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流水经过门前菩提树

阅读:248 次 作者:宁抱香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04-14 11:01:30
基本介绍:

  流水

  当河流经过一个秋季外加一个冬季的瘦身,俨然如刚出浴的窈窕女子。河里的水还透着凉,艰难的覆过质朴而黝黑的石块,这个时机,最好是伙同几个玩伴一起端着花花绿绿的脸盆洒着轻快的步子捉鱼去,不需一上午的功夫,收获就相当了得:桃花子,土鲢鱼,黄鯻叮(和鲢鱼相似)……应有尽有。回到家里,还不等母亲用和稀的面“包裹”已经洗干净的鱼放进油锅里炸至酥香,我就迫不及待的咽着口水;这时,母亲总会先给我和妹妹夹两条解解馋嘴。

  小时候,家里的洗澡盆哪经得起我的龙腾虎跃,所以早早的盼望着夏天。因为还是童年,可以脱个精光和不知羞的伙伴在河里见个高低,什么狗刨捎,放仰板船儿(仰泳),钻渳儿跟头(潜泳),虽然偶尔的不小心会被呛得泪流满面。现在念书回家后,也会在夏天看见那些小孩子欢呼雀跃地跑到河边洗澡,但他们的大人会紧跟其后。一双双光着的小脚丫迈步河边,看涓涓流水淌过身旁,却不敢在大人的眼皮底下跳进河里洗个安逸,有的甚至只是用稚嫩的小手捧一小撮流水,听它轻轻地在指缝中滑落。

  我卷起裤腿,踩着水,自私的给它静谧的怀里制造几处迭起的涟漪。河畔还是长着一株株幽绿的芦苇,只是河床已不是当年的模样,结下“人是物非”的果。

  我想我们的童年已然不可再复制。

  经过门前

  每个人都是一扇门,我是这么想的。每个人都是一扇门,或木质,或钢铁;或敞开,或轻掩。

  在家乡农村,经常会看到一个老头子和一个老太婆不论是落雨、放晴、晓霜、寒雪都坐在高高的门槛上风晾他们额头上干瘪而又沧桑的皱纹。他们说每一道皱纹都是自己经过的门,经过彼此门前,进去坐坐,就完成独侯的寂寞,并联彼此的一生。

  我们会经过不同的门,找工作,寻恋人……不知会轻叩多少门扉。我们顾不了寒碜的装扮,室内的简旧。在一遍遍找寻中伤害着无辜,在无辜中被伤害;在一遍遍找寻中进入一扇扇门,又退出;最后,启开的那一扇门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也无人知道,无从知晓。我只愿当岁月无情的在我的脸上“建皱留纹”的时候,我也能毫无顾忌地抛出来晾晒。

  菩提树

  屋子前有棵菩提树。因为就此一棵,所以在我短短的记忆里显得特别的耀眼——

  不知这棵树已往复缠绕多少春秋的藤蔓,不知有过多少知了在这棵树上用歌买了醉,也不知多少双成对的鸟儿在此搭过几处爱的窝。只念每到春天它就会在早晚吹过来的斜风里抽出浅绿色的像鱼一样的叶子,各自游曳在这片绿色的海洋;而冬天到了,黄昏就会伴随云彩把一片片叶子从树上挤兑干净,像在空中被遗忘的翻舞枯蝶,以至于剩下赤裸裸的干枝独钓寒雪。

  我常常坐在窗前看它。

  那时并不懂得叹息,但如今想起却凭空暖了去去千里的烟波!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