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人物 艺术
  • 正文内容

曲玮玮专访桂纶镁:文艺外表下藏着一颗爷们儿的内心

阅读:438 次 作者: 来源:汉网 发布日期:2018-08-30 17:19:40
基本介绍:

  豆瓣上有人发过一个帖子,问“桂纶镁让你联想到了哪些词汇。”排名最高的词,分别是清新、文艺、干净、直爽、倔强、叛逆、恬淡。

  还有人用了更抽象的形容,叫“黑色的温柔”,“春天里阳光下翻飞的树叶”。

  桂纶镁在内地有一群死忠粉,我也是她的粉丝之一,大家看着她,陪伴她,甚至守护她从十几年前的《蓝色大门》,一路淡然地走走停停,成为现在美好的样子。

  尽管她自己也不想被强加文艺的标签,但某种程度上,她就是某种符号。

  那个最著名的台湾青春片《蓝色大门》,桂纶镁饰演的孟克柔,定格在美好到让人妒羡的夏天。最后的台词我可以背下来——“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妈。”

  再到《不能说的秘密》里的路小雨,穿着校服弹钢琴,戴着耳机听音乐,画面一度成为无数人的电脑桌面。

  而很多年以后,拿了金马奖影后的她,在粉丝眼里还是那个“会拍小众电影,没受到娱乐圈侵扰的独一无二的小镁。” 比如为了拍《德布西森林》这样95%戏份在山区的小众片,她专门节食半年。

  宇博Gogoboi形容穿深V礼服的桂纶镁——“即使领口几乎开到肚脐,也没有丝毫肉欲,甚至连性感都没有,只让人觉得无嗔无我无欲无求心无杂念。”

  颇为传神。

  有人说如果用一种颜色形容桂纶镁,那她像透明色,岩井俊二说她有种“青春的朦胧”。

  采访结束后,我把跟桂纶镁的合影PO在朋友圈,一位男性朋友说,“桂纶镁代表他对女生所有干净清澈的想象。”

  桂纶镁从小一直在跳芭蕾,在家人面前保持乖乖女的形象,家里希望她做外交官,或者搞金融。其实她内心是酷的。

  青春期时逃课,校服改短,玩Hip-Hop,穿篮球背心,头发经常乱糟糟,早恋交男朋友。读高中时在台北捷运上被《蓝色大门》的选角导演发现,觉得这样的她,就是孟克柔。

  外表清新,内心藏着波澜和宇宙。像史航老师说,她的心在远方。

  她坚持读书,旅行,创作,坚持用最通透细腻的内心感受生活,甚至在台北当代艺术馆做了跨界展览——一台电视机展示她素颜的脸。观众注视着画面时,对面墙壁上的灯光也闪作一团,观众慌乱的面部细节就被捕捉到。——这座装置让观众体会到作为公众人物被窥探的恐惧与不安。

  和她聊天是件特别享受的事。谈及一件再小的事也不会完全流于浅薄,你看得到她内心的深度,看得到她世界里的广袤星空。——这或许也跟她的人生经历有关吧。

  拍完《蓝色大门》后她并没有选择艺术院校,反而去了淡江大学学法语,而后接触哲学读物,自己坚持文学创作。

  她跟我聊波伏娃,喜欢《第二性》中说“女性不是天生的,是被后天塑造的”,她性格里也很少有依赖别人的成分。也聊萨特和波伏娃的情感关系,“女人在这段情感里是平等的,不受传统的婚姻约束。”

  聊她最喜欢的女演员伊莎贝尔·于佩尔,表演克制又放松,散发着不动声色的凛冽气质。她说表演领域太大了,要用一辈子去潜心研究。

  她演技的蜕变证明了这句话。

  这些年,虽然走走停停,但她很多部作品都被大家记住了。《不能说的秘密》后,她凭借《女朋友·男朋友》成为金马奖影后,又在《女人不坏》里演了摇滚女青年,《线人》里演了黑帮大嫂,《白日焰火》的洗衣店女子,再到《美好的意外》,她饰演一位中年妇女。

  那个干净清澈的她,总不囿于此,常在顺其自然中寻求突破。

  还聊了她在法国读书的经历,聊她的旅行。她喜欢法国的南方,蔚蓝海岸边的城市,读书的时候经常一个人背着包就跳上火车。

  看她的微博,也会觉得特别舒服。

  微博几乎一个月更新一条,有在康桥划船的英伦风情、有日落、早餐的水波蛋、制作笔记本的书套、她种的植物、拍到的彩虹、她的阅读记录——朱天文的《荒人手记》、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若生命无可预测,那么先关照自己。”——生日的时候她跟自己的粉丝团表白。

  最后做快问快答,聊到和陈坤对手戏的感觉,她说,“快乐,舒服”,我问是谁比较舒服,她大笑着说,“当然是我”。

  问最想拥有什么超能力,她说“瞬间移动”,因为赶通告就可以瞬间到达地点了。我说我也想要瞬间移动,这样就可以当外卖派送员,送货超快的。

  她特别正经地跟我说,啊,送外卖送久了会无聊吧,你千万不要去。

  我说这是快问快答,你一定要快一点哦,结果她乖乖照做,每道题都答得不假思索。但是我提问实在有点慢,她假装微嗔说,“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很快哦”。我只能跟她说,我反应比较迟钝对不起,哈哈哈。

  这样的亲切真实,非常打动我。

  她并没有一个公司经过周密策划而生硬赋予的“人设”,举手投足就是真实的自己,而非娱乐圈里行走的工艺品,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她爽朗地和你开玩笑,聊到村上春树的一本书我没反应过来,直接拿手指在我的手臂上写字演示给我看。

  真实而爽朗的一面还有很多——

  她说,到现在,她还是没学会自己化妆,她也有一群女性朋友,聊旅行,聊内心,聊自我,但学不会去聊星座聊化妆聊八卦,所以有粉丝说她很“爷们儿”。

  跟大多数人一样,她有时宅起来也可以七天不出门不跟任何人接触。有时拍完一部戏,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释放情绪。

  金马奖拿了影后,会哽咽着说“我非常喜欢拍电影,我会继续努力拍下去!”然后放纵自己去哭。想喝酒,就拉着张孝全、凤小岳他们在香港扫街畅饮,最后在众目睽睽下摔一个跟头。张震也说她是个小动作特别多的人,爱笑爱闹。

  凡此种种,纷纷脱落成了人格魅力。

  跟她一连拍了好多自拍,每张她笑起来都露出八颗牙。这样爽朗有趣的女孩子啊,太想和这样的人做闺蜜了。

标签:人物专访,人物报道,文艺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