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内容

云中湖畔随想

阅读:247 次 作者:董培升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0-11-06 08:54: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抒情散文投稿作品。

  出于对湖光山色诗意栖居的向往,我对在古汉语里被释意为“水面长满胡子般水草的封闭水域”的湖天性具有一种亲近感,因此时常怀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情愫翻阅过许多与湖相关的诗文,一代大贤王安石曾在湖北为九宫山云中湖题写的“脚踏云关几万重,九宫山色画图中。龙塘月照珠磨镜,石壁泉流水挂虹”即是一首我心目中探骊得珠的清词丽句。平心而论,在众多名山河湖中,九宫山是个“小兄弟”,云中湖也称不上“名湖”,然而爱屋及乌,九宫山上的云中湖偏偏因这首绝句以乡愁般的方式在我心中萦绕了数年,直至2020年暑热时节,与德胜、阿平、高岚华等十几位诗人以诗歌的名义聚集在云中湖畔,才有了“了却平生愿”的惬意。

  云中湖位于千米黄金养生海拔线,是湖北省最大的高山淡水湖,海拔高度仅次于天山天池和长白山天池。她在水云之巅,摒弃城市的浮华造作,如一面自然天成的镜子,以“云在湖上漂,湖在云下移”的静谧安之若素地取代了车水马龙的嘈杂。

  宾馆的阳台正对着云中湖,湖心有孤山,远远看去如一只静卧神龟,驮着一座宝塔,有曲桥相通,把湖水一分为二,又和谐统一。湖滨四周群峰耸立,环绕着山风、涧水、苍松、竹林,其间楼阁亭榭点缀,把云中湖装扮得无比瑰丽。与友人对坐品茶,相望云卷云舒的飘逸,让沁人心扉的茶香萦绕,再拍一幅湛蓝天空,让炫耀的网上也激起湖光里的粼粼碧波。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湖居情怀。德胜说这里“一切都在高处完成”;阿平说“终于成为梦想中的乌托邦”;高岚华说“一座山的高度,丈量出古老的世纪法则”;生活在云中湖畔的诗人周春泉说这是九宫山的“一杯天之蓝”。

  我想说:云中湖是可以安放梦想的居所。

  临窗观湖景,静静的湖水也望着我,仿佛确实是在梦中和我对话。云层低垂,触手可及,周围的殿宇、宝塔、小桥、群山都似乎腾云驾雾般漂浮着。躲在角落里的花草也知趣似地绽放,献上一幅幅娇媚的笑靥。时而,鸟群叽喳闹过,留下一阵清脆的鸣叫;野鸭在湖中翻跃,激起阵阵涟漪。漫步在曲径通幽的青翠竹林中,负氧离子的清香沁人肺腑,竹影婆娑、柔风亲拥的镜像更令人心旌摇动。

  晨风托起鸟儿的鸣叫,微风吹拂着草木多情的绿意清新,那一刻晶莹剔透的露珠,悬挂在嫩绿的小草尖上,一抹淡琥珀色晨曦沁入心扉,映衬于凝脂如滑的湖池。对面的宝塔尖顶裹携着翻滚的云雾,如棉似絮,如涛似浪,如瀑布阵阵,姿态绰约,风情万种,大气磅礴,给人一种“渺兮冥兮”太虚幻境之感。夕阳西下之时更是流光异彩,如飘渺婆娑的舞裙,拂过大山的额头,拥抱着青山叠嶂,倒影在溪泉潺潺叮咚旋律里,于一泓飞流的轻泻中仿佛侧耳聆听仙女的惬意清唱。夜色里,一半是湖畔的闲情山水的迤逦铺展,一半是星光灯影的流光溢彩惊艳辉映;一半是自在欣赏而各得其乐,一半是把酒言欢留连往返。

  是日,细雨霏霏,透过湖岸那一排高大云衫,雾气昭昭,如梦如幻。淡淡的凉风掠过唇边,仿佛恋人温柔的呢喃拂过心底。思绪也跟随洁净的空气轻灵地在湖畔漫游。此时的云中湖如同少女般妩媚动人,绿水泛起的涟漪如同向你深情微笑。一曲悠扬的长调从道观那边传来,仿佛听高山流水觅知音的天籁之音,也许是神女轻弹的古琴,曲调里透着阅尽繁华的人生沧桑,像是告诉人们,最眷恋的不仅是单纯的自然美景和鸟语花香,更高的境界是用清洁的自然洗涤心灵。至此,即便愚钝之人亦可开悟:每个人最初的梦想都只是拥有幸福的生活,到人生的后半程才明白拥有一颗自由散淡的心享受一份简单、一份惬意,该有多么珍贵……无怪乎冥冥之中我与云中湖神交日久,对于这份上天赐予的缘分,我唯有珍惜方能无愧。

  其实,上天不仅赐予了我与云中湖这份至真至纯的缘分,更赐予了云中湖与茶的一份奇缘,而我作为嗜茶者,探究云中湖与茶的渊源,自然兴致高涨。好山好水出好茶,听介绍,云中湖畔一带植被丰富,土层厚,出产的绿茶有机质含量高,辅以山泉水冲泡,香气馥郁,汤色清澈,回味甘甜,沁人心肺。与诗友品茗谈天中,我想起了另外一个曾经充满浪漫气息之湖——燕子湖畔发生的故事。

  一个暮秋时节,玉真观才学出众,貌美多情的女道士李季兰因病迁到燕子湖畔调养,住在附近素来对她倾慕已久的博学之士陆羽赶往病榻前探望,日日殷勤相伴,不仅为她煎药煮饭还时常陪伴其漫步燕子湖边,欣赏水天一色的粼粼波光和炫丽的朝霞夕照,或对坐清谈,煮雪烹茶,谈诗论文,慢慢地成为惺惺相惜、心意相通的至友。李季兰病愈后特作诗《湖上卧病喜陆羽至》答谢陆羽: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

  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及至后来,李季兰移情别恋,陆羽远游至顾渚山临湖结庐而居埋首撰写出了不朽巨著《茶经》……

  我把这段故事简要讲给了众诗友,一群手持智能手机的当代才子们唏嘘燕子湖没能留下成全佳偶的美谈,继而感慨古往今来的动人爱情似乎总围绕着湖水的波光倩影:洞庭湖边流传着舜帝与娥皇、女英的故事;白娘子与许仙在西湖的细雨中相遇;范蠡与西施泛舟太湖;济南大明湖边有痴情的夏雨荷;南京莫愁湖有莫愁女的传说;高君宇与石评梅长眠于未名湖;青海湖边有王洛宾对卓玛姑娘的歌咏,而在遥远的天鹅湖边,王子齐格弗里德和公主奥杰塔也演绎了凄美的爱情……千百年中,是湖水孕育了爱情还是爱情让湖光山色更增添了无穷的魅力?似乎是一个注定无解其实也不需要答案的疑问。身边的云中湖有没有发生过陆羽、李季兰,白娘子、许仙之类或悲情或缠绵的爱情故事不得而知,但我们毕生都在追逐着真爱,一不留神,就会让缘份擦肩而过却是事实,诚如云中湖的倒影,清晰录制着岁月的来来往往,也验证了美好的转瞬即逝。

  爱情诚然是人世间最美好、最纯真的感情,但爱情毕竟不是人生的全部,洒脱、豪放的态度也是人生至臻境界。我无法感知云中湖湖水的喜怒哀乐,可一群诗人聚集在湖畔倒也是“诗歌是长在湖畔的”一种注脚,不敢奢求成为美谈,但为云中湖增添一点诗意、一点情趣还是颇为适宜的。

  有人提到,云中湖不比著名的英国西北部山地“湖区”里任何一座湖逊色,如果湖畔派大诗人华兹华斯来到云中湖恐怕也不会有所异议。我信然。当年,华兹华斯隐居湖区,“像一朵云在山谷和谷地上飘荡”,期待每天都能够看见天上的霓虹,追寻“朴素生活,高尚思考”,彰显了一种纵横,一种坦荡和豁达,让自己内心如湖水般澄澈。同时,也影响了远在杭州西湖湖畔的汪静之和应修人、潘漠华、冯雪峰等中国诗人,他们在西湖边吹起一股“惠的风”,汪静之还发表了当时歌颂中国共产党诞生第一首新诗《天亮之前》,热诚讴歌“新的太阳升起”。

  毋庸置疑,湖,凝结了太多诗人伊甸园般的美好。西湖最给人以闲情雅致,古镇廊桥,杏花雨巷,画船柳烟,可以说是最具诗意的湖畔。沿着婀娜的西湖,在杨柳依依,湖光染绿的风景中散步,“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最理想生活模型。“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苏轼,“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的白居易,“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林逋《山园小梅》,“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的杨万里,“江山也要伟人扶,神化丹青即画图”的袁枚……都把一串串心事藏于文字里,书写成谜一样的江南诗意,又多了一份遐思,一份牵念。而在意大利的加尔达湖,同样为但丁、歌德、卡夫卡、邓南遮等众多诗人作家迷恋,至今能寻觅到他们留下的踪迹;尤其是意大利20世纪的著名诗人邓南遮,在加尔达湖畔的小镇上建造了一座“魔幻城堡”式的庄园,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的17年;梭罗手持一把斧头独自一人走进瓦尔登湖边的山林,在湖岸建造了一座小木屋,临湖思考,度过了两年慢时光,写下了“不必给我爱,不必给我钱,不必给我名誉,给我真理吧”的诗句……

  此刻,倒映在湖水中的风景,不是空灵的幻象,而是一种诗意和现实交相融汇的记忆,让我记住了云中湖、记住了在云中湖畔的所思、所想、所感。不必仿效邓南遮、梭罗面湖而居,只要心中有澄澈的湖水,就足能洗涤掉生活里的一切烦扰,如此,每个人都会抵达湖畔诗意的栖居并非梦想。

标签:抒情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故乡走笔
  • 下一页: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