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其他 作文
  • 正文内容

妈妈和垃圾分类的故事

阅读:3663 次 作者:李瑾琳 来源:征文网 发布日期:2018-12-13 12:13:00
基本介绍:“垃圾分类谁最美”主题征文暨手机摄影征集活动主题征文·环保感悟类一等奖作品。

  我一直跟人“标榜”我是个环保主义者,你看,我了解雾霾的构成和危害,深深地为垃圾填埋和焚烧对环境造成的污染这种事情忧虑着,知道“地球一小时”、“六五”环境日、“九二二世界无车日”等等活动的重大意义。所以,当小区开始实施垃圾分类的时候,我便积极地向我妈普及垃圾分类的各种知识。

  我妈第一次听我说的时候,她说:“垃圾减量?这不是我一直都在做的事情吗?”

  我想了想,还真是。

  在以往的日常生活中,我跟我妈在“丢东西”这种事情上一直存在着深深的“隔阂”。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也常常发生“争吵”。比如:

  她嫌弃我削的苹果皮太厚,我反驳,“也就少吃那么一口半口,皮削得太薄,麻烦!”

  她嫌弃我洗衣服用的水太多,我反驳,“万一洗不干净怎么办?麻烦!”

  她嫌弃我为了擦掉一点脏东西用掉一张餐巾纸,总劝说我用抹布。我反驳,“麻烦!”

  她的口头禅是:“这种东西还有点用处,别先急着丢。”而我总是吼她:“你觉得用我们家x万元一平米的房子放这些不值一文的破烂儿真的好吗?”

  自从开始实施垃圾分类以后,我对照了一下垃圾分类的原则和我妈的行为,觉得,这可不就是我妈妈一直在做的事情吗?

  比如:她会把我每次收快递的盒子拆开,叠好,放在阳台上,攒到一定数量以后,就叫小区里收破烂的阿姨来卖给她。家里用旧的毛巾可以改做抹布。还算完整的旧衣服则送到小区的旧衣回收箱里。淘米水用来浇花。在我们小区没有垃圾干湿分类的时候,她会把一些菜叶子果皮沤花肥,所以我家窗台上的花总是开得格外茂盛。因为吊兰长得太好,还被人偷偷剪走,而我妈看了也不生气,说,他(偷花贼)剪去自己种种也好的。

  开始实施垃圾分类以后,我妈妈当然非常积极地参与社区里的这项工作。

  中秋小长假,我回家惊见家里多了几大包垃圾袋。原来她作为楼组长,要到小区里去做垃圾分类志愿者,帮助发放居委会的告知书,宣传册,以及小礼品——每家两小卷垃圾袋。

  考虑到她跑楼道时要拿的东西实在太多,而我又正好在放假,所以我不得不陪着她一起去发宣传物。我俩出门的时候在电梯间碰到隔壁的大姐,她看我们拿着大包小包,问我们去哪里,我们说“去宣传垃圾分类啊”。大姐很明确地表示,“我是不会分的,太麻烦了。”我听了心里有气,却只能一言不发,我妈依旧笑咪咪,说:“能分还是要分,现在垃圾都没有地方埋了。”说着顺手塞给那大姐一份宣传单页,“了解一下,知道知道。”

  跑楼道的时候,大多数人,要么看在我妈的面子上,要么看在垃圾袋的面子上,多数还是挺和气地收下了宣传册和垃圾袋,签了收。但是也有人皱着眉头表示,这个事情恐怕……很难。

  我妈还是笑嘻嘻地说:“再难,也要做啊。以后垃圾要强制分类了,养成习惯就好了。”

  去敲门的时候,当然也会碰到有人不在家;有的人,听我们说明来意以后,一言不发,“砰”的一声关上门;还有明明屋内有脚步声,可任凭我们怎么敲门,里面就是没人应。我感慨:“只是宣传就这种态度,真要让他分类还不要他命啊。”我妈说:“这种事情要是能一步到位,就没有那么难了。慢慢来吧。我们下次再来找他们。”

  又过了一段时间,她问我有没有关于“垃圾分类”的宣传资料,说她自己的都发完了,忘了给自己留一份。我问她要干嘛。她说,她要代表楼道参加社区里的垃圾分类知识竞赛。我给她用手机搜罗了一堆网上的资料。于是一连好几天,回家后就看见她戴着老花镜,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手机,口中念念有词,还对我跟我爸说,厨余垃圾大部分属于湿垃圾,但是猪大腿骨则应该归入干垃圾云云。又过了几天,我妈很开心地跟我说,她所在的楼道小组获得了垃圾分类知识竞赛的第一名,获得了终极大奖——一盒三联装的“上海女人”牌雪花膏。经常看见她在楼里跟人普及垃圾分类的知识。

  自从开始“垃圾分类”的活动以后,我妈还是一如既往地过着她的日子,但是我跟她的“争吵”明显减少了,而我也不知不觉向我的妈妈“看齐”了。我想,其实我只是一个自以为是了解一些环保知识的普通人而已,却并没有什么行动。而她,可能没那么多理论知识,却在每日柴米油盐的日常里,用行动践行着一些朴素的原则,不急不躁地做着她认为正确的事情,也感染了身边的一些人,收获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快乐和幸福,也许,这才是更加难能可贵的吧。

标签:作文,征文作品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