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那些伤疤,那些痛

阅读:463 次 作者:芙蓉花开人未来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04-09 16:40:26
基本介绍:

  又是一个秋雨天,又是一个落雨日。

  望着窗外迷蒙的秋雨,她的泪水不禁充盈眼眶,昔日的记忆如潮水般再次涌现出来……

  第一次与他相遇,她还是他的儿媳,他也只能叫她玉环。再次相遇,他已经称她为环儿了,还记得当时他那掷地有声的话语:“环儿,朕此生定不负你!”

  作为一个王者,作为一国之君,能对一个像她这样曾经为他人妇的女子,说出这样的承诺,让她怎能不感动呢?于是便有了华清池中的嬉戏、御花园内的追逐、贵妃殿里的缠绵……

  太多了,太多的欢乐让她难以忘怀,太多的感动让她难以自抑。是的,怎能忘记那次万人空巷的起舞呢,她杨玉环何德何能呵,竟然能让贵为天子的他为她奏乐、让李白为她作词、李龟年为她作曲!倘使没有他李隆基的成全,怎会有如此绝妙的组合?倘使没有他们几人的努力,怎会有她《霓裳羽衣舞》的倾国倾城?

  她知道自己是美丽的,她也明白自己的美丽是为他而开的,而她更明白他接纳美的同时,也为她创造了美丽。这《霓裳羽衣舞》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么?

  所以,当他拉着自己对着上苍祈愿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时,她恍然觉得自己是真的找到了幸福,真的找到了携手一生的良人。没有君与臣、没有皇与妃,有的只是相爱至深的平凡小夫妻。

  然而,她错了。

  那个雨夜,那个在马嵬驿的雨夜,他不仅忘记了过往抛弃了她,还亲自将她送进了鬼门关。

  耳边,排山倒海的话语仍然存在:“处死杨玉环处!处死杨玉环……”

  那一刻,她的良人没有挺身而出。而是万般无奈的看着她。看着他那隐忍的眼神,她明白,他终究还是舍弃了自己。

  那些山盟、那些海逝,虽然历历在目,可又能如何呢。他是一国之君呵,他是一个“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人啊。怎可能因为她一介女子而放弃江山呢。沉鱼落雁又如何,闭月羞花又怎样,怎及他江山的锦绣壮丽!

  那时那刻,她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最是无情帝王家”。

  于是,毫不犹豫地,她将身上唯一的锦囊扯落在地——那是她亲手锈的锦囊,本是一对,她一只,他一只。说好了的,生则同日系,死则同日戴。可如今又有何用呢?

  扯落的锦囊不知滚向了何方,如同她的心一般.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跟着侍从踏出那间房门的,她只知道,在听到他说到“环儿——走——好——”时,她的心支离破碎地疼——隆基,你怎能,你怎能如此待我呢?

  浑浑噩噩地走出房门,浑浑噩噩地受刑,又浑浑噩噩地醒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仍然健在,她更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她不愿知,也不愿想。她只知道那个人伤得她好深好深,那些伤疤、那些痛,总会在午夜时惊醒自己。醒来时,自己已是一枕落寂一枕泪了。日日的痛楚夜夜的泪,早已磨了她的韶华,消了她的芳菲,可她仍愿意坚持着自己的年华,即使消失不了那些伤疤那些痛,她仍要坚持着——他不是让自己走好吗,她偏不称他的心。她要活着,她会活着,她会坚强地活着!

  思及至此,她连忙拂了拂腮边的泪水,从窗边踱致藤椅旁。

  “娘娘、娘娘,不好了——”刚坐下,她就听见了婢女小红那惊慌失措的声音。

  “哪有娘娘!”未等小红说完,她就斥责道,“我平日是怎么交代的!”

  其实,平日里的她是很少训斥他们的。只是,一听到跟那个人有关的一丁点消息,她就不能自抑地发狂。

  她这一发怒,小红才记起她的忌讳——不准称她为娘娘,不准提及那个人,不准忆起宫里的往事,不准……

  可倘使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她还会如此吗?

  “娘娘,陛下仙去了,半个月前就去了。”想到陛下对娘娘的种种好,小红再也忍不住泣说道,“听说,去之前,他还一直叫着您的名字——”

  “小红,你这奴才——”话未说完,她的怒斥就再次响起,右手也紧跟着挥出,只是瞬间便……垂了下去。

  一阵眩晕,她竟无力地瘫坐在了藤椅上,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她只觉得那决堤了闸似的泪水,猛然便涌出了自己那涩涩发疼的眼眶。

  “娘娘,您就不要再怪陛下了。”朦胧中,她看见小红跪在了自己的裙脚边,“那天马嵬驿的雨下的好大啊。您服药睡着后,陛下就一直冒雨抱着您向江边的舟船行去。一走,就是五里多路啊。奴婢们请求替换时,他却说,此时不抱,此生再也没有机会了……”

  听小红此言,她顿觉五雷轰顶。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错恨了他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啊。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折磨她的同时,他又何曾好过呢。他不仅承担着她的恨,还承担着对她的思念呵。隆基,她的良人呀,没有了她的华清池,他该怎么办?没有了她的御花园,他该怎么欢?没有了她的贵妃殿,他该怎样眠?

  过往的种种快乐,过往的种种誓言,又萦绕在了耳边。

  泪眼中,她看见了他温柔的笑脸。模糊中,她听见了他铿锵的誓言……

  一想起那个用生命保护着自己的他,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厣如花的她却在这秋雨中喷出了如梅花般妖艳的血痕。

  “此生不能与你作对比翼鸟,那么来生,请与我作对连理枝。行吗,隆基?”流尽最后一滴血,她满足闭上了双眸。

  因为她知道,无论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总有一个人,会在前方等着她……

标签: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