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杂文 评论
  • 正文内容

射雕论英雄——我读金庸的《射雕英雄传》

阅读:541 次 作者:liu-880920 来源:一起问道 发布日期:2019-03-27 06:45:02
基本介绍:

  很多人都把金庸的武侠小说当成是成人的童话。金庸以极其广博的历史地理和古典文学方面的知识以及对人性的深刻了解,将他的小说置身于奇幻迷离的武侠世界以及特定的历史环境当中,将武侠人物的侠义情怀,民族责任,人生际遇与历史发展的脉博结合起来,使小说更加增添真实感和渲染力。他的小说内容真实而丰润,意境深远而切理,除了让人消遣之外,别有系人心弦之处,让人流连忘返,具有充分的文学价值。
  在金庸的这个武侠世界里,有刀光剑影,也有爱恨情仇,有国家兴亡,也有儿女私情,那是一个从来不曾存在过的世界,可是却直指人心。金庸描写的性情世界,极尽人性之曲奥。对于人物的描写,除了营造的故事情景离奇外,最成功的莫过于对于人物的性格、心理的刻画和描写,通过他的刻画,将人的多面性、复杂性入木三分的表现了出来。哪怕是最偏激的人物,结合这个人物当时的环境,无论他的行为、语言如何偏激,乖张,匪亦所思,无不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可以说,金庸写尽了中国人的人生感受。
  《射雕英雄传》是金庸中期武侠小说创作的代表作品,而其中郭靖的射雕不过是个长长的引子,那时他还是个未真正独立地涉入江湖的少年,还没有开始他的英雄之路。毛泽东有词云: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词中透露着一种傲倪群雄的气势。毛泽东自己是什么样有人呢?文治武攻,诗词书画,可以说是冠绝古今。他通过射雕之词突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睥睨风云的豪迈。那种豪放的风格、磅礴的气势、深远的意境、广阔的胸怀无不让人叫绝。而王维也有诗: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通过回头看射雕的动作将将军纵横驰骋的情状成功的反应了出来。《射雕英雄传》则主要是以两代人的恩怨情仇为线,以南宋、金国、蒙古三国的战争时代为背景,刻画了一场英雄儿女的绵缠悱恻的感情,虚构人物与历史人物分庭抗礼。将虚构人物附属在情节之中,人随情节而动,游刃有余的同时,金老先生也赋予了书中人物诸般内涵,揭示人性中深厚的道德文化底蕴。
  我们先从黄药师说起,世人对黄药师的看法是行为怪僻偏激张狂冷淡,最恨仁义礼法,最恶圣贤节烈。这种人往往都很有才,但一般都持才傲物,即不容于当时,也不容于读者,因为他们似乎不食人间烟火,不通情理,不懂人情。三国演义里的弥衡,孔融说他的才十倍于他,但就因为狂妄傲慢,曹操派他去刘表那边想借刘表之手杀之,刘表识得曹操机心,不愿害杀贤之名,再将弥衡派到黄祖那边,让黄祖杀了。我们看三国演义,看弥衡被杀这段情节,似乎觉得弥衡就是该杀,他那种种张狂的表现让我们对这个才十倍于孔融的人一点都没有好感和惋惜。 但黄药师不同,在我们看来,他很可亲,并未有拒人于外的感觉,甚至他身上充满着一种人性的光辉。表面上看他确实放旷不羁,极度追求自我,不顾世俗礼仪,但实际上他才气横溢,感情专一,是个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他学问非常渊博,所以自视甚高,极富气派,不屑世人的庸俗之见,常自行其是,叛逆古怪。七分邪中三分正,与世俗礼教格格不入,但又不作奸犯科。他的徒弟每一个都对他敬爱有加,即使是恶贯满盈的黑风双煞,也从未在心里有过任何对师父不敬的话语。黄药师在二个弟子陈玄风、梅超风私奔及盗走其《九阴真经》后迁怒于其他弟子,将这些弟子腿骨打断,逐出师门,赶出桃花岛。按说犯错的是陈、梅二人,其他人并未犯错,师父何以责罚他们,换了很多人都接受不了,都会对师父充满怨气,甚至记恨师父,这才是人之常情,可情况并非如此,曲灵风知道师父爱好字画、宝物、古玩,不惜以残疾之身以身犯险去皇宫偷盗宝物,以期有朝一日能有机会将这些宝物献给师父,让师父将其重录门下,以致最终被皇宫大内侍卫追杀而丢掉性命。从陆乘风得师父重收门下后的激动表现来看,他对师父一样敬爱有加,把重入桃花岛作为自己有生之年的重要目标。梅超风虽然背叛师门,但心中对师父是又敬又怕,听闻师父遭难时悲伤和牵挂之情难以自抑,在师父遭人暗算时甚至以身替师父挡厄,献出生命。他们的这种师徒之情更像是儿女对严厉父亲的感情,怕但心里又忍不住牵挂。 所有这些不由得我们不对这个表面冷傲,不近人情,不通俗理的人发自内心的亲近,被他的这种人格的魅力深深吸引。
  他在对待爱女黄蓉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出这是个父亲形象十足的人。与女儿相依为命,但作为一个男人,却给不了黄蓉母爱,缺乏细致的感情触角,以致于黄蓉一受委屈就说如果母亲还在,是不会如何如何之类的话。虽然黄药师给予不了黄蓉细腻的母爱,但对黄蓉的爱却是无私而博大,让人动容。在《射雕》第十四回《桃花岛主》里有一段这样写道:“黄药师丧妻之后,与女儿相依为命,对她宠爱无比,因之把她惯得甚是娇纵,毫无规矩,那日被父亲责骂几句,竟然便离家出走。黄药师本来料想爱女流落江湖,必定憔悴苦楚,哪知一见之下,却是娇艳犹胜往昔,见她与郭靖神态亲密,处处回护于他,似乎反而与老父生分了,心中颇有妒意,对郭靖更是有气。”我们乍一看,这哪像一代宗师,哪像不拘于世俗礼法的大名鼎鼎的东邪,竟然会这样小家子气,居然为女儿和傻小子吃起醋来,可是一细想,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父亲的样子,女儿养那么大,突然有一天跟另一个男人走了,那种失落之情自不言说,而产生这种妒忌的感情一切均源自于父爱,可谓爱之深则妒之深。在第二十二回《岛上巨变》中黄药师被全真六子和郭靖缠住,而且郭靖他们都是以命相博,让黄药师无法脱身。这时有段对黄药师的心理描写:“黄药师暗暗叫苦,心道:“傻小子不识进退!哼!拚着给蓉儿责怪,今日也只有伤你了,否则不能脱身。”他左掌划了个圈子,待划到胸前七寸之处,右掌斗地搭上了左掌,借着左掌这一划之劲,力道大了一倍,正要向郭靖面门拍去,心念忽动:“若是他仍然呆呆的不肯让开,这掌势必将他打成重伤。真要有甚么三长两短,蓉儿这一生可永远不会快活的了。”…黄药师掌出尺许,突然收回…”看到这里,不由让我呆了,能将一个父亲爱女之情通过这种片言只语的心理描写刻画的这么传神,不能不佩服金庸的笔法高致,所谓语到极致也平常,平常之语显真情,黄药师的怜女爱女之举通过这种平平常常的几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不由让人对这位在武林中地位尊崇的父亲心生感动。 在最后章节关于华山比武争天下第一名号时,因洪七公在黄药师未来之时已经与欧阳锋打了半天,精力耗损较大,黄药师不愿意占这个便宜,黄蓉就出了个免伤二家和气的主意。黄蓉道:“是这样:爹爹先跟靖哥哥过招,瞧在第几招上打败了他,然后师父再与靖哥哥过招。若是爹爹用九十九招取胜,而师父用了一百招,那就是爹爹胜了。倘若师父只用九十八招,那就是师父胜了。”洪七公笑道:“妙极,妙极!”黄蓉道:“靖哥哥先和爹爹比,两人都是精力充沛,待与师父再比,两人都是打过了一场,岂不是公平得紧么?”按说这个规则这样出也算公平合理,似乎到此为止就只剩比武环节了,如果这样,小说也就少了一份精彩。但这没完,黄蓉还要为她的靖哥哥争个天下第一。黄蓉又道:“且慢,还有一事须得言明。若是你们两位前辈在三百招之内都不能将靖哥哥打败,那便如何?”洪七公哈哈大笑,道:“黄老邪,我初时尚羡你生得个好女儿,这般尽心竭力的相助爹爹,咳,哪知女生外向,却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她一心要傻小子得那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啊!”说者无意,以洪七公的心性,决不会挑拨黄药师父女的关系,但依黄药师的怪僻性格,又难免不会多想,这不由得让我们暗暗替黄蓉和郭靖捏把汗,但接下来看对黄药师的描写:黄药师生性怪僻,可是怜爱幼女之心却是极强,暗道:“我成全了她这番心愿就是。”当下说道:“蓉儿的话也说得是。咱两个老头若不能在三百招内击败靖儿,还有甚么颜面自居天下第一?”活脱脱一个慈父的形象,有这样一个父亲,他的女儿不幸福都不可能,这种爱不张扬,不显耀,却爱之深,爱之切。看现代很多家庭不和谐,有时矛盾的根源就在于很多父母自以为是,喜欢以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儿女,认为自己想的,儿女就不能违背。凡事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和做,表面上说是为了儿女,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己自私。而像黄药师这样对女儿的,这才是父亲对女儿的大爱,虽然在女儿开始遇到郭靖时,他不喜欢,心里有气,有妒,甚至心里对郭靖这个人有说不出的厌恶,可是他却能调整好心态,做好角色转换。而所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他对女儿的最深的爱。
  我们再说说黄蓉,黄蓉精灵,活泼,才思敏捷,家学渊源。她也是金庸笔下唯一经历从少女到少妇的生理和形象变化的人物。这种心理和生理的变化,是人生中常见的景观,易让人感叹青春易逝,岁月如梦,一切似乎只在弹指一挥间,岁月悄无声息,在众里寻她千百度时,她却悄然远去。很多人认为黄蓉机智过人,武功高强,飒爽英姿,有着绝代的心机, 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占人上风。 她也是测心高手, 对人心思的把握,简直是超级一流的心理分析师。俨然一个女中诸葛。就连金庸自己都说“黄蓉生活在今天的话,可能会以其聪明、对人性的深刻了解和高超的组织能力,做出一番大事业,成为女强人。”
  然而在我看来,黄蓉也不过是个普通寻常的女子,少女时爱玩贪玩,遇到了喜欢的人,只想与他日夜相从、一生厮守,一心要嫁给他做妻子。结婚之后,为他养儿育女。她也没有什么胸怀大志,事事都是以丈夫为重,为儿女操心。即使论聪明才智,黄蓉的聪明才智也只限于心思敏捷。黄药师是七分邪中有三分正,欧阳锋送他几个爱国的“迂腐儒生”的脑袋,想投其所好,但黄药师听后却脸上色变,说道:“我平生最敬的是忠臣孝子。”俯身抓土成坑,将那人头埋下,恭恭敬敬的作了三个揖,可谓在大节忠义方面毫不含糊。但黄蓉却不同,她保留了父亲的高傲洒脱、野性,但没得到父亲骨子里的大情操与节气。只随着自己性子,一切以自己利益为首位,若不是遇上郭靖,她可能越聪明害人越深。她如果不是看上郭靖,而是喜欢上了杨康,或许她就会成为一个混世魔女。在第二十三回《大闹禁宫》中郭靖深受重伤,需要找个僻静处疗伤,这时黄蓉想到了牛家村的密室,这是个疗伤的好所在,于是他们就来到牛家村的这间密室中,当她从内关上橱门时,见傻姑纯朴的脸上露出微笑,…黄蓉心念忽动:“这姑娘如此呆呆,只怕逢人便道:‘他两个躲在橱里吃西瓜,傻姑不说。’只有杀了她,方无后患。”在她看来,甚么仁义道德,正邪是非,全不当作一回事,虽知傻姑必与自己师兄曲灵风渊源甚深,但此人既危及郭靖性命,再有十个傻姑也得杀了。这就是黄蓉,可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无善恶是非,思之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作为金庸小说中最突出的一个人物,黄蓉在对待感情上敢爱敢恨,善始善终,坚贞不移,毫不扭捏,这于我们现代社会中的男女来讲,犹如天方夜谭,但确又是我们长久以来所崇尚的理想,所倾慕的典范。她解决与情郎之间的矛盾、心理隔阂,不是通过山盟海誓,甜言蜜语来实现,而是通过自己的巧与智以及对郭靖的深情,化危机于无形,不在情郎心里留下一点对她不好的痕迹。 再回到黄蓉准备杀傻姑那一段,黄蓉向外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只见郭靖眼光中露出怀疑神色,料想是自己脸上的杀气被他瞧了出来,心想:“我杀傻姑不打紧,靖哥哥好了之后,定要跟我吵闹一场。”又想:“跟我吵闹倒也罢了,说不定他终身不提这回事,心中却老是记恨,那可无味得很了。罢罢罢,咱们冒上这个大险就是。”黄蓉不杀傻姑不是因为自己突然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傻姑是自己师兄曲灵风什么人,更不是突发善心而不滥杀无辜,仅仅是怕郭靖会与她吵一顿,甚至仅仅是吵一顿也就罢了,怕的是连吵都不吵,连说都不说,而是将这件事记在心里记恨她。
  《射雕英雄传》最高潮的部分,于我看来莫过于第三十五回的《铁枪庙中》,这一回通过动静结合的手法,传神的心理刻画将黄蓉、柯镇恶等人的性格和心理变化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反复咀嚼。想当初,由杨康定计,与欧阳锋联手在桃花岛上设计杀了江南五怪,只留下了性格急躁的柯瞎子,意图嫁祸黄药师。整个阴谋可谓丝丝入扣,几成死案,无平反的可能。看那时黄蓉的表现:“黄蓉从柯镇恶手中接过竹棒后,便一直在他身旁,见他唾吐父亲,争端又起,心想这事闹到这个地步,一生美梦,总是碎成片片了。”只片言只语将一个少女的爱情美梦破灭时的心理情状显露出来。而在铁枪庙里,通过柯镇恶的“听”,读者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在爱情路上无路可通的人,那种凄凉绝望的感觉有如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这一段是这样写的: 但听塔顶群鸦噪声渐竭,终于四下无声,却始终不听她睡倒,听声音她一直坐着,动也不动。又过半晌,听她又轻轻吟道:“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听她翻复低吟,似是咀嚼词中之意。柯镇恶不通文墨,不懂她吟的甚么,但听她语音凄婉,似乎伤心欲绝,竟不觉呆了。 而这还不是这一回中最绝的描写,最绝的最高潮的还在后面。黄蓉通过一些事实状况已经推知出凶案的过程和凶手。而那时由黄蓉救柯镇恶,只是当时混乱中的一种凑巧,并非为找机会向柯镇恶解释他父亲不是杀害柯镇恶五个义弟义妹的凶手,因为她了解柯镇恶,这个人性格暴躁,凡事先入为主,不听人言,她救柯镇恶只是因为这个人是自己靖哥哥的大师父。这个时候,欧阳锋、杨康等人恰巧也来到了铁枪庙中。如果能通过欧阳锋他们亲口说出事情真相,对于洗清父亲身上的嫌疑实为最佳效果,可是这样就有可能会害自己赔上性命。但为了爱情,赔上性命又何妨。她就是这样做了,在这样做之前也算是简单安排了一下后事。“黄蓉…伸手指在他掌心中写了一字:“求”,接着一字一字的写道:“……你一事”。柯镇恶在她掌心中写道:“何事”。黄蓉写道:“告我父何人杀我”。”这段话读来让人荡气回肠,血脉卉张。她凭着自己的智慧过人巧借傻姑之口将整个曲折的事情经过猜测的明明白白,让柯镇恶亲耳听见实情,为父亲洗雪了冤屈,使柯镇恶痛悔不已。而另一方面,黄蓉之所以甘冒失去性命的危险替自己父亲洗清冤屈,不是她很在乎父亲的名声,因为黄药师自已都不在乎,黄药师就曾言:黄老邪自行其是,早在数十年前,无知世人便已把天下罪孽都推在你爹头上,再加几桩,又岂嫌多了?那么黄药师本人都不在乎,黄蓉就更不会在乎自己的父亲杀了多少人,杀了什么人,是不是杀得好这些问题,黄蓉所在乎的就是郭靖对她的态度,对她的感觉,还会不会爱她,所以她这样做,可谓对郭靖用情至深,用情之痴。
  她所做的这些最后也算得到了回报。很多人研究金庸的人物喜欢将各种金庸不同著作的人物进行比较,我们也不妨将《射雕英雄传》里郭靖和黄蓉与《天龙八部》里的萧峰和阿朱之间的遭遇与命运进行对比。黄蓉是当时江湖中四大高手之一的东邪之女,阿朱则是大理王爷段正淳的私生女,都可谓尊贵无比。但郭靖认识黄蓉时,黄蓉是个又脏又丑小叫化子装扮,萧峰认识阿朱时,阿朱则是慕容家的一个丫头,二位英雄人物初识这二位女子时,她们都未显示自己的尊贵身份,但郭靖对黄蓉却能解裘衣,赠宝马,送黄金,而萧峰也能为一个叫阿朱的这个普通丫头冒死去聚贤庄求薛神医治伤,都有种对人不问出身的侠义情怀。而后来这二位女子对郭萧二人分别种下情种,都能至死追随。但最终的命运却天差地别。当郭靖误解黄药师杀了他五位师父时,黄蓉能凭着自己的智慧、机巧化解这番误解,使父亲的冤屈得到洗雪,还父亲以清白,同时又保全了自己的性命,和郭靖相伴终老,将郭靖辅佐成一代大侠,夫妻均名满天下。而阿朱却无黄蓉的机巧聪明,当萧峰受人挑拨说他的杀父仇人是大理段正淳时,阿朱仅凭着对萧峰的一番深情,除了替父亲挡灾外,更重要的用意是避免萧峰在打死段正淳后陷入大理国的报复和仇杀之中,将自己易容成段正淳,死于萧峰的掌下。而随着阿朱之死,萧峰这位慷慨豪迈,武功高强,机智过人的大英雄在以后的人生中就充满着悲壮色彩。不管萧峰是对阿朱的愧疚还是对阿朱的爱,他以后也再未对其他女子动心动情过。论情理,阿朱是否非死不可呢?如果她不死,萧峰是否也能如郭靖一样获得一个圆满的结局呢?金庸先生没给我们答案。萧峰和郭靖相比,他们都有着相同的普世情怀,可以说都是侠之大者的人物,萧峰比郭靖武功高强百倍、聪明百倍,可以说是兼具郭靖黄蓉之长,命运却以悲剧结尾,不免让人唏嘘不已。
  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金庸以人物性格为统帅,创造个性化的人物形象为中心,按照人物性格的发展需要及其内在可能性、必然性来设置情节,从而使这部小说达到了事虽奇人却真的妙境。在第十九回《洪涛群鲨》中周伯通与欧阳锋有个赌局,这个赌局是欧阳锋为获《九阴真经》而精心巧设的局,这场赌局对周伯通来说是赌上了性命的,可谓是被高高拉起的一个赌局,可最后却被轻轻的放下。他们打赌如果欧阳锋能将大海里的鲨鱼全部杀死,周伯通则要答应欧阳锋做一件事,做不到就要跳海喂鲨鱼,如果不能全部杀死鲨鱼,欧阳锋也要答应周伯通做一件事。开始周伯通以为自己输了这场赌局,为了不默写《九阴真经》,宁可跳入大海喂鲨鱼,但最后因为还有一只鲨鱼未死,所以最终算欧阳锋输了这场赌局。按说周伯通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差点赔上了自己的性命,现在应该要漫天要价才对,最不济也要为全真教的安危着想,趁机要求欧阳锋以后不可做不利于全真教之事,正当我们要拍手称快之际,可老顽童就是老顽童,却提出只是让西毒放个屁就了事,这不由让我们为之一叹,西毒这么坏,怎么能这样轻轻巧巧的放过他呢?但这正是金庸的高明之处,也是《射雕英雄传》吸引人的地方,情节的发展充分尊重了每个人物的性格,使得每个人物都性格鲜明,具有自己独特的特点。
  作为武侠小说来说,《射雕英雄传》里的人物也没有完全摆脱对人物是非分明,非好即坏,善恶分明的划分特点,以洪七公、丘处机、柯镇恶、郭靖等人为一方是属于侠义的一方,而完颜洪烈、欧阳锋、杨康、裘千仞、彭连虎等为邪恶的一方。但金庸不愧为一代大侠,虽然善恶分明,这里每个人的性格、善恶也不能简单的以好或者坏来划分,金庸将人性中特别复杂的一面充分地展现在我们面对。丘处机慷慨豪迈,侠风义骨,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做事急躁,以至逼死了焦木大师,教出了杨康这样的恶徒。而坏如裘千仞,在洪七公的一声断喝中可以幡然悔悟,随即向佛,恶如梅超风,对师父,对爱情却有着一般人难以做到的忠诚。毒如欧阳克,在遭到黄蓉陷害后明知是黄蓉做的手脚,却也不愿让他叔叔知道是黄蓉布置的机关,只因他对黄蓉情种深种。而作为金国的六王爷,完颜洪烈可谓是《射雕》中首恶,从民族大义来讲,他是南宋的最大危胁,从个人恩怨来说,他制造了郭靖、杨康二家家破人亡的系列悲剧。可就是这么个人,如果让我们摒弃主观色彩,还原一个真实的完颜洪烈,可以看出他智计深远,胸怀大志,用情专一。从蒙古之行中完颜洪烈洞察先机,深知铁木真之勇,阵营之大,军心之稳,异日必成气候,形成与金国东西相峙局面,甚至会威胁到金国的国体。于是他先发制人,从中周旋挑拨,颇有成效。制敌就制其根本,动摇其内部,这比外部攻破要来的彻底。其寻找《武穆遗书》也是见识异于常人,充满睿智,完颜洪烈能追溯其根源,从岳飞遗词入手,辅以对历代宫廷构造的研究,生生找出了翠寒堂中,瀑布帘下的秘密,可谓无智谋不行,从中可以看到他是一个智计深远之人。说到胸怀大志,在临安府内,寻《武穆遗书》之前,完颜洪烈携杨康,领众人酒楼亭台游玩之际,曾提到柳三变的《望海潮》,回忆了金主亮一首题诗,如下: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另有一首扇面题句: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气魄的确威武豪迈,壮志勃勃,而这种一统天下的英雄气概怎么不令人可敬可感?他对包惜弱用情之专,更是无人能及。按说身为当时盛极一时的金国王爷,不说王宫佳丽三千,但有三妻四妾是平常不过的事,可是纵览全书,完颜洪烈一生就只有包惜弱,而且儿子完颜康还不是他自己生的,他自己心知肚明,但仍视若已出。包惜弱对完颜洪烈对她的好应该说不是完全感受不到,所以也就委曲求全与完颜洪烈相处了十几年,但却始终未忘故夫。完颜洪烈在包惜弱遇见杨铁心后,二人殉情之时看到十余年来自己对她用情良苦,可一直远远及不上一个村野匹夫,不禁心中伤痛欲绝。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毫无理性可言,无对错是非之分,说杨铁心更爱包惜弱,恐怕家国意识要看重一些,说完颜洪烈更爱包惜弱,自我的纯粹追求则更重一些。而完颜洪烈至死都未赢得包惜弱的心,抛开民族立场,让人不免辗转。
  作为一个出色的作家,往往会将自己的价值观、对问题的看法融入自己的著作当中,不刻意去获得读者的认同,是非对错留待他人评说,这就是春秋笔法,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金庸也多处运用了这种手法。渔樵耕读是一灯大师的四大弟子,在郭靖负黄蓉找一灯大师疗伤时面对书生那一段,本来书生出了三题让黄蓉对,黄蓉均从容对出,书生对黄蓉的才智已经拜服,瞧见黄蓉得意洋洋,就取笑说:“《孟子》书中有云:‘男女授受不亲,礼也。’”说郭靖背着黄蓉不合礼法。黄蓉却反唇相讥:“孟夫子最爱胡说八道,他的话怎么也信得的?”接着笑吟道:“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有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此诗吟毕,那书生呆在当地,无力反驳。孟子曾经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个齐国人家有一妻一妾而去讨饭,还说有一个人每天要偷邻居一只鸡。这诗的后两句是说:战国之时,周天子还在,孟子不去辅佐王室,却去向梁惠王、齐宣王求官做,这就未免大违圣贤之道了。那齐人与偷鸡,本是比喻,不足深究。但是后两句,着实点中了死穴,就算孟夫子复生,估计也难以自辩。黄蓉和这个满腹诗书的状元公过招,竟然轻松取胜,书生固然佩服的五体投地,但这又何尝不是金庸自己对于孔孟的嘲讽,将高高在上的孔孟思想从道德上猛踩在地。 金庸曾说:在武侠世界中,男子的责任和感情是‘仁义为先’。仁是对大众的疾苦怨屈 充分关怀,义是竭尽全力做份所当为之事,引申出去便是‘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那么这就不难理解有段黄蓉和郭靖在湖里泛舟时的对话了。黄蓉说:“从前范大夫载西施泛于五湖,真是聪明,老死在这里,岂不强于做那劳什子的官么?”郭靖不知道这个典故,便让黄蓉说给他听,黄蓉于是将范蠡怎么助越王勾践报仇复国、怎样功成身退而与西施归隐于太湖的故事说了,又述说伍子胥与文种却如何分别为吴王、越王所杀。 郭靖听得发了呆,出了一会神,说道:“范蠡当然聪明,但像伍子胥与文种那样,到死还是为国尽忠,那是更加不易了。”黄蓉微笑:“不错,这叫做‘国有道,不变塞焉,强者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者矫。’”郭靖问道:“这两句话是甚么意思?”黄蓉道:“国家政局清明,你做了大官,但不变从前的操守;国家朝政腐败,你宁可杀身成仁,也不肯亏了气节,这才是响当当的好男儿大丈夫。” 在这一段里,通过郭靖与黄蓉的一问一答,表面上看似乎黄蓉见解独到,灵秀博学,而郭靖则呆头呆脑,粗朴少识,充分符合二个人的性格特点。实际上这其中所体现的正是郭靖侠之大者的形象,同时金庸通过这种春秋笔法讴歌了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做人之道,宣扬了一种积极的入世思想。
  《射雕英雄传》中因各种误会导致的打打杀杀很多,有时明明可以停下来一二句话能解释清楚的事,总是打了再说,这点似乎不合情理,如开头丘处机对郭啸天杨铁心的误会,丘处机对焦木大师的误会,丘处机对江南七怪的误会,江南七怪对郭靖的误会……,这些误会充斥在这部恢宏巨篇当中,成为剧情发展的推动力。表面上看这些误会让人不可思议,但这恰恰是人性中充满缺陷的一面。在我们真实生活中因某一方面的原因,如性格、环境、知识水平,胸襟气度、世界观等造成不同的人对事物认识的不足及判断的缺陷,有的人太相信自己表面看到的,听到的,却未深究真实的情况从而造成种种的误会,而这种误会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了太多的遗憾和悲剧。所以《射雕英雄传》中所出现的因种种误会造成的打斗、感情纠葛,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就在不断的上演,不断发生在你、我、他之间。
  当然再优秀的作品也难免会有些瑕疵。
  《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是金庸《射雕》三部曲中结合最紧密的二部,这二部书中,情节及人物一脉相承。但是如果将这二部书中所列的一些历史事件与所发生的年代挂起勾来推算时间跨度,这个时间的跨度近达七十年。这样算来在《神雕侠侣》的最后,东邪、南帝、老顽童、柯镇恶、沙通天、彭连虎这些人都已经是一百多岁了,这不能不说是个怪现象。 在郭靖背黄蓉去求一灯大师治伤的路上,与樵子以《山坡羊》的曲子唱和这段,樵子唱的《山坡羊•潼关怀古》是元代的张养洁所写,张养浩写《山坡羊•潼关怀古》时《神雕侠侣》中所出现的襄阳保卫战都已经过去了七十年,黄蓉所唱的曲子《山坡羊•道情》是元代宋方壶写的曲子,也是晚于黄蓉所处的年代。
  当然,小说不是历史,小说的创作允许移花接木,思想的表达是小说的第一要义,在武侠小说中写上几个历史年代,让人产生一种令人敬畏的感觉,通过营造的情节将思想的层次不断的推进,从而达到进一步充实情节发展的目的。
  另外在《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这二部书中,高手更替几乎处于断层状态,第一次华山论剑,当时一流高手有中神通王重阳、东邪黄药师、北丐洪七公,南帝段智兴、西毒欧阳锋、老顽童周伯通、铁掌水上漂裘千仞,可到第二次华山论剑,除了死去的王重阳,一流高手还是这几个,郭靖只能算半个高手,以那时郭靖的武功,只是定位在与这些顶尖高手斗到三百合左右的功力。再到杨过那一代,减去洪七公、欧阳锋,加上杨过,高手是越来越少,而且还是那几个老头子在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这不能不说很有违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发展规律。
  但不管怎么说,瑕不掩玉,《射雕英雄传》仍然是大部分人喜欢的一部小说,而这部小说的结局也是完满的,以有情人终成眷属,正义战胜邪恶为结局。完颜洪烈死了,杨康死了,欧阳克死了,梅超风死了,卖国求荣的裘千仞诚心向佛,出家为僧,欧阳锋虽然武功天下第一但却成了疯子,洪七公不但养好了伤,同时武功也恢复了以前的状态,这种完满的结局符合了广大读者追求完美的心愿。

标签:评论,书评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