暖心台北
  • 下一页:豆腐草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