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内容

整理阳光

阅读:95 次 作者:孑茕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22-11-19 09:25:52
基本介绍:不堪重负的灵魂需要整理阳光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你们可否知道,我是有多么希望能有一天、有一时辰、有那么一瞬间,你们能无意间的问我,“你在做什么?”,就像就像汩汩的溪流问那桥边的红药,小花呀小花,你为何如此安详?而小花的回答,在每个清晨、中午和黄昏,我都在整理阳光。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你们是有多久没能好好整理一下阳光了呢?在每个清晨、中午和黄昏,也学那舒展眉头的丁香,也学那笑靥如花的芳桃,去那温柔的白日梦里,洗一个纯天然的热水澡。梦里没有鸡毛蒜皮,梦里没有柴米油盐,梦里只有千万个安静的老人在藤椅上回忆起妈妈的童话,他们的阴影全都匍匐在地上,连成一片,荫庇着我们酣然熟睡的梦想。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帮我和泥土问问,庄稼的收成还好吗?帮我和微风问问,菜市的价格怎么样;帮我和杜鹃鸟问问,猎人的枪口是否还泛着光;帮我和大理石问问,少年的头颅是否结了霜;帮我和太阳问问,被锁在窗边的每一轮月亮,都还无恙?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夜已降临,它将那月光呈上,白绫一样,邀我同去,邀我同往。冰川纪过去了,我小小的心却满是冰凌,是关雎鸟的哀鸣,是樵夫的独唱,是蒹葭和白芷的芬芳,是桂棹和兰舟的轻飏,在冰封中回响,回响又回响。好望角发现了,我的侧畔却是千帆竞放,比目鱼的畸形的双眼镶嵌在我的两旁,它说,去吧,去吧,那里有最原始的梦想。

  于是我去了。倘若一定要告别,像徐志摩和康桥一样。那么,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请在十五那日暮雨初歇时将我埋葬——不,倘若朽蚀的棺椁敌不住蛆虫的侵扰,不如让最雄壮的秃鹰啃食我的血肉,让最善斗的螳螂栖息我的胸腔。如果那月光注定是一匹白绫,则我愿意挂桂悬梁;如果那山溪必然是一汪毒酒,那我宁愿饮鸩而亡!亲爱的小狗、木头的,亲爱的小猫、塑料的,请用我已经凝成渣滓的墨锭为我立个衣冠冢吧,然后敲着泥盆,唱着歌。因为没有什么值得悲伤,仁厚的地母宽宥我,山腰的穿堂风祝福我,杜鹃鸟欢送我,大理石庇护我,让我免受钢筋和水泥的侵扰……就像窗户和雨一样,像空调和蝉一样,像参宿和商星一样,像太阳和月亮一样。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我必须要去整理阳光,因为有还有太多的阴霾等待清扫。罐装的荷叶莲花,在空洞的秋池绽不开芬芳;一鼎沸泡迭起的油汤,又怎能沉淀任何一缕刺眼的墨香?流言和蜚语织成一张罗网,铜臭的锈针给他编作衣裳,白头的海雕在里面产卵,杂文的野鸡偷生了幼雏。倘若的确有灯,将这黑夜烫出洞来,洞中的光亮就在前方,前方,前方却是一片雾霭茫茫。而我呢?——我行走在贾谊和王勃走过的路上,我呼吸着张良和陈平呼吸过的空气,我的血液积淀着帝国最肮脏的污垢,我的眼眸模糊着历史最厚重的尘埃;文凭和证书埋葬了我的妄想,钢筋和水泥断送了我的奢望;珠光宝气的孔雀嘲弄我丑陋的面庞,狐假虎威的雏雀讥笑我浸血的翅膀。留给我的,留给我的只有贫瘠文字中寥寥的火烧云,以及茫茫烟尘中暧曖的孟春阳。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我已经在整理阳光,与我最爱的新娘。我不是诗人,却想用树叶和竹枝的笔划为你谱写最动人的诗篇,若非羞涩的行囊限制了我的想象,我对你的比喻又何止月光?我不是画家,却想用苔石和老树的文章为你勾勒最美丽的肖像,若非聒噪的言语斑驳了我的笔触,我所用的色彩又何止秋霜?我更不是一个铁匠,一个旦角,一位幽默风趣的朋友,一位玉树临风的新郎……我甚至不能是一名农夫,一个放牧人,却想用最平凡的笔墨耕耘你眼中的幻想,用最偏僻的思想放牧你肩上的自由,若非寒冬的雪夜放逐了我的光芒,你在我眼中又何止阳光?

  可我绝不像失了笔的江淹对你嘲风弄雪,更不像穷了途的阮籍为你披头散发,我要学那面朝大海的海子,可又不去抚慰那冰冷的铁轨,我要为你的每一处山峦、每一条溪流起一个温柔的名字,让它们在每一个初冬的早晨都熠熠生辉。我要在门前种满榆桑,而不止是彭泽的五棵杨柳,还可以坐在上面看东隅的日出。我要在桥边种满红药,而不是为了在维扬打马而过的少年郎,还可以让它陪我们看三月的烟花。我要让渔父和许由都寻不到我们的桃源,我要让庄周和卢生也梦不到我们的花香。养一条蜀山的醉犬,让它叼去阴晴圆缺,让此间再无悲欢离合;畜一只东海的青鸟,让它衔来瀛台的日月星辰,让此间再无惊涛骇浪。此间只有赌书泼茶,此间只有满房墨香,此间只有一位安静的老人在整理阳光。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我还想要告诉你们,我喜欢看从窗缝溜到我桌上的一抹斜阳,不亚于看一朵在水中晕开的墨花。我固然知道“采菊东篱下”,而我所谓的新娘不过是一只野鹤山鸡;知道“对影成三人”,而今宵杯中再不能映出唐朝的月亮;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梦话,而现实只能给我“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呓语;知道“横眉冷对千夫指”,而我却只能俯首献阿……我何尝不知道“举世皆醉我独醒”,何尝不知道“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何尝不知道“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何尝不知道“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但我更知道生活不止苟且,抑或诗和远方,抑或母亲的叮咛、父亲的肩膀,抑或友人的欢笑,抑或人间烟火中看不尽的森罗万象。黑夜注定漫长,而心中净土却从未黯淡微茫,不过浮世一隅,愿得荡涤四方。身旁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身后是明明灭灭的灯火,走在历史星光点点的长河边,不过浮生若梦,过客一场,而倘若此身不曾来过,又怎能见过长夜与黎明,寂寞与繁华?

  亲爱的家人、好友和爱人们,你问我在干什么——在每个清晨、中午和黄昏,我都在整理阳光。

  因为昼短夜长,秋收冬藏。

9.12


标签:治愈,抒情,散文,阳光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单身婚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