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文化 旅游文化 地理景观
  • 正文内容

逛历史文化街区,你找对地标了吗?

阅读:291 次 作者:王亚妹 来源:济南时报 发布日期:2018-04-15 14:44:50
基本介绍:

  日前,市政府分别批复了芙蓉街—百花洲、将军庙、山东大学西校区(原齐鲁大学)三个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那么,对于市民、游客而言,行走在这三个拥有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街区里,能看到哪些老宝贝、能尝试读懂哪些历史故事?记者了解到,这三个街区仅不可移动文物就达近百处。

  山大西校 “四百号院”可不是指的门牌号

  “按图索骥”名单

  考文楼、柏根楼、图书馆、齐鲁神学院、四百号院、景蓝斋、教授别墅、圣·保罗楼、小教堂、水塔、广智院、教学 1 楼(解剖楼)、教学2楼、教学8楼、新兴楼、求真楼、英国浸礼会礼拜堂、共和楼、和平楼、健康楼、科研楼、解放楼

  山大西校区作为一所学校入选,在山东省35个历史文化街区中是绝无仅有的。该校区是原齐鲁大学旧址,20世纪初由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教会组织合办。校园内的办公楼、教学楼甚至男生宿舍都拥有近百年的历史,在横穿校园的长柏路附近则分布着几座欧式别墅,供学校教员及其家人居住。不少建筑是典型的中西合璧风格。

  在校园中部,路南有两幢互相对称的教学楼。一座是考文楼,一座是柏根楼。考文楼为原齐鲁大学物理学、生物学楼,建于1919年,当年是为纪念齐鲁大学创始人之一,美国北长老会教士狄考文而命名的。柏根楼原为齐鲁大学化学楼,建成于1917年,是为纪念齐鲁大学创始人之一,美国北长老会教士柏尔根而命名。它们是原齐鲁大学单体体量最大、原貌保存最好的两座老建筑。像考文楼,一层和二层的石砖上,有精心雕刻的卍(万)字纹、寿字、中国结等,有济南传统民居的风韵。

  还有“四百号院”,距今已有百年历史,在当时是男生宿舍,因规模很大可容纳四百人而得名。兴建于1916年,位于校园东部,由两列八幢二层的砖木楼组成,分为六个院落。建设之初就以方便、快捷为设计理念,如设计在这栋宿舍楼东边的出入口直通向运动场,而通过西边的出入口则很方便地就能到达教学区与学校大门。当时的室内设施与今天的学生宿舍无太大差别,像壁柜、书橱、桌椅、床铺等一应俱全,冬天还能供暖,条件在当时相当优越。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仍正常使用的老建筑内,许多青春面孔进进出出,充满生机活力。“这边的几栋楼有明显的西式建筑风格,有视觉冲击感。”一位男生说,时常会看到来此拍婚纱照或年代写真的。

  据2016年底数据,该街区有不可移动文物点约46个。许多建筑前都有标识牌,仅几十个字,但其历史一目了然,很是方便。

  将军庙 “袖珍街”4处庙堂,一不小心错过仨

  “按图索骥”名单

  题壁堂古建筑群、陈冕状元府、升阳观正殿、济南西城墙遗址、双忠祠、灵官庙大殿、双忠祠街吴家公馆、寿康楼、双忠祠街孙家公馆、寿佛楼后街22-1号传统民居、鞭指巷泰运昌辰旧址、寿佛楼后街10号传统民居

  鞭指巷附近、不足两百米长的将军庙街,因曾并列着自东向西的城隍庙、将军庙、慈云观和天主堂共四座庙堂,被称为“袖珍街”。

  走在这个仅容一辆汽车通过的街上,最显眼的是街西头高大且造型特殊的天主教堂,建于清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是济南最古老的教堂。因有工作人员开门出来,记者看到与教堂外观的朴素不同,内部装修庄严美观,很是开阔宽敞。

  问了好几个老户,记者才发现其实错过了好几处。仔细辨认,路北的一处门楼上还依稀可见“慈云观”三字,距今已有170多年历史。从“慈云观”再往东,“济南府城隍庙及将军庙”的文保牌,隐藏在一个七拐八拐的大杂院里。一住户说,曾经每到特定的日子,庙内的城隍就会被抬着“出巡”,如今仅剩下主殿、山墙和屋顶了。

  查阅2015年数据,该街区有不可移动文物约24处,。“标识有点太少了,文化内涵体现不出来。”从常州来济南的小姜说,这些老建筑、老故事,很多常年的住户都不知道。他建议制作街区导游图,完善宣传牌,详细标注门牌号等。

  芙蓉街-百花洲 很多“老宝贝”藏身“大杂院”

  “按图索骥”名单

  芙蓉街17、19、21号等传统民居,芙蓉街162号近现代建筑,福慧禅林,后宰门街基督教堂、后宰门街同元楼饭店及后宅传统民居、后宰门街万家大院、后宰门街田家公馆,府学文庙,路大荒故居

  “芙蓉街那么多人,别看就几分钟路,这边就少多了。”上午11点多,在后宰门街,一餐饮店工作人员感叹。

  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芙蓉街百花洲街区不可移动文物得有20多处。“其实,除了目前的一个个街区,大格局还应体现在把整个古城区当作5A级景区来保护、提升。”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说。

  李铭说,前两年,芙蓉街一日纳客十六七万人次,这对一条街来说,是不堪重负的。如果附近的诸多知名街巷也能改变“大杂院”状态,整修打造出来,形成辐射效应,那么整个街区的承载量就会大大增加。“现在最重要的是立项、设计划,对一个个街区、重点街巷进行集中打造。”他说。

  李铭又一次提到商埠区。商埠区内现在还基本完好保持着当初建设时的街道格局和较大数量的老建筑,比如经三路、经四路等,这些街道上的很多老建筑不仅保存完好,而且一直被使用着,成为活着的历史文化遗存,有的还被改造成了文化场所。“这一块也是具有很高价值的,应该引起绝对足够的重视。”他认为。


标签:历史文化,文物,旅游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