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山里的孩子

阅读:122 次 作者:河南省鹤壁市姬炳忠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19-01-24 05:54:28
基本介绍:观《山里的孩子摄影作品》感

  上初中时,班里转来十几个山里孩子。他们自娱自乐,与城里的孩子接触不多。而和我一张桌的山里娃,却与我谈得来,隔长不短的还带点山果、榨油渣子饼和我分享。

  柿子熟了的时候,他带我去山里玩。在羊肠小道上我们相互追逐;在柔草坡上空翻;看到牧羊人避风雨的小石屋,就认为是过去打仗的碉堡,不管山娃如何解释,就是不相信。看到柿子树上挂满了果实,问他敢不敢摘下,他说先熟的柿子很甜但多有虫害,不摘就掉地了,只要不毁坏没熟的,村里人不阻止采摘这些先熟的柿子。那些先成熟的柿子,只是在把柄子部位有虫子,拉掉把柄虫子就没了,剩下的全是薄皮包着的果汁肉,吸到嘴里甜极了。我们挨个爬树摘柿子,衣服、脸上、手上都沾满了果汁。

  几年后,我也成了山里的孩子,在农场里风吹日晒了四年半,满山的水果也没有把人留下。

  我们班的同学漂散到了全国各地,彼此联系也不多了。偶尔听说山里的同学把石灰石里的氧化镁提取出来,发家致富了。有人说他们是暴发户,我觉得是好政策和好的机遇成就了他们。

  很多年后,一次同学聚会上,我见到了几个山里的同学,看着稀疏的头发及沧桑的面容,我又觉得他们仿佛是经历过许多磨难。一本本厚重的书打开后,苦难中开花的历程一幕幕跃然眼前。

  如今我在安亨晚年,他们时而游览名山胜水,时而与同学欢聚,但终究舍不得离开那里的职工,还在山里朝九晚五的工作。

2018年12月下旬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