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三拜——第三拜

阅读:287 次 作者:少不更事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19-07-13 21:58:23
基本介绍:

第三拜

“不知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易冲动,敏感,又拼命压抑克制,最后毫无动力。如果有,恭喜你,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了。”

看着书上这段话,段明非常想笑,不是笑这段话,而是这段话说的太准了,段明就是一个这样的人。现阶段的段明整天无所事事,宅在家里,完全提不起任何干劲,对待事情就是一幅浑然不在乎的态度。这本书的作者完全掌握了段明此刻的心情,现在段明就好像找到了知己,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是这本书的作者他不认识,作者的名字叫少不更事,是谁段明完全没有头绪。段明想在有了一个愿望,就是见这个少不更事一面。

段明原先在一家私企工作,周围的同事不是经理的二大爷就是副经理的三舅妈,整一个家族企业,实际上这个企业也就值三百来万,完全是一个小企业,每天的不是这件事就是那件事的。他有个朋友叫李明忠,每天这两个人都会打一会电话,了解对方的情况。李明忠现在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规模很大没事情也很多,段明经常向李明忠抱怨,李明忠就劝他先干着,忍一忍就过去了。不过段明实在是受够了,在骂了主管的三舅一顿后就不干了,直至现在,这件事他一直没和李明忠说。

回家待业的段明就整日与电子产品为伍,每天一醒就拿起手机刷微博看新闻。要不就看小说。这几日他似乎戒掉了手机、平板电脑这些电子产品,就是因为一本书,就是少不更事写的书,名字很俗气,叫《空虚寂寞冷》,书名很有一点儿那种的味道。段明起初是在网上看到的,觉得这么俗气的书有什么好的,当看了几页之后,就完全放下了偏见,觉得此书是神书,但又看了十多页后发现居然没有了。在网上疯狂的找啊找,一无所获,灰心丧气打开手机淘宝,输入书名,没想到竟然找到了:书名《空虚寂寞冷》,作者少不更事。果断下单,一天后书到了,签收,回家,然后迫不及待的撕开包装,看书。这一系列做得行云流水,而取快递是这段时间段明这一时间唯一一次出门。

书中描述的正是许许多多像段明一样的有志青年,大好年华拿来虚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光荣的成为宅在家中大军的一员,就这么做怎么了。“在你需要一段足以铭刻在记忆深处的经历时,你在岸边观望中,观望着是否有一种适合你的生活,那时你的追求,但是总的来说你需要的不过是一种混吃等死的生活或者是那种干得少挣得多消费低的生活罢了,这些都不足以铭刻在你的记忆深处,因为你总是自己在迷茫。”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读到精妙处段明总是不自觉的大呼大叫,兴奋地不能自已,他太想与人分享了,他想到了李明忠,算起来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他联系了,现在还怪想他的。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电话的拨号响了很长时间,到后来自动挂断。这段时间里段明的心情从兴奋慢慢到冷静,最后感觉没有必要,好似几千年那么久,但实际上就是那么几十秒罢了。放下电话,李明忠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了,自己的这个朋友不在重要了。

“一个人总会忍受这样或者那样的孤独,周围空无一人时会突然感觉被抛弃,但时间一长也就那么回事儿罢了。你总要学会习惯,一时冲动过激总会随时间推移慢慢变得疏远厌恶。也许回想那一刻的自己你会暗暗骂自己那是怎么那么傻逼。在这一过程中你会失去一些东西,到底是什么,视你心中某种情感而定,这种情感在日后会充斥你的生活。”

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啊,段明叹息着,合上书,又拨打了那个号码,依旧无人接听。段明觉得自己应该出去走走了。第二次出门,是离开自己的城市前往李明忠的城市,走的很洒脱,这个曾经当作家的城市段明正渐渐远离。出了火车站,段明按照很久以前李明忠给的地址打车而去,到了地方已经是下午四点,段明没有打电话,他预感李明忠不会接的。他本来打算在这里等到他下班,但是贴在门上的招租信息让他冥冥之中有种不好的预感,照着信息上留着的电话段明打了过去,几秒种后电话接通,传来的是一个厚重的男声。

“喂,你好我是汪非。”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

“你好,请问你在中和路的房子租么,我在门上看见了招租信息。”段明问。

“租啊,我们见一面吧。”汪非说。

“好,在哪里?”段明问。

“就在万华路旁的咖啡厅吧。”汪非说。

“行,一会见,电话联系。”段明说。

挂断电话,段明打了一个出租车,告明地址,出租车司机一踩油门就冲了出去。十分钟后咖啡厅,段明要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等了约两分钟电话响起,是汪非。

“喂,我是汪非,你到了么。”

“在靠窗的位置,就我一个人。”

简短的问答结束,两人见面。

通过观察,汪非觉得对面这个人不像是租房子的。与此同时段明也在观察汪非,气质儒雅,不像是只靠收租生活,应该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

“你要租房子么?”汪非问。

沉默了几秒,“我想知道你认识李明忠么?”段明反问。

“李明忠!我上一个租客,怎么了?”汪非说,但提到李明忠时语调微微有些提高。

“他怎么样了,我是他朋友,电话打了几回都不接。”段明说。

“他死了。”汪非简短的说,这一次语气不带一点儿波澜。

“死了?”段明提高了声音,随后意识到这里是咖啡厅便又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儿?都告诉我。”

接下来就是汪非的叙述。

中和路的房子是汪非的老宅地址,前几年城市建设,老宅推到建了一批高楼,这个房子就是回迁楼。那里本来是汪非母亲住的,但自从他母亲去世房子就空了下来,他觉得房子不能就这么空着,就准备出租。李明忠是他第一个租客,当然现在也是,还记得那年是李明忠刚刚大学毕业,在这个城市找了一份工作,手头拮据,好在租这个房子汪非也没想挣什么钱就低价租给了李明忠,李明忠很感激,对汪非千恩万谢。按理说这么好的房子以这么低的价格租到手,李明忠应该请汪非吃个饭什么的,李明忠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吃过几回饭后汪非告诉李明忠不要这么破费了,毕竟你也是刚参加工作,结了账就各自离去。加上两人工作都忙,交租都是李明忠用支付宝转账,因此一年到头两人也见不了几面。本来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也许是习惯,李明忠依旧租着汪非的房子,根本没有搬走的打算,汪非本来就不想让房子空着,因此价格一直没涨,三年来两人也就维持着租客和房东的简单关系,当初的感激可能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淡化着。不过一个月前,警方突然找到汪非,问他和李明总熟不熟悉。汪非说吃过几回饭,不过这两年没怎么见了。通过警方汪非了解到 李明忠跳楼自杀了,在那个他工作三年的地方。

汪非带着警察去中和路的房子,打开门后,屋子整洁,可以见到屋子主人平时是多么爱护这个屋子。这两年汪非根本就来过这里,见到屋子这么整洁,就知道李明忠的感激一直没有淡化,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报答着。警察屋子里翻着东西,想找到李明忠的自杀动机。因为从李明忠同事那里警察了解到李明忠这个人平时沉默寡言,默默干着自己的工作,对李明忠的自杀众人也是不解。一番察看,警察在李明忠的书桌里发现了一本日记。这本日记记录着李明忠三年的喜怒哀乐,大多数都是很简短的记录,但是在两年前的时间段李明忠写了很多,出现最多的词语就是“那个乞丐”,众人不解,最后把李明忠的死亡归于压力过大,这不正是现今年轻人的普遍现象么。知道半个月前,汪非才重新贴上招租信息。

听了汪非叙述,段明沉默了,一个月前,正是他在那家私企不干的时候,他没打电话告诉李明忠。

“他葬在哪里?”段明问。

“明嵩山公墓,他的后事我给处理的,警察告诉我他是一个孤儿。”汪非说。

段明离开座位向汪非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

回到座位上段明问:“房子可以租给我么?”

“可以,就按三年前的那个价格吧。”汪非说。

段明先回了之前的那个城市收拾东西,一切处理妥当后毫无留恋的离开奔向李明忠曾奋斗过的城市。

新的生活,新的希望,段明好像找到了新生,全然不同的心情,重复着李明忠的轨迹。

“你心中总会给自己安排最适合自己的生活,兴奋过、疯狂过,最后忘记了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段明又失业了,宅在家里看着《空虚寂寞冷》。今天他准备出门去明嵩山,拜祭李明忠。

入秋的季节总是令人感到破败伤感,一股悲伤地情绪弥漫在段明的心中,想到自己的老朋友离自己而去,眼泪就流了下来。到了地方看着墓碑,很简单:李明忠之墓。

那一年孤儿院,初春时节,万物复苏,段明迎来了一个新朋友,叫李明忠,六岁,也是他往后二十多年唯一的朋友。

放下菊花,对着墓碑拜了拜,抬起头。拿出打火机将书点燃,书名是《空虚寂寞冷》。

“也许你不需要现在的生活,不如意压得你喘不过气。你应该放下,静一静,再拿起来,你会发现生活比之前更重了。冲动就一直冲动下去吧,压抑克制也许是最对的选择,但绝不会是最好的选择。你会在毫无动力中迷失方向,在众多围观者的指引下走上一条你本不想的生活,时刻警惕着,那些外来的恶意,这些将会把你推向万丈深渊。明天继续,毕竟活着,而后在坠落的过程中等到这死亡的归宿。”

冰冷的话语已经让段明找不到共鸣,也许深埋地下的李明忠会感兴趣吧,这该死的世道。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