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资讯
  • 正文内容

20年,网络文学在中国落地生根

阅读:473 次 作者: 来源:法治周末报 发布日期:2018-05-25 16:55:31
基本介绍:中国网络文学在短短20年时间里迅猛发展,成为中国社会主义文学充满活力的组成部分。

  2017年6月15日至16日,北京作家协会在白洋淀召开网络文学写作新状态座谈会,唐家三少、蝴蝶兰、公子衍、源子夫等40多位网络文学作家参加。

  5月17日,在杭州白马湖畔举行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是全国第一个面向网络作家的节日。

  “我觉得,这是有史以来网文圈顶尖‘大神们’聚集最齐的一次,这次大概有300多位大神。”夜神翼说。有粉丝戏言,在场作家的每年版税总额大概会超过3亿。夜神翼(本名陈杰)是网络文学作家,也是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

  短短一周,夜神翼从济南到杭州,再到北京,辗转三个城市,受邀参加了三场网络文学活动。接连的奔波,让她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于是她放弃了接下来的颁奖典礼,返回了家乡成都。这场颁奖典礼在杭州,典礼上,她被评选为网络作家“百强大神”。

  “从2015年IP兴起,(网络文学相关的)活动就多了起来。去年和今年活动是最多的。”夜神翼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去年我参加了很多活动,每个月都会受邀去一些比较大型的活动,但还是推掉了一些小型的活动,因为太频繁了会影响创作。”

  夜神翼是一名被网友称为“大神级”的网络文学作家。如今她全职从事网络写作。回到家后,5月20日,她发表了朋友圈,“安安心心地码字,舒适自在地陪伴家人,就是美好的生活”!

  如果将时间拨回到20年前,1998年5月20日这天,水利工程专业的在读博士痞子蔡(本名蔡智恒)还没有完成他的第一部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BBS上的连载。他可能无法预料到马上这本书要带来的全球华文地区痞子蔡热潮,他更加无法预料这本书将点燃网络文学的星星之火。

  根据媒体2014年的报道,“说到网络小说今天的繁盛,蔡智恒说自己当时‘难以想象’。他说,网络小说刚出现时,很多人甚至不把它当‘文学’,当然现在还是有人不把它当文学。没想到网络文学迅速燎原,改变出版和写作生态。”

  不仅如此,20年间,伴随着泛娱乐产业的发展崛起,网络文学已经渗入了我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网络文学以其巨大的体量、丰富且充满想象力的原创内容以及多元的类型,成为了一种新的中国文化现象。

  网络文学作家进入主流

  “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与美国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称的‘世界四大文化现象’。”全国政协委员、网络文学作家张威(笔名唐家三少)在参加2018年“共青团中央与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面对面”活动时表示。

  “虽然我们的网络文学没有另外三个文化现象发展的那么好,也没有他们历史久远,但是我们的网络文学却是唯一一个以原创内容生产的样态出现的。无论是好莱坞,还是韩剧或者日本动漫,它们的发展都要依托原创的内容,而我们就是做内容原创的。”张威说。

  稍稍有些了解网络文学的人应该都曾听过唐家三少,《斗罗大陆》《光之子》等多部网络小说作品均出自他之手。今年1月,在阅文超级IP风云盛典(2017)上,身为80后的唐家三少以1.1亿元的版税位居作家富豪榜第一位。而这位2017年收入第一的网络作家的背后,是他96个月5000多天从不停止更新的坚持和勤奋。

  2016年年底,唐家三少当选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2017年年底,中国网络作家村在浙江杭州白马湖挂牌,唐家三少任“村长”。这是全国第一个网络作家村。成立不到半年时间,唐家三少、酒徒、天蚕土豆等50多位知名网络作家相继进驻作家村。

  其实,除了唐家三少,近两年,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作家进入主流。已有8位网络作家成为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还有多名网络作家当选各省、市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

  在杭州举办的网络文学周开幕式上,中国作协首次发布《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2017)》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网络文学用户3.78亿,手机网络文学用户3.44亿。全国网络文学创作队伍约1400万人。

  蓝皮书认为,2017年是中国网络文学多元化发展的重要拐点。与此同时,我国网络文学的相关衍生产业也有了丰厚的积累。而现实题材作品大量涌现,成为2017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创作一大亮点。

  “85后”的云飞(化名)可以说是一名资深网络文学读者,从2003年至今的15年,他几乎每天都要阅读网络小说,开始的时候是阅读盗版网络小说书籍,现在是直接在手机上阅读。15年来,他读过的网络小说已经过千本。

  “现在好的网络小说并不算多,套路化、同质化很严重。很多小说都是看了开头我就猜到了之后的套路。”云飞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但是没办法,看网络小说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像吃饭、睡觉、呼吸一样自然。”

  “遇到脑洞很开,故事离奇,逻辑严密的网络小说我会很珍惜。现在有两本这样的小说,我每天都在‘追更’。”云飞说。

  蓝皮书中还写到,网络文学创作群体不断扩大,作家群体呈现年轻化的趋势。

  根据阅文集团2016年的相关数据显示,阅文集团最年轻的网文大神是1998年出生。新增作家中30岁以下者占78%。日销售过万元作家中,“90后”占据60%。2016年,“90后”活跃作家增幅超过50%。

  1998年,中国网络文学才刚刚有了一个起点。从当年3月22日起,历经两个月零7天共40集的连载,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全然展现在读者眼前。

  一年后,知识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书的纸质版。当时这本书因其随性的风格,放松通俗的表达以及对青春感情的表达,一度被认为是“非主流”,甚至因为其题目“亲密接触”,被一些家长、老师列为“禁书”。

  然而,正是这本“禁书”迅速掀起了网络文学的燎原之火。

  网络文学是大众的文学。网络文学作家蛇发优雅(系笔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自己的写作体会,不似传统文学需要严格讲究遣词造句,最重要的在于情节和故事是否扣人心弦、引人入胜;而且创作网络文学门槛低。

  说到网络文学的兴起,不得不提一家中文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1997年12月25日,美籍华人朱威廉在以124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自己的广告公司之后,创立了一个名为“榕树下”的个人主页。

  回想创办“榕树下”的初衷,朱威廉明确表示:“我做的不是一个纯粹的文学网站。”“榕树下”倡导“生活、感受、随想”。朱威廉想让平凡人执起笔来,在书写生活、抒发情怀的同时,也能传达人文精神,传达力量。

  “榕树下”设置了投稿链接,创作者们第一次拥有了新的创作平台,而普通人通过这个平台也可以成为创作者。文章不需要通过传统纸质媒体如报纸、期刊、出版社的审核而发表,只需投稿发表在BBS、文学网站上。与此同时,读者也增加了互联网的阅读渠道。

  “榕树下”网站曾独家刊载癌症患者陆幼青《死亡日记》、艾滋病人黎家明的《艾滋手记》,在当时引发了整个社会对人生价值的深层思索。

  彼时,像韩寒、安妮宝贝、郭敬明、慕容雪村、宁财神等一帮极富个性色彩的网络文学作家都曾出自于这里。而“榕树下”也一度成为文学青年寄托写作梦想的家园。

  此后,伴随着上网人群的不断增大,网络文学网站也如雨后春笋。1999年,红袖添香网站成立;2000年,幻剑书盟成立;2002年,起点中文网成立;2003年,晋江文学城成立……

  诚然,在这个时期,网络文学作家们的“出路”仍然是在传统出版业。这个时期网络文学仍是免费阅读,专职从事网络写作,基本不会有什么收入。于是,许多在网络上积累了人气的作者开始转向杂志连载作品,也有一些作品直接出版成纸质书籍,今何在创作的《悟空传》、萧鼎的《诛仙》都是彼时的作品。

  在2014年一篇对蔡智恒的报道中,他说自己发现,自从出版社开始出网络小说后,网络小说就变了。很多写手都会想尽办法吸引读者或出版社注意他的作品,以达到出书的目的。

  “在出版社的商业机制还没进入网络前,网络写手的创作动机很单纯,几乎全是抒发心情的作品。现在写手的心态变了,网络小说的样貌因而改变。”蔡智恒说,“很多网站也有了收费的途径,有些网络写手的收入甚至会非常高,这在当初是很难想象的。”

  网络文学2.0:

  走上了产业化之路

  当然,彼时除了转去出版业的作者,还有大量的作者放弃了创作,越来越多的作者流失掉了。

  2003年10月,起点中文网首次尝试VIP收费制度:读者上网看电子版得按章节付费,每阅读千字收费两分。初期起点不分成,读者交两分,作者就收两分。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启动收费制度的第一个月,一名起点作者拿到了上千元稿费,这在当时已是相当不错的收入;不到一年,起点开始出现百万年薪的作者……

  尽管受阅读习惯和付费方式不变的影响,彼时付费用户并没有很多。但自此起,网络文学缓步走上了产业化之路。

  现任阅文集团副总裁兼副总编辑侯庆辰介绍,2005年,起点全年发放的作者酬劳超过1000万元。

  夜神翼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根据她直观的感觉,网络文学发展初期,这个行业中更多的是凭着兴趣爱好在网上写作的人。2005年以后,网络文学的发展越来越快,慢慢地随着付费阅读模式的普及,尤其是到2007年前后,越来越多人有了移动手机,手机支付可以直接从话费里扣,扩大了付费读者人群的数量。

  “到了2011年,我的一部小说《百日契约》在中国移动手机客户端上推广,这部小说的点击率当时在一亿七千多万次,我记得有段时间推广最好的时候一天就卖了3万元人民币。现在一天卖3万元可能不算什么,但在当时,这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夜神翼说,这充分说明,网络文学的市场是越来越大了。

  于是,在这个阶段,除了各大网络文学网站纷纷尝试商业化,也吸引了大批文学爱好者进入了网络文学领域。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夜神翼、蛇发优雅、崔书馨三位网络文学作家,他们都是在这个阶段相继进入网络文学行业,并在这个阶段成长起来。至今,除了夜神翼是全职作家外,蛇发优雅和崔书馨都是兼职作家。记者发现,他们写作的文章类型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对于文学创作的兴趣和热爱。无论收入多少,至今,他们对于写作都没有放弃。

  在这个阶段,不同类型的文学也是层出不穷,写作手法也日趋专业化或同质化,玄幻、仙侠、都市、现实、游戏、历史等都是网络文学的分类。

  作为一个资深读者,云飞对网络小说有一些不满意,读网络文学读得多了,自然可以看出一些同类型文章的套路,有些文章同质化严重,洗稿很明显,读起来很没劲。

  “还有,因为是按字数收费,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太长,并且越写越长,总是不结尾。”云飞说,“《凡人修仙传》就是一部很长的作品,更了有大约7年,我曾放弃了3次。”

  有网友在“凡人修仙传吧”的百度贴吧里感慨,“《凡人修仙传》太长了,能够想到的,任何类型的剧情,都用光了。再写下去,只能够是重复以前出现过的剧情。所以还继续写下去,思路自然就枯竭了”。

  但是,也是在这个阶段,网络文学领域诞生了一些真正的大神,唐家三少、天蚕土豆、南派三叔等。

  网络文学3.0:

  撬动千亿级泛娱乐市场

  自2015年开始,文化产业迎来IP热。网络文学作为IP的源头,带动着千亿级泛娱乐市场孵化发展。

  IP,即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网络文学以其拥有海量的原创作品,拥有更广泛的忠实粉丝受众,被认为是IP的源头。《盗墓笔记》《琅琊榜》《欢乐颂》《战狼》等大小荧幕热映影视都是源自网络文学的改编。

  2015年6月至9月,由网络文学改编制作的影视剧《花千骨》的网络播放量超200亿次,创中国电视剧之最;平均收视率2.66,创电视周播剧之最;最重要的是,手游月流水两亿元人民币,创影视剧衍生产业收入之最。据不完全统计显示,《花千骨》所衍生出的电视剧、游戏等版权产值,已经超过20亿元。

  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欧阳友权认为,优质网络文学IP(原指知识产权)作为内容生态圈的源头,打通内容的生产、孵化、运营、分发的各个环节,将网络文学业与影视业、游戏业、动漫业、出版业链接起来形成产业链闭环。一个基于网络文学IP的,多元协同合作、有机共赢的产业生态圈已经形成。

  2016年,阅文集团整合了起点中文网、云起书院、红袖添香、榕树下、晋江文学城、潇湘书院等网络文学网站,占到了目前市场上的最大份额。

  2017年年底,阅文集团在港上市。根据阅文集团公布数据,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实现收入40.9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0.2%;毛利20.75亿元,同比增加96.8%;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5.56亿元,同比大涨1416%;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经调整盈利7.22亿元,同比大涨746.7%;每股基本盈利0.74元。

  与此同时,掌阅文学、百度文学、阿里文学等也成为网络文学市场中的“诸强”,市场普遍认为,网文产业一超多强的格局已经形成。

  伴随着IP热,网络文学盗版问题似乎也迎来了被清算解决的时机,王军(化名)兼具网络文学的资深读者和版权领域研究人员的身份,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是一次自下而上的整改。

  打造IP才是根本

  尽管已经读了十几年,云飞仍然不愿意“付费阅读”,当通过免费试读在网络文学网站上找到合口味的作品时,他通常会搜索看看是否有盗版资源直接阅读。“通常情况下是有的。”云飞说。

  根据2016年年初,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14年盗版网络文学如果全部按照正版计价,PC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43.2亿元,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34.5亿元,衍生产品产值损失21.8亿元,行业损失近100亿元。

  然而,伴随着网络文学的IP热,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游戏的大热,网络文学本身似乎势头削弱。行业内人士普遍看到,近些年,网络文学大多是在吃以前的“老本”,如今改编的IP作品多为十年前的精品作品。

  夜神翼和崔书馨也看到了这一点。

  “原来我们最看重的是订阅榜的排名,但现在我们已经不太看重这些东西了。”夜神翼说,“现在我们更重视的是网络文学的IP改编价值。”

  崔书馨也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文学作品IP的可能性最多,可以改编成电视剧、漫画、短视频、电影、游戏等衍生都有可能。创作更长久的、多面的、极具个人代表性的作品,打造IP才是根本。

  崔书馨在近几年也有一些新的尝试,“2015年我在韩寒的‘ONE一个’APP上写悬疑小说。2016年新媒体越来越火,有些职场类平台约稿,写起来也很有趣。还会创作一些短篇剧本,之前有个短剧本被歌手赵雷选作MV剧本,我很意外,也很开心。现在的机会真的比以前更多了,所以要积累多一些技能,多做尝试”。

  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首届网络文学周上表示,中国网络文学在短短20年时间里迅猛发展,成为中国社会主义文学充满活力的组成部分。

  她提醒说:“网络文学不应该是金钱的文学,优秀网络文学作家的价值也不应该用金钱的多少来判定。要更加深刻地认识文学与时代、与人民、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息息相关的联系,把社会价值、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这是中国网络文学继续繁荣发展的根本前提。”

标签:网络,文学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