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艺术 影音 影视
  • 正文内容

《小偷家族》:你的爱永远救赎了我

阅读:334 次 作者: 来源:腾讯娱乐 发布日期:2018-08-10 10:50:53
基本介绍:

  将是枝裕和视为日式家庭电影的当下代言人,或许是诸多影迷对他一厢情愿和不甚了解的误会。他的电影虽然大多涉及家庭,但并不志在讲述内部亲情的大美好与小哀愁,相反常将带有一定矛盾或问题的家庭纳入并不健全的社会体系,以冷静却温和的笔触,作出不动声色的考量。《步履不停》《比海更深》即便掺杂诸多私人记忆,他的情感也是克制隐忍;由社会真实悲剧延伸而来的《距离》《无人知晓》等,其镜头更是带着多年从事电视纪录片导演工作的印迹,不加任何预设的批判立场。

  鉴于新作《小偷家族》如《无人知晓》般,不仅均取材自新闻事件,亦都聚焦“非正常”家庭如何以避人耳目的方式生存与生活,影片可看作《无人知晓》的“姊妹篇”。但电影触及的家庭重组、父子关系、刑事审讯以及细节要素,又与《步履不停》《海街日记》《第三度嫌疑人》等作品发生观照,体现是枝裕和一贯的创作着力。因而,《小偷家族》更像一部是枝裕和集结以往电影特色元素,借家庭思考社会的集大成之作。

  《小偷家族》题旨里的“偷窃”所指,不单是这家人平时靠偷东盗西过日子,临时家庭得以组建,用的也是这种方式。“奶奶”柴田初枝把丈夫与后妻的长孙女亚纪从原生家庭中带走,“爸爸”治和“妈妈”信代把“儿子”祥太从某辆私家车里牵走之后,治又召唤“女儿”友里走下自家阳台来到他家小屋。而“小偷家族”证明非血缘的联结关系,有时比血缘亲情还要牢靠之外,抱团取暖的成员其实各怀秘密与目的。

  由于始终无法释怀多年前曾被亚纪的亲奶奶夺去丈夫的愤恨,“奶奶”带走亚纪,并以拜祭前夫的名义每月去亚纪父母家变相索要钱财,故意询问亚纪身在何方,冷看两人的紧张反应。用一种持久而恒定的方式展开报复在她看来十分有必要,就像《步履不停》里的老母亲,因为忘记不了救人身亡的长子,同时耿耿于怀他拿宝贵生命换回的是个无能的“废物”,而让“废物”在每年长子的忌日都前来拜访,眼见他的狼狈与笨拙,心理获得平衡。

  “爸爸”与“妈妈”最初随“奶奶”改姓柴田,则是因为这对犯下杀人案的苦命鸳鸯,无法谋取正当固定的职业,“奶奶”的退休金及早该拆除但顽固存活的小屋,能让他们免受挨冻受饿之苦。这背后的真实新闻,是日本一些老人去世后,缺乏经济来源的家庭成员隐瞒老人死讯,违法继续领取已逝之人的养老金。而先后收养祥太和友里,则是因为两人无法生育,又想感受为人父母之乐。

  由是,“小偷家族”成为可作社会学研究的特殊样本。比起《海街日记》里三姐妹对陌生女孩的热情接纳与关切,《如父如子》里抱错孩子的两对父母与亲生孩子的重新相处,《小偷家族》中的家庭重组,除了折射原生家庭的种种问题之外,还带有动机不纯的功利色彩。不过它缓缓释放的温暖爱意,足以治愈每位成员经受过的家庭创痛,并让几个孩子在得知真相后,原宥曾在这个特殊家庭里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大人。

  自知大限将至的“奶奶”看着“家人”在海边欢呼雀跃的背影喃喃自语的一句“谢谢你们”,道出她对情感收获的满足。同时,她坚决不让亚纪也变成一名小偷,知道友里吃多了会尿床,仍让她吃到饱为止,并表示会让她跟自己睡等等做法,也说出她情感付出的意义。而此种也许并不对等的爱的输出与输入,在“小偷家族”任意两位成员之间都有体现。

  向警察坦陈只教会孩子们偷窃技能的“爸爸”,一直以为无能的自己在祥太心中没有地位,可是临近尾声坐上公交车独自上路的祥太,看到体态衰老的他跑着追赶公交车时,轻轻发出的那声“爸爸”,表明祥太虽对这位人生偶像的榜样作用生出过怀疑,但终究认定他是位伟大的父亲。一向坚强的“妈妈”在被警察询问孩子们如何称呼她时,不予回答,而是用手左一下右一下抹掉看似流不完的眼泪,并非因为警察的问题触到她的痛处——她在烟花的爆炸声中把友里紧紧搂在怀里的那刻,双方已在内心深处达成互为母女的约定,而是切实意识到要与孩子们就此分离。

  讲述被母亲遗弃的四位同母异父的孩子以苦为乐、顽强活着的《无人知晓》,尽管镜头客观没有导向性,观众仍会思考惨剧的根源以及避免类似事件再度生发的可能措施。《小偷家族》宛若纪录片片段的审讯部分以及警察其后的处理方式,也自动向观众抛出问题。

  亚纪、祥太与友里离开原生家庭的原因完全不同,但他们的父母对于他们“失踪”,均不予报警和寻找,带出三人在父母眼里皆是可有可无。“小偷家族”对三人而言,是证明他们也有被人强烈需要的价值的所在,同时也是建立自信走向社会的起点。亚纪在风俗店大大方方给予陌生男孩身心安慰,以及祥太的故意被抓,更表明不是只有传统意义上的正常家庭,才具有培养孩子形成独立人格的资质。警察站于道德高度质疑“假爸假妈”的行为,带出一切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的荒诞。

  正是拜冰冷的条规所赐,并被不明真相但一哄而上的民意绑架,友里的母亲在公众面前演了一出“慈母”的好戏,表示友里吃完她做的最爱吃的蛋包饭后,将接她回家好好抚养。但曾被母亲虐待的友里,并没迎来光明的未来,相反被继续困在阳台之上,一边玩着在“小偷家族”学到的游戏,一边向外张望,似在期盼“爸爸”一手拿着可乐饼,一手牵着“哥哥”再度现身。

  但“爸爸”连同“小偷家族”,都不可能再出现了。她只能依靠自己,应对以后的人生。比“奶奶、爸爸及妈妈”更为边缘的成年人,可以在今敏导演、联合编剧的动画电影《东京教父》里组成更为奇特的临时家庭,以一段与弃婴开心相处,并帮弃婴找到亲人的经历,告知观众爱与尊严面前人人平等。可是跳出动画世界,现实远非如此。某些灰色地带,就连厚重的白雪,也无力覆盖掩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