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梅山绝恋

阅读:398 次 作者:低唱浅斟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8-12-29 14:39:00
基本介绍:

  (1)

  美丽的梅山,海拔五千多米,山峰直插云宵,烟雾缭绕,象是一层神秘的面纱。梅山的气候堪称一绝,哪怕是盛夏季节,山下烈日炎炎似火烧,梅山的山顶依然寒气逼人,囤积的积雪,终年不化。

  这是一座神秘的山,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天庭里有位仙女向往人间男耕女织、自由自在的生活。她一天到晚坐在门口,朝下看。梅山脚下有一片茅草房,有一少年,虽然衣衫褴褛,但眉宇间散发着美少年迷人的气质。他经常早上背着弓剑进山,晚上归来时身上就挂着一身的猎物,仙女看着看着就把一双慧眼看直了,看呆了,看得她春心荡漾。

  天庭举行盛会,这机会千载难逢,她趁父王母后和姐妹们都在赏花时,偷偷地溜出了天庭,飘飘然地下凡到了人间,与英俊少年结为伉俪。后来,天庭的父王母后知道了,勃然大怒,在他们看来,这事有辱天庭门风,伤风败俗,他们怎能容忍?父王亲自带着天兵天将,腾云架雾,气势汹汹要捉拿女儿回天庭受罚。可怜那少年眼睁睁看着心上人被抢走,心急如焚,他不顾一切地爬山,追赶着,仙女死活不愿再回天庭,挣扎着不走。

  到了梅山山顶,仙女挣脱天兵天将,纵身一跃,就飞出了少年身边,他们紧紧抱在了一起,任凭天地间雷电轰鸣着,张牙舞爪地撕扯着天空。

  父王,我心已在凡间,你就成全我们吧。仙女如泣如诉的哭喊声掩映在着风雪声里,在天地之间回荡着,久久不绝。

  父王发怒了,厉声咆哮:不愿回天庭,这里就是你们的葬死之地!然后就抽出一把宝剑,嗖地一声就飞向了少年和仙女,顿时就有一股热血浓墨重彩一般涂抹在天地之间。

  后来,少年和仙女就化作了两座山峰,永远相依相伴。

  这传说,增添了梅山的神秘。很多怀有好奇心的人们尝试着想爬上山顶,但山路陡峭,险象环生,他们绝大多数都无功而返,留下了一声声唏嘘。但有两个人,十二年来,每年清明节前后,他们都携手爬上山顶,然后把一束鲜花搁置在一块岩石边上,静静地站立着,神色凝重,轻声地说:小冉,我们来看你了。

  他名叫梅险峰,三十二岁,是省城一家大企业的老总;她叫舒月,是梅险峰的妻子。山上长眠着一个人,她名叫陈小冉。

  (2)

  梅山脚下的那方小镇叫草铺镇,十二年前,这镇上有一对青年男女款款地恋上了,男孩名叫梅险峰,女孩名叫陈小冉,男孩气宇轩昂,女孩楚楚生辉。一样年轻,一样青纯亮丽,天造地设,如诗一般的般配!

  梅山脚下绿草如茵,梅险峰、陈小冉背靠背,头挨头坐在一块青石板上,仰望着蓝天白云和梅山的两座山峰,心思便凤凰涅槃一般飞向了山外的世界。

  梅险峰说:小冉,将来我们就翻过这座山,去山那边的世界,山那边的世界很精彩。

  陈小冉说: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我们怎么上得去?

  梅险峰说:我们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不就可以空中闻天鸡了?

  然后两人都笑了,这是一对知书识字,志趣高雅的男女。

  陈小冉说:我要你在这山上架上索道,我坐上索道一呼啦就上到了山顶,再一呼啦就到了山的那一边。

  梅险峰说:总有那么一天,我要把这神秘的梅山开发成风景旅游胜地。

  他们的恋情如火如荼,却遭到双方家长的强烈反对。梅险峰的父亲对他吼道:你要是再与陈小冉来往,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陈小冉的母亲对她说:小冉,妈求你了,别再和梅险峰来往了,声泪俱下。

  是什么让两家家长如此绝情,要赶尽杀绝一般对待他们的恋情?说来话长,多年前,梅家和陈家是镇上的两大名门望族,为争得镇上的霸主地位,两家经常刀枪相见,小镇上经常刀光剑影,硝烟弥漫。在那场决战中陈家的一把利剑穿透了梅险峰的祖父的胸膛,他在咽气的那一刻抓住梅险峰父亲的手,一字一顿地说:我们梅家与陈家誓不两立,誓不两立啊。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在那场决战中陈小冉的爷爷失去了一只胳膊。从此,两家就不共戴天!同在一镇,却是老死不相往来。

  (3)

  两家人棒打鸳鸯的做法没能奏效,两人的约会更加秘密了,更加坚定了,爱情在两个人的心中已象磐石一样坚不可催。

  两家都同时使出了杀手锏,梅险峰,陈小冉都被关了起来。

  那房子如铜墙铁壁一样坚固,陈小冉插翅难飞,她茶饭不思,能做的事只能是呼唤着梅险峰的名以泪洗面,身材瘦了,眼眶大了,秀气的眉目也有些凌乱了。

  家人给小冉说了一户人家,是附近一家豪门大户的儿子,大小冉十多岁,一身的狐臭,一脸的麻子。小冉死活不从,对她父亲说:上辈人的恩怨为什么要强加给我们呢? 泪水就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父母是吃了称砣铁了心,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她爸叫人把窗户又订了两根粗木条,然后就愤然离去了,就等着第二天花轿来把她接走。

  夜,慢慢地拉上了帷幕,在空荡荡的房里,小冉发疯一般叫喊着,用力拍打着窗户,手拍肿了,渗出了血。然后就嘤嘤地哭泣着。一整夜,小冉没有合眼,眼睛肿得象樱桃。

  快天亮时,她听到好象有人在拍打着那订死了的窗户,然后听到了轻细的声音:小冉,小冉。是险峰!小冉一阵兴奋,猛地就冲向了窗口。真是险峰!隔着那面钉死了的窗户,陈小冉又一次泪水澎湃。

  窗内,陈小冉说:险峰哥,带我走吧,离开这里。

  窗外,梅险峰说:好,我们这就远走高飞。

  梅险峰说完就拿出准备好的锯子,哗哗啦啦地锯窗户,不一会,窗户就支离破碎了。小冉兴奋得跳了起来,很顺利地就钻了过去,一下子扑到在梅险峰的怀里。这时,两人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心里一下子就收紧了,开门的人是陈小冉的母亲,等她发现小冉已从那坚如牢笼的房间里脱逃时,梅险峰已拉连着小冉往镇外跑去了。

  他们回头望时,一群人已追了过来。小镇的三面都是一马平川,另一面是一座大山,梅险峰拉着小冉果断地朝着梅山的方向跑去,身后的人在大声喊:往哪跑呀?不要命啊?

  两人拚命地跑,然后在山林里穿梭着,终于听不到身后的人的叫喊声,两人停下来,喘着粗气。自由了!自由了!两人都抑止不住内心的激动,翻过了这座巍峨的梅山,外面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爬山的历程是异常艰难的,但人的能量也是无限的,那能量必须有坚定的信念才能激活,那信念是他们心中的爱情之火。当他们终于相拥着站在那座山上时,山上却下起了大雪,狂风劲吹,天地间一片迷茫混沌,两人已是精疲力绝。一股狂风吹过,相拥着的两人就刮到很远,陈小冉脚下扑空,两人就一起倒下了,陈小冉落在了悬崖之外,梅险峰趴在悬崖边紧紧拉着小冉的手,小冉被悬在空中,梅险峰拚尽全力把小冉往上拉,不但不能拉起小冉,他自己在山地的岩石上一点一点往下滑。小冉哭喊着:险峰哥,快松开我,你不能死。梅险峰大声喊道:不,不…..突然间,梅险峰下滑速度加快…….一对恋人在风雪中陨落悬崖下。

  (4 )

  梅险峰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简陋小屋里,有一位衣着简朴不施粉黛却粉面含春的女孩坐在床边,象一朵盛开的白莲。她的美天生丽质。她转头时候发现梅险峰醒了,就惊喜地叫了起来:妈,他醒了,他醒了。然后就有一个老年妇人从外面屋子走了进来,端着一只碗,热气腾腾,梅剑梅立即闻到整间屋里有香味飘逸着。

  “小冉呢?小冉在哪?”梅险峰艰难地张开了嘴。女孩不说话,把他头部垫高,然后给他喂汤,他摇摇头。

  “小冉呢,我的小冉呢?”

  “和你一起的那位女孩吧?把这汤喝了,我再慢慢告诉你。”

  “小冉呢,我的小冉呢?”梅险峰的声调提高到了极至。

  女孩放下碗,然后慢慢地告诉他原委,象是讲述一个陈封了很多年的故事: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三天前,是一个地质考察队的人在梅山上救了你,那个地质考察队那天正巧去考察梅山奇特的地形地貌,他们装备精良,但那场暴风雪还是让他们始料未及,你和那位女孩相拥在山岩上时,他们正被暴风雪逼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下面,队长是一位仁慈宽厚的山东汉子,他朝你们呼叫,声音被淹没在风雪之中,然后就看到你们被暴风雪卷走了。山东汉子带人找到了你,你已昏迷在雪窝里,那位女孩却不见踪影,下面是万丈的峡谷,山东汉子说,她一定是跌下去了,生还的希望很渺茫。地质队员把你背下山,把你留在了我家里。

  这段陈述女孩讲得断断续续,支离破碎,她发现这位英俊男子的渐渐变得更加沧桑。

  “啊…….啊…….小冉!” 梅险峰大叫几声,撕心烈肺般的痛楚,然后就号啕大哭起来,身边的女孩也陪着淌下了两行泉水一般的热泪。

  后来,梅险峰才知道这个地方已是梅山的另一面,这地方是一个小村庄,这个女孩名叫舒月。

  (5)

  岁月无痕,依然挺立着,直插云霄的是这巍峨的梅山。十二年了啊!十二年,梅险峰来过这里十二次。这一次,梅险峰不是和舒月一起来的,他带着一个小分队,全副武装,坐直升机来的,还带了好多先进的测量仪器。梅险峰准备在这山上投资几个亿的资金,把这座山开发为一片旅游区,实现十二年前陈小冉的一个梦想。这次就是来考察的。

  直升机停在山上的一块空地,十几人的小分队下了飞机就分头行动。从山顶四顾,群山连绵,积雪点缀着青色的山峰,梅山更显得素静庄重。他们摆弄着测量设备,记载着数据。梅险峰又一次站在那块大岩石上,他在想,以后要在这里为小冉树起一块石碑,让来游玩的人都知道有一位美丽的女孩长眠在这里。正在想着,他的对讲机响了,队员中的小冯大声说:“梅总,这边发现了情况,在雪窝里发现一具尸体……”。梅险峰心里象电击了一般战栗。

  他问:“你看见是男是女?穿的是什么衣服?”

  “是一具女尸,穿一件红色的花袄。”对讲机里小冯说。

  是小冉?梅险峰疑惑着。赶到那现场时,队员们已把那具女尸从雪窝里扒了出来。真是小冉!梅险峰感觉到全身的血都冰凉了,他浑身发抖。小冉闭着眼,但脸色依然娇好。梅险峰感觉到时光一下子就倒流到了十二年前,好象眼前的小冉只是睡着了,随时都会醒过来。梅险峰跪下来,捧着小冉的脸,泣不成声,“小冉,是你吗?我对不起你呀!”泪水滴在小冉的脸上,融花了她脸上的雪片。

  梅险峰感觉到小冉的身体好象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他突然荫生了奇怪的想法:小冉没死!小冉可以活过来的。

  梅险峰抱起小冉,然后大声说:“送医院。”

  那几名队员奇怪地看着他:“梅总,可是…..”

  梅险峰已疾步朝直升机那里走去。

  (6)

  飞机很快就降落在省城最好医院的停机坪上,医生、护士一阵忙碌后,陈小冉躺在了急救室里。医生问:她停止呼吸多长时间了,梅险峰迟疑片刻后说:就一会。

  心脏起博器一次又一次加大电压,一次又一次象拳击手擂击着小冉的胸部,但那颗心脏依然岿然不动。主治医师挥了挥手说:加到最大吧!电压已加到极限。又一剧烈震动过后,示波器显示有了微弱心跳,她活过来了!

  天啦!她活过来了,太不可思议了,小冉沉睡了十二年后,又活过来了。但是她的身体状态虚弱到极点,暂时还没醒过来。

  在医师办公室里,主任医师黄教授听完了梅险峰的陈述,立即张大了嘴巴,一脸兴奋的表情。多年以来,黄教授就在从事假性死亡的研究,可是难遇到一个案例,这是千载难逢研究的机会,他这个课题如果研究成功将在世界医学界树起一座划时代的里程碑。

  黄教授用比较通俗的语言给梅险峰作了解释:动物植物,只要有生命特征的都有会气场伴随,气场在,生命就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不是仅仅指心脏停止跳动,更重要的是气场的消失。一般情况这动物植物的气场都是独立存在的,不能互相吸纳和转换,但在特定的情况下条件具备就可互相转换和吸纳。小冉就是这样一特例,她被压在雪下面,低温保鲜着她的身体,雪给了她足够的水分,雪里丰富的矿物质给了她营养,她周身气场已由动物类型转化为植物类型。所以在雪地里陈小冉象一颗松树一样存活了十二年。

  (7)

  三天之后,陈小冉醒了,她这一觉睡得时间忒长,睡了整整十二年。她睁开眼睛时,梅险峰、舒月,还有医生护士都守在床边。陈小冉的眼神却是一片茫然,梅险峰轻轻地叫了一声:“小冉,你还认识我吗?”

  陈小冉说:“你是谁? 小冉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啊?”小冉的眼神满是疑惑和惊恐。

  床边的人,面面相觑。

  小冉失忆了,以前的事她一点不记得了。她的记忆一片空白,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象是硬盘被格式化了一般。

  后来,小冉就知道了她自己姓陈,叫陈小冉,她的家乡在梅山脚下的一方小镇,她还知道了她自己的生日。这些都是梅险峰一点点告诉她的,她躺在病床上,听梅险峰娓娓道来。象是听着另一个人的故事,有时她会禁不住插嘴:她后来怎么样?梅险峰这时会告诉她:“不是她,是你。我讲的是你。”

  小冉就会说:“是我呀?哦。” 过了一会又会不得要领地插嘴:“那她后来怎么样了?”

  小冉的记忆里在慢慢地写入信息,存盘。

  梅险峰讲完那段风雪中遇险的故事后,小冉望着他,好久才说:“你是一位作家吧?真会编故事!”很感人的故事。 梅险峰哭笑不得。

  一连串的故事络印在了陈小冉的脑海里,但她根本不可能把故事的主人公锁定成她自己和面前这位成熟洒脱帅气的男人。

  (8)

  陈小冉继续在医院按受观察治疗,不能下地。黄教授每天好几次到病房查看询问情况,到了晚上就一头扎进浩瀚的医学书籍里,寻求一种科学合理的治疗办法。梅险峰每天都会来病房里,有时带来的是一袋水果,有时带来的是一罐鸡汤,舒月来得更勤,有时她会在病房里呆一整天陪着小冉。

  不久小冉的情绪就稳定下来了,她叫梅险峰险峰哥,叫舒月嫂子。舒月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如同打翻五味罐。

  晚上,梅险峰和舒月躺在床上,说着话,讲着小冉的病情,舒月慢慢地就嘤嘤地哭了起来,梅险峰扳过她的身子,抱紧了她,却找不到一句宽慰她的话。他爱舒月,那一年,梅险峰是她精心护理后才康复起来的,她那天和村里人一起上山寻找小冉,差点就滚落到山岩下。后来又陪着他一起到省城创业,从摆地摊起步,梅险峰有今天如此大的成就,与舒月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她每年的清明还陪他一起上梅山看看小冉。对舒月,梅险峰除了爱还有感激动和感动。

  “我不是难过,我是替你高兴,小冉活过来了,命中注定你们是天生的一对。等小冉再康复一点,我们就去离婚。你不能负了她,你们结婚吧。”舒月说着,声音轻轻柔柔,梅险峰听得出那是真心话。

  梅险峰再也忍不住泪眼滂沱,“别说了,舒月,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我爱你,永远爱你,小冉是我妹妹,她还很虚弱,记忆里还是一片空白,现在重要的事是让她及早康复。”

  黄教授的治疗办法桌有成效,小冉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但记忆没有一丝恢复的迹向,小冉会经常望着窗外,喃喃地说:我是谁呀?我倒底是谁?真如险峰哥所说的吗?那我的爸妈呢?那方小镇在哪?小冉的脑海里无数个问号地翻滚着。

  (9)

  梅险峰依然每天都去看小冉,而舒月就不离病房半步了。但梅险峰最近明显地感觉到身体不适,感觉胸部在隐隐作疼,梅险峰想可能是最近一阵比较辛苦造成的,可是那疼痛一天一天加剧,还向腹部漫延,有向全身漫延的趋势。他没有告诉舒月,怕她担心。

  他趁去看小冉的时候,找到了黄教授,黄教授认真地检查后,脸色又一次突变,初步断定这又是一个很特殊的病例!医学上叫作基因突变性心脏病,患病的原因是身体基因突变,引起供血系统的异常,该病全世界也就不到一百例,无一生还,都是最终心脏绷裂而死。从患者感觉疼痛到死亡都是一个半月的时间。目前英国的科学家已在研究治疗这病上有突破性的进展,几个月之后就应该有确切的治疗办法,可以挽救患者的生命。黄教授没有告诉梅险峰实情,而是让他第二天早上空腹再来做些检查。

  送走了梅险峰,黄教授就给英国的同行打电话,问这种病的研究情况,同行告诉他,已有突然性的进展,可望在三个月研究出特效药。三个月啊?就这三个月的时间多关键,梅险峰的病哪能等三个月?

  黄教授苦思冥想,想到了自己目前正在从事研究的那项课题,虽没完全的把握,但进展很顺利,特别是有了陈小冉这个案例后,研究工作有了实质性的结果。

  第二天,黄教授让梅险峰做了全身检查,然后就确诊了。

  黄教授说:“我和你太太谈谈吧。”那表情已明白地告诉了梅险峰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梅险峰说:“黄医生,别瞒我了,我受得住,你就告诉我吧,我的生命还有多少时间了?” 黄教授叹了口气,眼前这位坚强汉子的表情让他一下子丧失了说谎的底气。

  “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黄教授实话实说了。

  并没有悲哀忧伤的表情袭上梅险峰的眉宇间。生命就这样要走到尽头了?他想到了小冉、舒月、还有他正如日中天的公司。不禁从心头涌动着巨大的痛楚和沧桑。

  沉默了片刻,梅险峰轻松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黄医生。我得走了,我得抓紧时间,好多事得处理。

  梅险峰站起来,准备离去。黄教授一把拉住他,又让他坐下,然后说:你也不用太失望,大洋彼岸这种病的特效药马上就会研制出来。

  梅险峰问:“那要多长时间?”

  黄教授说:“三个月时间。”

  梅险峰说:“那有什么用?那时候我已被装在骨灰盒里了。”

  黄教授说:“但要是在这几个月里能把你封存起来,也许就能救你。陈小冉不是在雪地里封存了十多年吗?”

  梅险峰诧异着:“您的意思是…..?”

  黄教授说:“是的,简单点说吧,就是用特殊的办法你冷冻起来,等到大洋彼岸的特效药出来了,再把你解冻治疗。”

  梅险峰听得一头雾水,黄医生可是名教授,在国际上都很有威望的。梅险峰别无选择! 他站起来时就有一阵剧疼在全身弥漫。

  (10)

  这几天,梅险峰以惊人的毅力做了很多工作,他安排好了公司的事,写了遗嘱,还找律师做了公证,他想要是黄教授的方案失败了,也不至于让他蒙受不白之冤,甚至会担上杀人的罪名。

  梅险峰去向陈小冉道别时,提着一罐鸡汤,舒月也正在那里,病房里春意盎然,舒月正讲着在小冉沉睡的十二内,世间的沧桑变化,小冉瞪大了眼睛,专注地听着,时不时会插上一句:“那后来呢?”

  梅险峰踏进病房时,舒月、小冉都望着他笑了笑。

  舒月说:“让你险峰哥给你讲吧。”

  梅险峰说:“还是你讲吧,我是来向你们告别的,我要出差,时间比较长,要三个月的时间,是跑梅山的旅游项目。”

  舒月一下子就愣住了:“出差? 三个月?这么久的时间?”

  梅险峰说:“是的,我得马上走了,十一点钟的飞机,先去美国,然后还要去好几个国家,小冉就拜托你照顾了。” 梅险峰想在那多呆一会,但是一秒也不敢呆了,他明显在感觉到痛楚开始向全身弥漫,他担心舒月会看出端倪。

  “险峰哥,早点回啊。我等你回来给我编故事呢。”小冉说着,嘴角上扬着调皮和撒娇。

  梅险峰望着她笑笑,转身走出了病房。快速上了一辆奔驰小轿车,眼睛里已是迷茫的大雾。

  前一天全国最知名的医学专家来了七八位,在会议室里研究讨论了一整天,黄教授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和自己的方案向各位专家和盘托出,专家们唇舌交战,最后达成了一致意见:方案切实可行,风险很大。但一致赞成实施方案,原因是:实施方案,梅险峰就有一线生存的希望。如果不实施方案,梅险峰的生命一个月之后就走到尽头了。

  就在那天下午,梅险峰被全身麻醉后,又被推进了全世界第一家特殊的冷冻室。

  (11)

  在舒月和陈小冉看来,这日子过得忒慢,度日如年,他们计算着时间,盼着梅险峰回来。舒月还是每天来照看陈小冉,她身体状况恢复得很好,脸色白里透红,已能稍稍走动了。

  “怎么电话也不来一个呢?”在病房里,舒月常常就喃喃自语。

  “险峰哥怎么还不回?”在病房里,陈小冉常常喃喃自语。

  舒月给梅险峰的公司打电话,接电话的小姜礼貌地说:梅总说他这次出差比较特殊,不能与外界联系。我们也没接到他的电话,公司好多事等着他回来作决定呢。

  舒月陈小冉做梦也不会想到,梅险峰正静静在躺在这家医院另一栋楼的一个特殊的房间。

  三个月的时间终于到了,从英国空运过来的特效药的样品搁在了黄教授的案头,他神色凝重看着那瓶药良久,作为知名的专家,他依然感到周身的紧张,他把救治方案看了一遍又一遍,生怕遗漏点什么,生怕有点节外生枝。但如果成功那将是医学界的一奇迹,其影响是深远巨大的。

  梅险峰从特殊的冰箱里被推出来时,距离他进去时正好是一百天。各种先进仪器准备就绪,到场的医生护士都是全国一流的,施救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进行得很顺利,五个小时过去了。就剩下最后一步了,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步做完后梅险峰应该出现轻微的心跳反映,黄教授沉着应对,豆大的汗珠往下淌,手术室里悄无声息,一片静谧。示波器终于有了反映,黄教授脸上浮出了微笑,在场的人都抑止不住内心狂热的激动。

  可是示波器的波纹维护不到一分钟就象滑翔机一样一下子又冲到了低谷,在场的医生护士都脸色大变,黄教授吩咐立即起勃心脏,电压一次又一次加大,可是波纹象沉入海底再也没有浮出水面,十几分钟后仪器上显示梅险峰脑死亡,然后是瞳孔放大,身体僵硬。

  梅险峰走了!他去了另一个世界。黄教授的施救方案以失败告终。

  (12)

  正在巴心巴肝地等着梅险峰回来的舒月和陈小冉是在家里得到消息的,那时小冉已出院了,舒月把陈小冉接到了自己家里,陈小冉的身体已基本恢复正常,但以前的事依然想不起来。他们赶到医院,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气宇轩昂的梅险峰,而是一具尸体。两人一下子就惊呆了,舒月瞬间的沉默之后就抑止不住号啕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声震屋宇。

  还我险峰,她抓住旁边的一位年轻医生,拚命的撕扯着他的衣服。

  陈小冉眼睛盯着梅险峰,一眨不眨的,就象一尊美女雕像一样凝固了。突然间她轻轻地叫了起来:“梅险峰,险峰哥,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你是我的险峰哥,那一年,我们一起上山,被大雪困住了。我们一起远走高飞的,你怎么就…….”.然后就山洪爆发一样哭了起来。

  小冉的记忆恢复正常了,那方小镇、那片草地、那间小屋、那场狂飞乱舞的暴雪,以前的一幕一幕历历在目。梅险峰却永远地去了。

  (13)

  梅山,依然巍峨挺拔。又一个清明节,两位衣着素静的女子站在山顶那个大岩石上,前面是一座碑,上面写的是:梅险峰之墓。落款是:舒月、陈小冉。碑前是两束盛开着的鲜花。两人在风上伫立了好久,年轻一些的女子说:嫂子,我们下山吧。

  (完)

标签: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