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听见

阅读:955 次 作者:周天红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2-03-12 16:00: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小说投稿作品。

  阴五爷左手拿碗,用右手的二指拇轻轻敲敲碗口边子。

  阴五爷说,你听听,这是多好的碗。

  来的人把耳朵尽量靠近,静下来听听,随口应上一句,买了。进山来的人就是冲着阴五爷的碗来的。男的女的,老的年轻的,开大车的开小车的,翻山越岭爬山涉水坐车过渡,进到山里来,就一门心思,买阴五爷的碗。

  阴五爷做碗,那是出了名的手艺人。山前山后那些泥巴,在别人手里就是泥巴,不要说卖钱了,下雨天泥烂水滑的让人摔跟头,还烦死人呢。那些泥巴在阴五爷的手里就是碗就能招来客就是卖钱的货。阴五爷做碗烧碗卖碗的手艺,说来也简单。碗烧成了,一看,二摸,三听。看色泽,摸材质,听声音。烧碗也是技术活,其实也不简单。看色泽靠眼力劲。摸材质靠手感和经验。听声音,那就更是个考验人的活了。阴五爷拿起一只碗,习惯性地用右手二指拇轻轻敲敲,再放在耳朵边听,就能说出碗的好坏和出窑的年代。

  正因为有这个手艺活,阴五爷的碗店和窑厂才成天人来人往。

  进山来的人,有看碗的,有买碗的,也有带着碗来找阴五爷鉴定个好坏的。阴五爷是来者不拒一一接待。一个碗匠嘛,说着碗的事儿那就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烧碗的土要取什么样的土。烧窑的炭要用什么炭。火焰要烧到什么焰色。出窑要把握住什么火候。这些话题,阴五爷摆谈起来就口若悬河一句接着一句没完没了。来者都是客。阴五爷拿着碗,一样一样给客人介绍,一个一个敲给客人听,听得客人满意为此。

  阴五爷说,听见了吗,好碗,都是好碗。

  村子里当然能烧出好碗了。一个大山深沟里的村子。到处都是烧碗的好土。那土质,全是黄泥巴,又沾又润,捏起成粑粑样。烧出来的碗釉面光亮,易着色,声音脆性,盛鸡盛鸭装骨头汤好喝,隔一两天都不变味儿。还有就是阴五爷那手艺,做碗烧碗讲起碗的事儿来,让进山来的人听得津津有味,太阳偏西都不想走。阴五爷的碗,村里人指定着买。山外的人开着车进山来买。那些城里的人,你喊着我,我约着你,一个带着一个或一群一路来买。你说,阴五爷的碗能不好吗。

  我不想听好碗的声音,我只想听那半个碗的声音。来人说。

  半个碗?来人一句话,把阴五爷说愣了。一个开着碗厂的碗匠,留着半个碗有什么用呢?阴五爷的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来人。

  阴五爷说,我的全是好碗,没有半个碗。

  来人说,有,你肯定有。

  阴五爷看了来人一眼,低下头,不再说话。

  半个碗。柱子左摸右找,在地上扒拉了半天,就找着半个碗。阴五爷躺在地上,全身无力烂得如泥,站都站不起来。水,水,水。阴五爷的嘴里一直念叨着,要喝水。嘴巴都干裂出血印子了,就等着一口水。

  那里有水呢。山洞在半山腰眼子上,要取水,就得下到半岩下的山壁里,那里有一股泉水。用什么取水呀。周围都是荒山野岭,风吹石头满山跑,没有大的树皮叶子。用手捧着,还没爬上岩洞,水早没了。柱子找来找去,找着半个碗。那半个碗,还是山里人套老鹰捉麻雀引诱放食的碗,早都脏了臭了。碗上都起苔藓了,厚厚的一层。

  半个碗就是半个碗,半个碗救了两个娃的命。

  命。你们这帮人的命,能算命吗?再说了,你们要想保住自己的命,就得把那两个娃的命送走。管家站在老板身边,说起话来比老板手里的拐棍还硬。老板开着碗厂经营着窑厂,势力大着呢。

  阴五爷病了,柱子也病了,好几个工友都病了。

  不管是什么病,要传染人的就是恶病。恶病治不好,就得抓紧把人处理了。老板安排管家。管家更是下得起手。要不,怎么成得了管家呢。

  半夜里,管家安排了几个看管打手。阴五爷和柱子被抬到了窑厂后山的岩洞里,听天由命,等死了。阴五爷还小。柱子稍微大一些。天亮时,柱子醒了。柱子醒来时,找着那半个碗。那半个碗就成了两个娃的救命稻草。后山深沟里,不但有水,还有各种草药。柱子的爹被村子里的恶人打了一顿后,一直就成了老病号。找不到地方说理,买不起药,也请不起医生,就靠山里的草药多活了几年。从小柱子就跟着爹上山采草药。对草药的事儿,柱子懂得不少。靠着那半个碗取水熬药,两个娃的恶病,好了。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带着队伍带着兵来老板的厂子。大家都惊呆了。

  好啊,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一帮人在老板的厂子里烧碗挖窑成天光着膀子破衣烂裳地卖力干着,不要说拿钱走人,就是能把命带出去,那都是做梦的事儿。那厂子,就是个黑窑厂。队伍收了黑心老板的黑厂,解救了一帮兄弟伙的命。队伍走时,柱子也给着队伍走了。看着那个叫柱子的哥给着队伍,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在队伍里的身影,阴五爷捏着手里的半个碗,爬上了回家的那道山梁。

  阴五爷说,你是?

  来人说,我就是那个柱子的娃呀。

  阴五爷说,你找那半个碗做什么。

  来人说,三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爹临去逝时,一直说着那半个碗的事儿。我爹说,那半个碗不只是半个碗,还有他的一个过命的兄弟。

  阴五爷静了静,站起来转身进屋,真取出了那半个碗。阴五爷轻松地一层一层地打开外面的包装,露出了半个碗,干干净净,油亮色的。

  阴五爷说,我这个碗匠,看过的碗千千万万个,这个半个碗,是我一生见着的最好的碗。

  阴五爷拿起碗,用右手二指拇轻轻一敲,声音依旧清脆响亮。那声音,也许好多人都能听见。

  据说,后来,阴五爷的名气和生意就更响了。


标签: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