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烟尘梦麋》

阅读:277 次 作者:彭欣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22-09-30 08:03:09
基本介绍:每次阅读都是精神的涵养

  在一块冰冷的满是青苔的大石头,潺潺作响的流水把我惊醒,我麻木地环顾四周,对着阴森潮湿的环境感到陌生与害怕,这是一片森林树木都很茂盛,把阳光挡住了,我无法分辨方向,我陷入了茫然。

  一阵阵凉风传来,像是没有规律的窜动着,没有风源,树木也没有沙沙声,一片死寂。我被风环绕着,像是乖巧的小狗乞求抚摸,但是它身上的落叶却不停的划破着我的皮肤,鲜血流出,但我没有痛觉。愣了一会神,我便又回到石头上,用手托起河水,水是冰的。我没有去清洗伤口,选择了蜷缩在石头上,静静等待。寂凉的气息蔓延到我的身上,我的眼袋劳累的垂了下去。

  有人来么?没有。

  你不去找人们么?····

  你打算一直呆在这里么?主动去找人们,寻求帮助啊孩子,你不能这样,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嘘——你就不能安静点么?为什么要去,这压根没人。

  可···可他们说会照顾好你的!孩子算我求你好么,就当我想要你帮忙找到人们,好好的活着——好好活着

  脑海里的对话戛然而止,虽然我知道回答的人不是我,但我却鬼使神差地撑着沉重的身体顺着河流向上一步一步地走。河边的草大多是深绿色,石头与泥土镶嵌的参差不齐,一点人的痕迹也没有,破越来越陡,我的脚满是露水与泥沙,手指的指甲缝里也掺满了湿泥。但是还没有到河流源头,我继续爬着。

  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山涧两边耸立着岩石山,我抬头望,看不到他们的顶,我回头抬脚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我的意识模糊了,倒在了山涧边。

  一阵阵言语声细细碎碎,把我吵醒。睁眼看到两个人在我的两侧,只能模糊的看到他们的身影,一个头上戴着荆棘,衣服穿的很少,一个带着乌纱帽,胡子似乎很浓密,他们说着我不理解的对话

  这人你接不接。

  你接试试啊,你接我就接

  焯!你吃素吃多了吧,我接就我接!

  你那里的人你不接谁接。

  ·······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还要继续睡下去么。算了······

  我再次睁眼,眼前十分明亮,过了好久我才发现眼前是一片村庄,村庄里面有辛勤劳动的人们,耕地的牛,鸟儿飞过电线杆在属于她的天空自由的歌唱着,我听到了,听到农民的谈话声,妇女的吆喝声,牛羊走过草丛的摩擦声,小孩子们追逐打闹的欢乐声······

  风吹过我的脸,是温暖的,轻柔的。我站在高处的树下,观看着这一美好的景象,看着,一直看着······我忘记我之前的生活,是美好,是贫苦,只记得在树林里唯一的留宿仿佛一直都是那块冰冷的石头······

  我激动地走下到田埂上,这里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晰,温和。但我的心还是寒冷的,怎么捂都捂不热。我想要加入这里,加入这个美好的地方。但是,当村民看到我伤痕累累却吓得逃跑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怪物!”

  我感到十分奇怪,紧接着,我往村里走,他们都举起了劳作的农具,攻击我,重创我。村民们对我释放的恶意使我陷入了恐慌,我赶忙跑出了村庄,躲到了村外的一个很偏僻的茅草屋,我发现这里没有人,我就在屋里门后的黑暗里躲了起来

  。我想:为什么他们忽然这样,我做错了什么了,我不是怪物,我不是啊······我身上的伤口越来越痛,剧烈的痛。

  我留下了眼泪,眼泪却变成了白色的珠子。我惊恐着,同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中年男人穿着破旧的衣服来了,我的眼睛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他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村庄。”我抱住自己的脸,尽量的蜷缩着。

  “你饿么”

  “不饿”

  “是个人都会饿”他说着就往我嘴里塞了一个干干巴巴的东西。

  我咽了下去,却发现噎住了。他把水递给了我,“慢点吧。”

  “嗯,谢谢你。”

  他不说话了,我已经知足了,有一个人能够这样平淡的讲话。我起身,把白色的珠子递给了他“谢谢你,这就当个纪念吧。我走了”

  正要转身时,他却一把拉住了我:“如果你不建议的话你可以在我这把伤养好,虽然是个草房···”我看清楚了,看清楚了他的脸,是多么的老实敦厚的一个人,眼神满是诚恳和同情,他和我是一类人么。

  “好。”我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他说要帮我找草药敷伤口,好得快。我耐心的等着,一直等着。夕阳快要下山了,我第一次从心里感到了饥饿感。晚上,见他他还没有回来,我疲惫地躺下了,等再睁眼,冰冷的触感让我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一个铁皮箱里了,手脚动弹不得。我小声问:“有人么?”

  “哐哐——”只是传来敲打声,然后又是寂静的。

  黑暗的铁皮箱,仿佛充斥着阴凉的气息,像蛆虫在我的身上爬,只要一放松,好似就会被它们咬破皮肉。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传来了车声与颠簸声,还有男人的愤怒声,是那个中年男人!他为什么在这,他能救我么,祈祷他会发现这个铁箱,拜托了···但我现在浑身无力不能向他求助。

  但是听了许久才知道,这个男人把我卖给了一个研究实验室·······因为价钱不满意打算反悔了,我失去了唯一的明亮,不知道是该要什么情绪,但是我只知道我应该恐惧,愤怒,无奈与无助。但是我却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在这个黑暗冰冷的铁箱里,我只在思考为什么他可以那么的虚假。

  吵闹声与摩擦碰撞的声音在耳边交织着,噪杂的声音让我感觉身体在下坠,一刹那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睁开眼,又回到了那块石头上,又是熟悉的石头,仿佛就是刚清醒,但是疲惫的我又倒了下去。

  我的身体下坠,我抽搐了一下,接着我看见熟悉的天花板和触碰到的被子,这时才真的醒了,躺在床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只思考,我当时是掉到河里了么······我捂住脸。


标签:短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