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杂文 评论
  • 正文内容

读捧一池绿水的《春殇》

阅读:1094 次 作者:子在川上曰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7-02-23 20:16:00
基本介绍:

  老实说,第一次读到这首诗的时候,我愣了一下,这是臭妮子写给哪一位老爷子的情书?但当俺慢慢读下去的时候,却竟然忘记调侃她了。想想这么快就被一首诗所吸引,放弃了一个这么好的调侃她的机会,这是多么的不应该呀!

  不止一次跟绿水瞎扯,有时候她是无形的。因为相熟三个年头了,我甚至不知道她是美是丑,是绿水仙子,还是一尾狡黠的小狐狸?有时候她是有形的,比如在这首诗里,她就把自己化身为了春天,千娇百媚的春天,春情荡漾的春天了。

  在这首诗里,她先把自己当做了春的祭品。“我貌美如花时,你老了。我风韵犹存时,你弥足在诗歌的前方,沧桑成一块坚硬的石头。”她把自己和春天融为了一体,把自己作为献给岁月的祭品,想象着岁月就是她的情人,就是她心中的佛。

  她说,我是空无的。我所有的美丽,我的青春,我的骄傲,都让我的情人,我的佛,手持岁月的利剑割落得七零八落,并大声宣告:情根深种,不可救药。(“春天,在想象碧波之前的空无。花开花落,在想象远方的诗者,手持无情之剑,挥斩因缘的和合。”)

  于是,寂寞的她想象着自己所有的美丽化身为一盏青灯,一线弯月,一条长河迤逦远去。而你,带着佛的悲悯,带着佛的光芒,像一座山,一堵墙,将她环绕,让她意乱情迷。(“冷漠转身的我,在想象醉人的红颜。一盏青灯,一弯弦月,一条长河的喝下去。咫尺,你阑珊而来,我扶住了一堵墙,一座山,一句六字真言的意乱情迷。”)

  她说,水蛇一样的缠绕,水蛇一样的缠绵,清醒过来时,我们仓惶地各自逃去。可是我的眉心里的吻,却像春天里的花儿一样怒放了。我听到了你在远方某首诗里的高歌,就如警醒的暮鼓晨钟。而我,在一杯荡漾着的水酒里,正看着我不断变幻的美丽红颜,想象着我的过程,我的轮回,我的漂泊 ...... (“水蛇一样的亲吻着,一个吻仓促逃去,在谁的眉心,朝露般隐去 。一个吻,恍惚于怒开的花朵之上。花儿纷飞时,你在远征的诗歌里高歌。我在一杯水酒里,想象漂泊。”)

  喜欢这首诗,是因为诗中的轻灵飘飞的意象,狂热激情的情感的流淌。恋人就是她心中的佛,就是让她的青春美丽渐渐破碎虚空的岁月。或者佛就是她的恋人,就是让她化为虚无的镜像。而她,只是献给佛,献给恋人的一份春的祭品。还有比这更美丽的忘我的爱吗?我们的一生,不就是献给岁月的一份春的祭品吗?我们不就是献给佛的轮回的一个短暂的过程吗?

  臭妮子说她写诗越写越不敢轻易下笔了,感觉到很难超越了。其实,这是她的诗歌进入了瓶颈期了,需要一次突破,一次诗的裂变。

  比如,这首诗,从一个层次上已经是很完美的了。可是,很完美的抒情,很完美的激情,很激烈的节奏和韵律,带给我们一次次视觉的冲击后,还剩下了什么,就需要她自己仔细去斟酌了。狂热的诗歌能感染所有的人,但是不一定能感动所有的人。因为太狂热就不能让读者冷静地思考和感悟。而一首真正成熟的诗歌不一定要有多少华丽或者漂亮的词语,最主要的是让别人有所悟或者有所思,就如佛的禅语一样。

  臭妮子的诗歌写到现在这个程度,应该冷静下来,审视自己,审视生活,审视诗歌了。应该放慢节奏,还激情于理性了。所谓大智若愚,大音若希,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从某个方面来说,平淡若水的诗歌最能进入人的内心,何况她本身就是一捧美丽的绿水。

  附:捧一池绿水的《春殇》


  我貌美如花时,你老了

  我风韵犹存时,你

  弥足在诗歌的前方

  沧桑成一块坚硬的石头

  自我了断花季的前因


  春天,在想象碧波之前的空无

  花开花落,在想象远方的诗者

  手持无情之剑,挥斩因缘的和合

  尔后,大声疾呼,情根深重,不可救药


  冷漠转身的我,在

  想象醉人的红颜

  一盏青灯,一弯弦月

  一条长河的喝下去

  咫尺,你阑珊而来

  我扶住了一堵墙,一座山

  一句六字真言的意乱情迷


  水蛇一样的亲吻着

  一个吻仓促逃去

  在谁的眉心,朝露般隐去

  一个吻,恍惚于怒开的花朵之上

  花儿纷飞时

  你在远征的诗歌里高歌

  我在一杯水酒里,想象漂泊

标签:评论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