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微型小说
  • 正文内容

康复之后

阅读:579 次 作者:王红丽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0-05-27 13:56:59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微小说投稿作品。

  天气多云,温润适意,今天是张庆生结束隔离的日子。住院十八天,隔离十四天,终于可以回家了。

  送他回家的是隔离中心的一辆面包车,低头弯腰钻进车里,张庆生才看到面包车经过了简单的改装,驾驶座后面竖起了一块隔板,车厢里的座位也后撤了很多,和前面的驾驶座拉开了距离。虽然知道这是正常的防护,张庆生的心里仍然不自觉地泛涌起莫名的难受,这样无意中就是在提醒他,他是不正常的。

  面包车缓缓行进,驶过了医院门前,张庆生看着熟悉的一幢幢建筑,想起了父亲。父亲和他是同一天住的院,当他基本痊愈,核酸检测第一次转阴的时候,父亲却因为病情恶化转入了重症病房。父亲打电话说,因为转接得不太顺畅,一时没找到床位,直到后半夜两三点了才上床休息,还说非常想家,想吃苹果和热干面。张庆生听了忍不住心酸。他托熟人买了苹果和热干面第二天就给父亲送到了病房,可是熟人打来电话说,父亲已经走了。张庆生不能去送父亲,不能去看他最后一眼,只能在病房里独自默默地忍受着悲痛。

  如果春节前公司里的团拜会他不去参加,如果聚餐时身为销售经理的他不那么忘乎所以,是不是他和父亲就不会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是不是父亲就可以再多活二十年,而不是这么快地就撒手人寰,把这一份内疚和折磨沉淀在了他的心里,在他余生的每一个日夜。

  面包车慢慢地接近小区门口,张庆生看到妻子正站在门口等他,妻子的身边三三两两地站着许多人,好像也是在等他,可是他们都离妻子很远,妻子孤零零的一个人局促无措地站着。车子停下了,张庆生稍显虚弱地走下车,人们下意识地往后退着,闪出一条路来,目光却都紧紧地盯着他,窃窃私语着。他和妻子沉默着往家走去,周围的人们远距离地跟着他们,渐渐地传出声音来,治好了没有啊,不要再传染啊;回来干嘛呢,整个小区不得安生了……张庆生夫妻二人加快了脚步,逃也似地跑进了家里。

  张庆生走进卧室,关上门,再也不想出来。他躺在床上,耳边仍然回响着邻居们的议论声;他打开手机,小区业主群里攻击和指责他的信息正在一条一条不断地向上移动着。他感到全部身心都处在了一种无处可逃的逼仄和崩溃里,使他想要像蜗牛一样地缩进壳里。

  妻子敲敲门说,起来吃饭吧,儿子也在门外喊着爸爸。一个多月没有看到儿子了,他多想拥抱一下儿子,用手挠挠他的头发,可是不行,他不能接近和伤害儿子,他只能压抑着想念的冲动,生硬地说了声,你们先吃吧。

  晚上,妻子发来了信息,人们都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对于邻居们的反应你不要太敏感,也都是被这场灾难给吓坏了。现在你已经治愈出院,是可以正常生活的了,不要对自己有太多的顾虑。曾经的“鬼门关”都闯过去了,还怕这些闲言碎语吗?!儿子也发来信息说,盼望着爸爸能早点出来和他一块下棋。张庆生的心里漾过一股暖意,脆弱的他好似被注入了一些力量,心情稍微平复了些。

  几天之后,张庆生终于走出卧室,来到客厅里,妻子和儿子看到他都开心地笑了。这时手机里传出消息的提示声,打开手机,是对门邻居老刘发过来的,老张,等疫情平息之后,我们一块去钓鱼啊。这条信息好像是打通了张庆生和外界的通道,打开了他的心灵之门,他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他走到阳台上,阳光下的几盆吊兰正郁郁葱葱,朝气蓬勃地向上伸展着。

标签:微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