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杂文
  • 正文内容

讲一场现代文学课

阅读:349 次 作者: 来源:深圳商报 发布日期:2018-06-22 08:38:41
基本介绍:

  民国还可以这样读:鲁迅是一座山,但张爱玲是一条河;如果巴金是朱古力牛奶,茅盾是卡布奇诺,老舍是红茶,那周作人就是上乘的龙井;如果让李安来拍丁玲《我在霞村的时候》,可能比《色,戒》b还好……2016年,腾讯“经典课堂”栏目将学者许子东在香港岭南大学的中国现代文学课录播为公开课。这门课原本是针对中文系的大一新生,没想到播出后,不仅香港学生喜欢听,内地的观众也很热衷。

  最近,理想国联合上海三联书店,把这门课的讲稿结集成《许子东现代文学课》出版,许子东还特别开列了进阶书单、经典作品选读和大师创作谈,为爱好文学的读者提供了一份精华讲义。该书日前在北京举行新书发布会,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着名媒体人梁文道与许子东四位嘉宾,就中国现代文学展开对谈。

  学院派里活跃的思想者

  孙郁曾邀请许子东在中国人民大学讲张爱玲研究,每堂课都是人山人海,非常有魅力。

  孙郁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国人迷信理论,用从西方传来的思想来解读文学,但许子东不是,他的《郁达夫新论》从文本的原点出发,从郁达夫的每一篇作品的细节出发,打捞出一些有趣的意象,然后加以阐释,充满了诗意和哲思,写出了很多自己的东西。后来他的研究往不同领域延伸,每触及一个新领域都有惊喜。“许子东是学院派里活跃的思想者,他用非学院派的方式来表达对于远去的文化群落、知识群落的认知,同时又融入了学院派的智慧。所以大众喜欢他,象牙塔里的人也喜欢他,这样的学者很少。”

  在孙郁看来,这也是《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一书的特点。这本书从鲁迅到张爱玲、沈从文,林林总总写了很多人,对于青年人,对于还不太了解现代文学的人,是开启智慧的一本书,像一个文学地图的绘制者引领我们去造访这些奇妙的文本。“他的阐释是有温度的,这在目前的大学教学里很少见。”孙郁说。

  文学史也要娓娓动听

  《狂人日记》诞生已经一百年,百年以前,类似鲁迅、郁达夫这样的中国现代作家以拯救下一代、唤醒中国人为使命,创作了大量发人深省、针砭时弊的文学作品;百年之后,各式各样的网络直播泛滥,现代文学的声音却面临被湮没的危机。该如何借助流行的直播渠道传播优秀的中国现当代文学,成为学者们共同关注的焦点。

  “现代文学三十年,当代文学七十年,当代文学是从现代文学过来的,要理解了现代才能理解当代。”陈晓明说,“中国的现代文学史的书,大概有七八十本。目前内地最有名的一本文学史是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温儒敏、吴福辉三位先生的《现代文学三十年》,是大学最重要的一本教材。但上海才子郜元宝说,中国现代文学史没有故事,因为多半是从历史的观念出发,理性有余,感性不足。勃兰克斯的《十九世纪文学主流》之所以了不起,就是能把故事融入精彩的学理研究。”

  陈晓明认为《许子东现代文学课》重现了现代文学的现场,这是和其他中国现代文学史相比最重要的区别。“从人物、从事件切入,充满故事的生动性,不论讲鲁迅还是讲张爱玲,都是在故事中展开文学史的情境,尽可能重现那个时代的氛围和情调”,他表示,特别在今天,审美变成人们生活第一要义,文学史也应该讲得娓娓动听、引人入胜。

  文学不怕老不会过时

  在学界,许子东成名很早,当年不只为老先生欣赏,在青年学者中也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1984年,他凭借成名作《郁达夫新论》在学界崭露头角。他率先从文学的体验、从作者的个人气质出发,捕捉到新的主题,开启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新路径。如今,许子东又把很多新的见解、更深化的思考浓缩在《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中。

  梁文道说,《许子东现代文学课》里,有很多令人会心一笑的判断,看似用很轻松的方法来展示,后面却蕴藏着很深刻的见识,牵涉很多复杂的社会问题。许子东同意梁文道的看法,他还指出,鲁迅“铁屋中的呐喊”当年唤醒了沉睡的中国人,而今天看看抖音,却深感“他们还在睡觉”,如今的社会潮流,是《爸爸去哪儿》《天天向上》,是娱乐至死,“启蒙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许子东说。

  现场提问环节,有读者问许子东,为什么文学、文化、思想上的进步远远赶不上科技的进步?许子东回答说,因为科学追求进步,文学从来不追求进步。“我们最好的文学是《诗经》,文学不以变化发展为荣。文学是不怕老的,不会过时,只有好坏,没有新旧”,他说。

  最近,许子东正在录制一个音频节目,叫《重读鲁迅》。他说:“‘五四’一百年了,鲁迅的话就像昨天说的一样。必须要有所回顾、有所反思,作为学者,这是责无旁贷的。”


标签:文学,作品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