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故事 鬼故事
  • 正文内容

午夜惊魂

阅读:801 次 作者:范文涛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0-04-04 14:00: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鬼故事投稿作品。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那是个秋天的晚上,天空中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因为风雨太大,所以邻近的村子都停电了。已经深夜了,在郊外只有一个加油站,四处是一片杨树林,没有人烟。秋风吹在杨树叶上,呜呜咽咽,像女鬼幽幽的哭声,又像野狼正贪婪地咬着死人的骸骨。值班人员王城还没有睡意,独自一个躲在被子里用手机看白天下载的鬼片。房间里只点着一支蜡烛,从窗户上吹进来一股又一股的秋风。蜡烛发出一片朦胧的昏黄的光,随着秋风摇摇曳曳。房间里忽明忽暗,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就要发生。室外有摄像头,出了事可以看摄像头,所以王城也没太在意。

  王城看电影看倦了,不禁打了个哈欠,乜斜着倦眼,看了看手表,已经接近十二点了。正准备脱衣睡觉,没想到这时候室内电灯亮了。王城想着来电了真好,就去吹灭蜡烛。他鼓起嘴对着烛焰吹了一下,烛焰眼看就要灭了,最后只剩一点火光了,但他定睛一看,还是没有灭,又从小到大燃烧起来。好几次都是这样,他感到很纳闷儿。就在这时,窗户口吹来一阵凉风,像幽灵忽然扑过来一样,蜡烛烛焰随着由昏黄色渐渐变成了浅蓝色,最后才呼的一声灭了,腾起一阵呛人的浓烟。但被风一吹,王城不禁打了个寒噤,总感觉哪儿不对劲,他心里有点害怕起来。其实,王城是个胆大的人,从来不怕什么鬼怪,午夜看鬼片是经常的事,独自走夜路,他也经历过多次,每次都平安无事。但这次,他心里没底了。

  正在他毛骨悚然的时候,外面传来“嘀嘀”的车鸣声,他放下心了,一定是别的值班的来了吧。但他披上衣服出去的时候,只见并不是别的值班的同事,而是一辆小轿车。那个小轿车是粉红色的,看起来很轻,仿佛风一吹就要把它刮跑似的。车前面发出两束昏黄的光,像鬼火一样,有点刺人的眼睛。车门开了,出来一位少妇,穿着白衣服,头发很乱,仿佛很久都没有梳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那个少妇走路很轻盈,仿佛脚不沾地,渐渐向他飘过来。王城心里一惊,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苗条的女子。小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飘过来。

  “你想给车加油吗?”王城问道。

  “嗯,是,是,是……”那个少妇的语言冷冰冰的,又好像有点口吃,说不清话。

  “你想加多少钱的呢?”王城又问道。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我家就在前面树林子里。”少妇又回答道,好像有点发音障碍,仍是冷冰冰的。

  王城觉得有点好笑,心里想着,武侠小说里的小龙女就是如此吧。他拿起输油器熟练地给她的轿车加油,然而,他灵机一动,这么冷的天,又这么晚,我何不……。这一次,他了自己的良心,油少加了五分之一。加油时,他总觉得那少妇的轿车有点怪。好像很轻,好像是纸做的。加好后,少妇把几张花花绿绿的纸钱交给了他。王城接过来时,只觉得一阵阵冷气传来,像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又像进了一间冰冷的仓库,而且觉得钱也有点怪,硬硬的,似乎比寻常的要大,要厚。他借着灯光望少妇脸上瞅了瞅,只见她面黄肌瘦,高颧骨,眼睛里冒着绿光,露着两个龅牙,虽然是微笑着,却是丑得可怕。他吃了一惊,没敢再多看她一眼。

  那个少妇抱着怀里的婴儿,临走时,又冷冰冰地说道:“油量不够,我会回来找你的,我会回来找你的……”然后她转过身,幽幽地飘进车里。车开走了,很轻,很软,远远看去,好像是大风里的纸鸢。王城看着那辆车远去,心里莫名地感到烦躁,他向四处瞅了瞅,只见越发黑了。秋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他躲进值班室里 ,心里渐渐安顿了下来。就在这时,房顶上的猫喵呜喵呜地叫起来,像是一个惨死的小孩子幽幽噎噎地诉说着自己的不幸……风从杨树梢上呼啸而过,远方又仿佛传来一阵老鸹“嘎嘎嘎嘎”的叫声。处处都似乎很不对劲。然而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正心烦意乱之时,他忽然想起, 那个少妇说的她家的住址所在的树林子里,不是一片荒坟吗?他小时候到外婆家去,不是还从那里经过过吗?想到这儿,他两排牙齿不禁咯吱咯吱打起架来。忽然室里的灯又灭了,又停电了。脏乱的头发,高颧骨,塌眼睛,露着的两个龅牙……那个少妇的面容又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难道她不是人,是……。“油量不够,我会回来找你的,我会回来找你的……”她的声音似乎又传过来,好久好久都没有消失。他躲回被子里,没敢点蜡烛,白天下载的鬼故事更不敢看了。他浑身颤抖着,很久很久。

  终于等到天亮了。当别的值班人员回到加油站的时候,王城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他已经一夜未眠。但他没敢跟其他同事说昨天晚上的事。他偷偷地调取了那晚的录像,反复地看了好几遍,竟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在录像里根本没有抱着婴儿的少妇,也没有她的车,而且那晚他收到的钱比真币要厚,要大,很奇怪,经见多识广的人一验,竟全是阴钞!王城不禁背上冒出一阵冷汗。

  后来,王城又听说从前邻村里因难产死过一位孕妇,被埋在了那片荒坟里。那家人很有钱,送葬时用了很多阴钞,还烧了很多纸马、纸质的轿车……听说后,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他耳边常常响起那个少妇临走前说的话,眼前也常常浮现出她狰狞的面孔。他黑夜不敢出去了,晚上睡觉也常常做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梦。还不到两天,他就瘦了一圈。

  又过了没几天,王城就换了工作,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女人,但他仍是恍恍惚惚、痴痴呆呆的。他又听说加油站接下来陆续死了好几个工作人员,有的是出了车祸,有的是上吊自缢,有的是淹死在水塘里……他们生前都说午夜值班时见过一个抱着婴儿、身穿白衣的女人。

  过了不久,王城也莫名其妙地死了,死的时候正是夜里十二点。他一只拳头攥得很紧,另一只拳头没蜷上,伸出了一只手指……

  从此,加油站午夜就再也没人敢值班……但据说,那个少妇再也没有来过!

标签:鬼故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