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散文随笔
  • 正文内容

不解释,不解

阅读:207 次 作者: 、北染、净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8-12-26 18:38:36
基本介绍:

  没怎么样看过路途的山,确开始认真的审查忘记,没怎样努力留住河流,确只开始企图忘记记忆。人心真的那样慢慢的老了,一路途的火车,说辛苦,说疲惫,早失去曾经享受的乐趣,倒是途中那冗长的困眷,伴我从湖南到湖北,过长沙,走黄河。哪儿是个归所?江苏?还是,或者只是个徐州!真诚只会慢慢的觉得无味,觉醒后,才明白诸多原因后的明白,也许真该是那种约翰尼.德普那样。曾经失落在世界最透明的角落,没人喜欢,没人注意,默默的等待,是腾达,还是低沉。傍晚的云彩,终明白,秋水共长天一色的酝味,那咫尺的短暂,抬头就看过前次来过的归路。不失可否,学会了肮脏且埋葬现实!在信阳的时候,睡着了,不知为什么,据广播的通告,才知道,那的某一站曾是我一直一直渴望去经历的城市,只是孟德已故,子建已败,惟的铜雀台寥寥几句错语,惟后人留记,揽二乔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匆匆着,一瞥,饥饿开明,事实就像我一直厌恶来往不停的路人,谈吐,有嫉妒,很多,很多是偶尔的懵懂。不绝眨眼的功夫,几刻钟真未曾留意,只是,过了那曾夜已难寐的城市,未曾去过,今也是,下月或许也是。也许注定毁灭在未知的那辈子。真不想和那些年少的女孩说话,真实的世界,事实就是,此刻,不该说此刻,应该这个经年,我真的玩世不恭,也许只更会葬送,可早脱离认识之初的那个己!只想看看自己,一夜?一个没落的模样,也是,对旅途,从未害怕,担心什么,前日,飞机上的时候,它穿过对流层的云雾时,曾渴望它一直坠落而下!可惜,看的只今日最难忘怀的香樟树。不知自己在想什么,或着说什么,没个目标,确只是脱离,还是脱离!这已是第三次踏过河南了。为这个省,够了。也许是曾为某个幻想渴望天天在此逗留,今觉得,三次过后,连起初那种长久的痛觉也没落了,只是麻木后,变的更加,玩世不恭!也许,下一次会看看铜雀台前触摸子建的身影,也许这将也是抉别。清晨的温度,很冷,很湿,很累,也藏掖着很多困意。只是走的粗糙,忘怀的记得,有三个城市,只是两两在一挑线上,一条叫京广,一条叫陇海。今此,真的够了!麻木的数着,数着,只有牙齿还有松动,其余,不解,不解!

标签:散文随笔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