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叙事散文
  • 正文内容

拾荒

阅读:99 次 作者:艾生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21-02-04 23:03:4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叙事散文作品。

  拾荒,这个词第一次被我真正感知是在三毛的文章里。她提到她小时候的爱好是拾荒,长大的梦想是想是当拾荒者,俗称捡破烂儿。我小时候倒是没有这般大胆狂妄又奇葩的想法。更早知道这个职业是在大人们的念叨中:“小孩子小时候不好好读书,长大了就只能当乞丐或捡破烂”。大人们对这种谋生方式的嗤之以鼻丝毫没有影响到小小的我的小小世界观。喜欢捡破烂,潇洒自在,流浪四方,塞满行囊。

  小时候和外婆外公一起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矮小的屋子四周有茂密竹林、山丘、田野、小溪……在开阔旷远的村庄里,房屋凌乱地团簇成一堆堆,外婆家就在其中一堆。有许多近邻长辈,却没有同龄伙伴。小时候并不会感受到孤独感,自己一个人也能玩的不亦乐乎。那是很小的时候,大概四五岁的年纪。

  我什么都拾,只要自己感兴趣,更确切的说是寻到什么感兴趣的。被丢弃半埋在疏散泥土里的瓷罐,有旧茶壶茶盖、还有许多别的瓶瓶罐罐,没有什么明显裂缝或缺口,不知道为什么被扔了。别人家门前垃圾堆里的各种有趣玩具。尽管它们都破破烂烂十分脏兮兮,但我拾到了便是宝贝了。

  我没有三毛的动手能力,不会收拾。虽然不懂得变废为宝,但它们都是我的心爱之物,陪伴了我的一段童年时光。

  在农村往家里带捡回的东西是极不吉利的蠢行为。被大人训斥过许多次,但我还是在懵懵懂懂中我行我素。外屋的破旧货架柜子下藏满了我这个穷孩子四处流浪捡来的玩具。玻璃弹子、弹弓、铁圈、各种大小形状不一的瓶瓶罐罐、布玩偶、木盒子……杂七杂八的一堆,被我收集珍藏着。

  不出门搜罗新宝贝,一是懒,或没有兴致。再者是实在没什么好捡的了,先歇息几日,让四处被搜罗遍的坑坑堆堆储备新“货物”。闭门在家研究捡来的杂玩意儿,如何很好的把玩,分别赐予自己天马行空为它们想象的离奇身世:天上神仙掉下的神物,古人留下古董,探险家丢失的宝藏……

  这些宝贝不仅为我的童年增添乐趣,也发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独特作用。一个比我大七岁的表姐与我一同被外婆拉扯大。白天她要去上学,下午放学回了家要一边照看着我,一边要忙活烧火煮饭。外婆外公在外忙农活。

  捡到的细铁签可以串上竹笋虫,架在烧菜煮饭的柴火灶里烤来吃,还可串小溪边抓的螃蟹,田野里折的豆角、山坡树上摘的野果子。大大小小小的木盒可以做模具,把浠泥巴将盒子塞满,搁置一边晾一会儿,倒出方方正正的泥巴,便可手捏出规整的泥水缸、沙发、柜子、棺材等来玩。各种样式的瓶罐子,有瓷的,有玻璃的。可以当做花瓶,先倒上水,再插上从山坡上採的五颜六色野花。

  瓶罐子还可做容器,方便制染料。小时候,五花八门的玩法多。首先淘米水可做白色染料,院子里的胭脂花捣碎流出的汁水做红色染料,还有桑葚也可,商路(俗称野萝卜)更好用,但难找。马鞭草,又叫过江藤,混合青蒿草一起剁碎取汁做绿色染料。橘子皮捣碎做黄色染汁。

  四处捡东西也惹出了不少祸事。外婆家与一户人家曾因土地分割拌过嘴吵过架,留下了过节,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有天黄昏时刻,外婆外公正在屋后山脚的地里挖红薯,突然就与那户人家扯着大嗓门对骂,在屋里的我和表姐闻声迅速跑到屋后探究竟。表姐听了个明白后,紧张兮兮的盯着我:“你要倒大霉了,快去转移秘密基地。”天渐渐黑下来了,后山才重归寂静。虽然还没彻底整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我却真的慌了,被表姐吓的站在后屋门前不敢动,静静等着暴风雨的到来。外婆外公回来后,外婆直接放下锄头,便去取屋里门缝里撇着的黄金棍,顿时我就被吓的哇哇大哭。原来是那户人家冤枉我偷了他家小娃儿的玩具,但明明是他们家丢了我去捡回来的,外婆也知道实情,最后也没真舍得打我,只是再次千叮万嘱不要去到处捡东西。

  还有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太小的小孩儿不仅不懂事,还完全不知到什么是危险。在沙土里淘到亮晶晶豆大的玻璃珠子,很是开心,想尽方儿的把玩它,不知不觉就塞进了嘴里,一不留神,滑溜溜的被我吞进了肚。急忙跑回家告诉表姐这个惊诧消息,表姐不信,说:“你要是吞了,早就没命了。”我顿时觉的她瞧不起我,认为我没这本事,便给她描述珠子从喉到肚的清晰感受,她立马放下手里的活,慌忙跑出去找山上的外婆。不一会儿,外婆也慌里慌张跑进屋抱起我直往村头的门诊赶。接近用晚饭的时间,天色已渐暗淡,路上没碰着熟人,有人家的屋顶烟囱里飘出缕缕灰烟。一路很安静,我的手搂着外婆颈子,头倚在她肩上,听见她累的气喘吁吁,汗珠从额头滚落而出,沿着布满松弛褶皱的脸颊一路滑入颈项。

  “没事,这娃命大,没卡在喉咙上,吞肚子里了,后面几天拉屎在外面拉,注意看里面有没有珠子。”门诊太医给外婆服下了定心丸,她终于松了口气。走出门诊大门,外婆一手牵着我,并排沿着石板路往家走,黑夜已完全笼罩,月光照进路旁的水田里,微风吹拂,一片波光粼粼,四周蛙声此起彼伏,路上人家灯火已照亮,昏黄的余光洒在石板上,屋里的高声闲聊与欢笑声传出。我与外婆慢悠悠地安静走着,谁也没说话,我的心里却格外雀跃,不是因为大难不死之福,只因为沐浴在毛绒绒的月光中,享受着大自然恩赐,幸得手里牵绊之人拾起了我,不在抛弃,当做宝贝珍爱着。

  拾荒,是一种大爱,使被主人遗弃之物重被珍视。


标签:叙事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