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意外的文学事件-文学-问道文学网,中国写手之家_一起问道文艺网
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 正文内容

一桩意外的文学事件

阅读:872 次 作者: 来源:西局书局 发布日期:2018-05-07 14:29:53
基本介绍:

  西元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零年前后,魏老五曾属于一个小小的文学团体。这个团体一共五个人,三男两女,这群人的特点很明显,闽南语讲“三不五时”地,就要聚起来搞一搞。搞什么呢?我替那位流着大鼻涕的问一句,自然是搞文学喽,不然还能搞什么——吗——当然还要搞别的,不然如何持久地将这个团体维持下去。仅仅依靠搞“文学”那简直是要搞出人命的。

  魏老五排行老五,是最末一个,也是阅读量最少的一个。老四比老五多知道一个北条麻纪和樱井莉亚,错了,那是另外一方面的阅读。修正为多知道一个达里奥·福和谷崎润一郎。魏老五多少感到不服气,因为老四毕竟是个女的,区区一个小女子竟然掌握那么多女优信息,这令魏老五多少赧然。大概,他只有在老四面前展示男优那方面的才华时才能多少找回些脸面。

  如今,这个小小的文学团体已经解散了。并且,在“文学”这件事上只有魏老五这最末一个,坚持到了最后,也就是此时此刻,看样子仍然没有放弃的念头。这个文学团体中的每一个人身上都发生过许许多多有趣的故事,尤其当他们彼此交叉在一起时更加妙不可言。只是可惜,由于精力有限以及其他更宏大的叙事需要,这篇故事只得模模糊糊地说一点魏老五。不过不要失望,我可以透露一点,这篇故事相当粗俗,而且在后半篇里这个魏老五极有可能走上犯罪的道路。

  每天,魏老五孤孤单单地创作,他的身后堆积了大量的垃圾。有些垃圾上的文字曾经令他兴奋过陶醉过甚至自大过,但过不了多久(往往只是一个晚上),他就看清了那些文字的真面目,说到底就是毫无才华可言。他在创作上的孤独与茫然,需要酒精来排忧解难,绕树三匝,何枝可依,他娘的唯有杜康。除了喝醉的时候,魏老五是个十分沉默的人,其实喝醉的时候也只是自言自语罢了。

  先不要急,再了解一点魏老五的情况吧(粗俗的就快来了)。首先,替魏老五更换一下绰号。是这样的,自从那个小小的文学团体消散以后,魏老五越来越排斥这个老五的排行——老大都没了,还顶着个老五的名号有个屁用呦。于是他很自然地将绰号更换成了魏老虎。虽说只一字之差,却无论从个人形象以及象征意义上都达到了本质的飞跃。大老虎,想想看,独来独往,兽中之王,生来傲慢,霸气十足。

  魏老虎的实际生活相当简单,读书写作喝酒画画健身;并且刻意躲避着如今的信息时代。魏老虎尽量不出门,出了门也是尽量不看不说不闻不问。所以这个魏老虎在某种范围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挺他妈令人生厌的家伙。魏老虎小的时候倒不是这样,温文尔雅,乖巧伶俐,巧舌如簧,善解人意,极其偶尔才蔫蔫地坏一下,虽说这一坏倒是如“民数记”里巴兰的驴开口说话那样,不过也无伤大雅。只是后来,接近成年的时候,有天夜里魏老虎被外星人抓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外星时间,反正地球时间就一晚上(不一定准确),魏老虎骑着仙鹤回到了地球,大概就是从那以后,魏老虎就不大正常了。魏老虎根据自身的这段外太空经历写出过一篇精妙绝伦的故事,有机会找出来给大家读一读。

  我知道,我知道——应该加快些节奏,有些人不耐烦听魏老虎乏味的生活了。说实话我与你们一样,同样没有耐心去讲述魏老虎那可笑的性格与其倒霉的文学旅程了。

  现在是初冬的一个午后,大概四点左右。魏老虎蹲守在城市东边一个小区附近。这已经是他连续第四天过来了。以魏老虎搜集到的情报来看——如果那名编辑(同时也是名小说家)的作品中以某小区为背景的系列小说并非彻底虚构的话,这名编辑应该住在这里。魏老虎以同样为小说家的锐利眼光分析,那名编辑的文本中的人物与环境必定是作者本人的现实生活,所以蹲守在这小区附近,早晚会看到那个人。魏老虎巧妙地找到了那名编辑的照片,他一眼就可以认出那个人。

  找到那名编辑以后要干什么?起初,魏老虎的设想就如某些行骗圈套那样——假装无意地与其攀谈起来,进而成为朋友(这需要一些技巧,好在魏老虎有的是时间),然后,在以后的日子里,找个合适机会,告诉那名编辑自己曾经给他投过稿,一共投过好几次,等了一年多,为什么始终没有答复。魏老虎知道这样的投稿石沉大海的情况本属正常,他只是天真地判断,那名编辑所在的杂志刚刚创刊,又是以推荐新人不论背景为前提的,怎么会同样希望渺茫(在等待回复期间,魏老虎阅读了该杂志已发表的作品,他客观地认为,自己的作品完全具有资格被发表,并渐渐获得了这样的预感)。他只是想问个明白,比如对方如若这般告诉他——像你这样的作品一抓一大把,发表与否只是个概率问题——那么魏老虎也就会心平气和了。

  起初——魏老虎的确是这样设想的。可是就在前天,当魏老虎走在一无所获的回家路上时,这个设想完全被另外一种不同的设计所取代了。

  “暴打编辑”——这就是新计划的标题——犹如昆汀的电影“杀死比尔”一样,这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魏老虎感觉可以把文学道路上所受到的来自于各种编辑的忽视与无礼通通发泄到这名编辑身上。这没有什么不妥,魏老虎的心情好久没有这如此激动了,仿佛自己的作品被发表了一样——看来“暴打编辑”这样的想法实在是来劲。当天夜里,魏老虎重温了一遍“杀死比尔vol.1 vol.2”,他的遭遇显然还不够女主角那样悲惨,所以魏老虎的复仇之路上用不着日本武士刀,更何况他的对手极有可能只是一名文弱书生。既然如此,魏老虎只需要找到那名编辑,然后选择合适时机,说明来意之后,一通拳打脚踢便可(魏老虎着实为需不需要朝摔倒在地的编辑脸上吐口水思量过一番)。不过,“手持武器”或者叫“拿着家伙”好像更具有复仇效果,魏老虎躺在床上想,影片中女主角提刀寻仇气贯长虹,这样难得的机会我可不能赤手空拳。于是,魏老虎临睡前决定带上几年前朋友送的一把实木手杖,这既不是凶器又可痛人皮肉,美滋滋的复仇者就这样进入梦乡了。

  读者们,看到这里大概已然兴致十足了吧。假如借鉴剧本的结构设计,我们已经建立了冲突,并且进一步将冲突升级,也就是说经过了第一幕及第二幕,接下来该进入第三幕,也就是最后一幕——高潮部分了。“高潮!”多么诱人的状态。什么?——还是那位流着大鼻涕的说什么——有点来的太早、太快?开什么玩笑!我们这里可是寻求娱乐与刺激的通俗小说啊,处于如今碎片化的阅读时代(才他妈多长时间,这都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状况了),能够将魏老虎这样的狗屁故事看到这里已经很够意思了(给你们点个赞)。我必须见好就收,回馈给这些可爱的读者们一个圆满的、令人愉悦的高潮部分!

  于是我们看到,连续蹲守的第五天,也就是执行“暴打编辑”计划的第二天,魏老虎左手提着手杖,右手夹着香烟,站在那所小区斜对面的小卖部旁边。昨天魏老虎持手杖的指尖冰凉凉的,这让他在回家的路上倍感凄凉,他认为自己写作的双手受到了委屈,甚至是侮辱。难怪他今天特意戴上了一双棕色小牛皮手套,他感觉良好,看上去更像一名合格的复仇者了。他有预感,今天肯定可以看到那名编辑,明天开始,他又可以专心写作了(多么富有诗意)。

  西沉的阳光逐渐被铺天盖地的雾霾吞没,天色渐暗,人们陆续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小区附近已然嘈杂纷纭,魏老虎抽着烟正在回味昨天的一个梦。梦中的他被迫身陷逃亡的境遇,却偏偏又卷入城市巷战当中,不知何时他手持步枪,俨然一名突击士兵,他时而匍匐前进时而举枪射击——至少打死了两名敌人,最后他在躲藏时恐慌地发现,一辆坦克的大炮筒子的发炮口近在咫尺地对准了自己的脑袋……魏老虎从梦中回过神,刚巧看见那名编辑的侧脸一闪而过,那家伙正拿着几瓶啤酒往马路对面的小区门口走去。魏老虎急匆匆跟了上去,一心想着确认身份,毕竟目标暴露得太突然。魏老虎有些慌乱,巧合成就必然,忙中就还真出了错。他刚走出两步就差点被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黑摩的撞个正着,说是差点,好在双方躲闪及时,都来了一个急刹车加急转弯,要不然必定伤筋动骨(魏老虎这一方)。尽管意外受到了惊吓,可魏老虎脑中始终惦记着那名编辑,他本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接着跟过去,根本无心多看那黑摩的一眼。但是另外一方似乎并不领情,那一方义正言辞地指责魏老虎的鲁莽,并且对车上的乘客不断解释、将错误怪罪到了魏老虎身上。这下可好,魏老虎提前爆发,复仇的火焰喷薄而出:他用手杖末端戳了一下黑摩的车主的肩膀,车主愤怒地站了起来,魏老虎又用力地将那人戳回了座位,并且上前一步,低头对着那人的脸,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并质问那人“你丫是找死吗”。如此一来,对方倒似乎领情了,那黑摩的汉子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瞪了魏老虎一眼,仿佛相当怀疑眼前的人是否真实存在,只一转眼,黑摩的在夜色中迅速地滚滚而去了。街边停下脚步准备观战的几个人同样重新迈上了回家的路。魏老虎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马路对面,没想到那名编辑竟然没有消失,那家伙坐在花坛边上正在喝啤酒看路人——与那家伙在自己的小说中描写的一个样。魏老虎立即转过身看向别处,他感觉自己并没有引起编辑的注意,看来刚才的意外完全可以当成热身——复仇之路难免坎坷。魏老虎走入小卖部,买了瓶啤酒,同样坐在路边喝了起来。他偶尔看一眼那名编辑,只等待着那家伙喝完走进小区,然后找个好下手的地方,痛痛快快将其暴打一顿。悄悄地,冷冰冰的细雨不知何时从天空中飘然落下,路灯里的人群与街道晶莹剔透,魏老虎今年第一次呼出了白色的哈气,他一口接一口喝着啤酒,心中暖洋洋的。

  终于,那名编辑站了起来,走入小区。魏老虎立即跟了过去:此时此刻,你们不再关心这个人物。你们只想知道故事的结局。你们需要为自己庆祝。你们有些人饿了,有些人渴了,有些人困了,有些人烦了。你们的阅读毫无意义,你们只想要连绵不断的情节转折。你们会为了炫耀翻开一本书,你们会为了莫名其妙的情绪夸赞一本书,你们很偶尔才会看完一本书。你们是本世纪最令人神伤的人造尸体,你们没有思想,有的只是一堆粪便化的信息。你们每天工作,你们每天惆怅,你们每天离自己越来越远。你们都是娱乐圈里的人,你们都是伪艺术家,你们都是手机相册中的明星。你们满脑子阴谋诡计,你们只剩下自以为是。你们厌恶自己,却更加痛恨别人;你们怀疑人生,却更加毛躁地追逐生活品质。你们仿佛整体从一个模子里铸造而出,你们是这个世界的赢家,你们可以彼此欢迎、感谢并相互拥抱。你们不配作为我的读者,你们是让我发笑的呆头鹅,你们可以自由结束这个故事。


标签:文学,事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