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微型小说
  • 正文内容

兵哥(小小说)

阅读:234 次 作者:杨炳阳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0-11-03 14:23:00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小小说投稿作品。

  村里最近搬来了一个男人,一个当过兵的男人,就住福明嫂家隔院。

  男人总能主动地与人打招呼,而且不论大人小孩,口气总是那么温和。当然见了福明嫂时男人也能主动地招呼,隔壁邻舍的,同倚一堵墙,共饮一井水,自然还少不了拉几句家常。

  村人见男人老实,懂礼,又参过军,都尊敬他,热情地叫他兵哥。

  渐熟,白日里兵哥就常上各家各户串门或上村办公室看看书报,晚上就去福明嫂家看电视。兵哥爱看新闻联播,爱听关于军人报道,还喜欢看有关军人的电视剧。兵哥看军人的片子时也喜欢发表些评论。福明嫂和她八岁的儿子小明都喜欢听兵哥的评论。没好看的电视时,兵哥便给小明讲解放军的故事,讲自己在部队尤其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立功受奖的故事;或是和福明嫂聊些家常。渐渐地,兵哥懂得了福明嫂有一个在外工作的一年难回两次家的丈夫;福明嫂也知道了兵哥原来也结过婚,只是退伍回来那年就离了。至于什么原因,兵哥不说,她自然也不好问,更不愿提起他的伤心事:这年月,离婚的原因除了夫妻不和还有什么呢。

  福明嫂可怜兵哥,便时常帮他做些缝衣洗被的活,瓜豆熟时,也常摘些分给兵哥;兵哥觉得挺过意不去,农忙时也便帮她做些犁田种地的重活。

  日子过得很平淡。但平淡的日子里一旦发生一些超出常规的事,就会象平静的水面忽然投入一块石头,马上会激起层层细浪。兵哥和有夫之妇福明嫂的关系既然亲密到了这般地步,自然逃不过某些观察家的法眼,犹为严重的是不少人还常看见兵哥深夜里从福明嫂家里出来。一时间,村头巷尾留言四起。

  村人觉得受了骗,上了当。都不再尊敬兵哥,见面时也不再热情地招呼兵哥,能躲过的则躲过,不能躲的则显出一脸鄙夷的颜色。而福明嫂在一夜间竟被村人取出了好几个难听的新名儿。

  兵哥来争取福明嫂的意见,仍是用极温和的语气,问“你在意吗?”

  福明嫂倒没说在意不在意,只是轻声地反问说:“那你呢?”

  这以后,兵哥照常来看电视,照常给小明讲故事,照常还给福明嫂干重活;而福明嫂也还帮他洗被补袜,也还分瓜豆给他吃;村里的人却是越来越看不惯他们了。

  这天夜里,忽然狂风大作。一时间吹得树散瓦飞,屋宇震摇。一股浓烟在夜幕里悄然地扩散,然后,一片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并夹杂着骚乱的哭救声。

  从甜梦中警醒的人们,零乱慌忙地提着桶拿着瓢如一只只扑火的飞蛾迅速地朝着火光涌来。

  疯狂的火魔乘着风势狂舞着,忽而向下扑倒,忽而冲天跃起。噼里啪啦的瓦梁爆裂声和瓦片夹着火星扑扑落地的碎裂声好不吓人。村民一时被这疯狂的火势烧得方寸大乱,见那里火大就盲目地朝着那儿泼水,而瓦片下潜伏着的暗火正顺着干燥的瓦梁向四面高速扩散。照此下去,不到半小时,整座房子就会化为灰烬。

  “快!分几个年轻的跟我上墙头掀掉瓦梁,阻断火势蔓延,分几个人在下面递水,剩下的人朝火大的地方泼水。”火光下映着兵哥一张通红而坚毅的脸。

  听他的?大家不由得都踌躇了一下,但强大的火势很快就把他们的神态唤醒,并且马上有组织地服从了。

  很快,火势便被有效地控制在它原来侵占的区域里了。一桶桶水也把它们浇得奄奄欲熄。

  突然,兵哥在拖一根瓦梁时不小心用力蹬着了一块被水淋湿了的泥砖,一打滑,人便惊心动魄地坠落下来,趴在污浊的土地上,仅发出了一声闷哼。

  兵哥是为了村里的利益而死的,村里人无论如何都得先放下那份鄙夷,把他埋葬下去。

  净身时,帮他擦身子的那位老头忽然瞪大了眼睛,发出一声惊呼:兵哥的身子从两脚掌到胸口处竟是一整大块被火烧焦后痊愈的伤疤,而阴处那物也已绝不能用了。难怪他平时出门、干活总穿得那么严实。这可能就是他在战场上立功所受的伤,大家错怪了他。

  “是个真正的军人!”老头不由叹道。

  村里不由得又传开了一条关于兵哥的新闻。

  第二天,送葬的人挤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标签:小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