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道一声谢谢真的不容易

阅读:310 次 作者:心如止水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05-30 16:18:45
基本介绍:

  城中村中央的小广场上,每到傍晚聚集了很多休闲的人,有打牌的、有走棋的、有健身的、有聊天的、有闲逛的……,每到了晚上大约七点钟,这种宁静的局面被一阵阵悠扬的歌声打破,休闲的人们纷纷放下各自的娱乐,不约而同的围观一对卖唱残疾青年男女。这对男女说起来了真是让人同情,女的没有双腿,男的没有双臂,连学校的大门都没进过的人,竟然来到大都市以卖唱为生,其压力可想而知的。感谢上苍,给了这对苦命的人动人的歌喉和无以伦比的音乐天赋,他们那柔美的歌声里,感受的是生活的美好,丝毫听不到生活的挫折和沧桑。

  也许是他们的苦难太多,他们总是唱些赞美生活的和励志的歌曲;也许是他们经历了太多磨练,他们唱出的歌声竟然是那样的动听和传神。他们就像一台唱片机,每天不停对围观的人播放着,不管观众掌声连连或高声喝彩,他们都在执着的唱着不曾停下来,每晚两三个小时仿佛就是他们的专场音乐会。只有当观众被感动想到这对残疾人的生计时,在音箱前的钱桶里放入钱币时,麦克风就会传出这对人激动带有节奏“谢谢、谢谢、谢谢!”

  我很少去现场听他们唱歌,家就在广场的东侧听他们的歌声也是很清晰。有时我也不自觉的跟随着歌唱的旋律哼上一段,心里觉得挺美的。让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原来没听到一两首歌时,就会听到“谢谢、谢谢、谢谢!”的声音,随着时间推移这虽然听到是更加成熟的演唱,可是越来越少听到“谢谢、谢谢、谢谢!”,有时一个晚上两三个小时也听不到“谢谢、谢谢、谢谢!”的声音。没有了“谢谢、谢谢、谢谢!”的点缀,歌者的声音分明多了一点生活的苦涩和艰辛。一种从未有悲哀和无奈灌满了我的血管,忽然感到现实是那么的虚幻和飘忽,音乐的美好在现实中那么不堪一击。我们既然感到歌者给我们带来的愉悦和快乐,那为什么不能给歌唱求生的人一点点物质的肯定,在那空荡荡的钱桶里投下一点生活的希望。

  我要让“谢谢、谢谢、谢谢!”的声音响起来,我要感谢给我们生活带来色彩的歌者,我要给歌者坚持的勇气和力量,我要让听者知道自己一点点付出就会点亮歌者的希望。只要有空,只要听到歌声响起,我就会带上几枚硬币来到广场,听到动情处不忘向钱桶投上一枚硬币,久违的“谢谢、谢谢、谢谢!”又在广场上空回荡。我突然觉得歌者的道谢就像他们的歌唱一样发自肺腑,是他们对生活的美好渴望。

  出差一段时间回来,傍晚时分忽然感到莫名的失落,听不到熟悉的歌唱声音,站着广场中央看不到残疾歌手的身影。我忽然感觉到自己有些天真和幼稚,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没有金钱残疾歌者根本无法生存,他们需要的是歌声变成金钱和食物,然后对每一位肯定者和馈赠者表示“谢谢、谢谢、谢谢!”

  到底又有多少人能够坦然面对歌者的“谢谢、谢谢、谢谢!”,到底有多人关注歌者的“谢谢、谢谢、谢谢!”。歌者的“谢谢、谢谢、谢谢!”是观众赠与的回馈,没有了观众的赠与,歌者只有浪迹天涯,寻找维持生存的演唱之路。

  世道的艰辛,人情的冷漠,歌者道谢的对象越来越少,歌者道谢的次数越来越少。不是歌者不愿意道谢,而是向谁道谢,道一声谢谢真的不容易。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赏荷随想
  • 下一页:北京呵,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