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人物 艺术
  • 正文内容

大境界·2019当代中国书画名家年度人物

阅读:1676 次 作者: 来源:大境界 发布日期:2020-01-02 16:06:14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艺网分享的人物资讯。

  艺术的灵魂是境界。言气质,言格律,言神韵,不如言境界。境界是产生艺术美感的根本,是流露在作品中的人生感悟。境界体现着艺术与人生的时代精神。

  时代呼唤好的艺术作品,更呼唤有大境界的精品。书画家们以“形神兼备、迁想妙得”为心象,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追求“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他们将主观精神因素与客观世界相融合,浩瀚宇宙、天地万物在他们自身修养、学识、情感以至生命的倾注下,美的瞬间便定格成永恒,尺幅之中透射出具有深刻内涵的大美形象和大境界。

  艺术简介

  骆旭放,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人民大学首届山水画研究生班,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书法院,中国人民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画家,北京中外名人艺术院研究员,北京艺万亿艺术银行首签画家。

  线的延伸点的壮大——论国画中的点、线意识

  摘要:国画源远流长,其有着鲜明的艺术风格与特色。线、点作为国画中的主要表现形式,在经过了千百年的磨练之后,呈现出了一种独特的美学形式。因此,了解国画中的点、线意识就可以对国画的艺术风格以及内涵有一定的了解。为此,在文中主要就国画中的点、线意识进行探讨,以期可以更加深入的认识国画。

  关键词:国画;点线意识;艺术风格

  纵观数千年来艺术发展史,点与线这一最基本的意符形式,一直贯穿着东方艺术的始终,上古时期的彩陶、石刻、壁画,无不体现岀点、线在人类日常生活和艺术活动中的无穿魅力,而自然界无处不存在“点、线”这一形式的自然规律,在华夏文明史的发展长河中,我们的祖先巧妙的利用“点、线”这一朴素的艺术符号,对物象世界进行意象加工改造,创造出一个全新而美好的世界,点线的艺术形式,作为东方人文思想内涵,独树一帜的的风格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反映和代表了中华民族“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和人生观,“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哲学的基本精神,它追求的是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的关系,这种“天人合一”是一种自然而然地溶合,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可以讲“天人合一”的思想是中国文化的本质,它对传统艺术中的点、线的运用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点、线”的形成和发展,已成为东方特别是中国书画艺术的根本灵魂之所在,作为造型艺术最原始,而又极具表现力的点与线,在古老的中国绘画史上,一直是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多少世纪、多少艺术家毕生为之潜心探索、研究,使得中国画中的点与线,这一原始的表现形式,有了一个质的变化,即中国画的点、线,由描绘自然之形到表现人的,心理之象,从描绘对象的形体空间到表现画家的内心世界,这一心性与自然的互为转化过程,因而绘画中富有个性和感情色彩的点与线,极具有生命的活力。清代著名画家龚半千说:“无论直点、扁点,俱宜圆厚,圆、气圆,厚、气厚,气即画家的气质,气度、气节、品性、修养”。

  中国画中的点与线,从形而上到神与形的互为转化,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过程,从五代的荆浩、董源到宋、元、明、清,以及近代各门各派的大师作品,无不是对点、线的理解、运用,而营造特有的视觉和情感效应,线条的抑、扬、顿、挫、刚、柔、曲、直。点的大、小、圆、厚、枯、湿、浓、淡的变化,已经成为人们审视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作品最基本的法度,当人们审视一件书画艺术品的时候,作品中点、线便成为了特有的审视和审美对象,具有特殊的审美意义,作为传统的中国画艺术,这已成为不可缺少的审美标准之一。

  中国书画艺术源远流长,当今时代,习画者众多,而悟其道理者甚少,人书亦书不知何为书,人画亦画不知何为画,远看有其势,近看无其质,只做表面文章,全然失去了本土文化中的精、气、神,线条的呆滞、死板,全无刚劲与蕴蓄可言,点的懒懒散散亦无圆、厚与气韵可观,整个画面在制作上下大功夫,急功近利,全然不知点、线、笔墨为中国书画之灵魂,中国画失去了点、线、笔墨,剩下的也只会是涂涂画画了,艺如其人,同样的笔和墨在不同人手中,所表现出来的点、线有着极然不同的书写效果,一个心胸豁达、高尚无私的人,其笔下的点、线,便有一种明快、圆润、刚劲厚重之感,否则就是粗恶、呆板、俗气之态,苏东坡云:“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所以优秀的艺术家,不光能在纸上点划揮毫,更应注重在胸中追求离俗超群高品格的艺术人生,博览群书,苦心钻研,勤奋实践,排除杂念,澄怀观道,方能体悟点、线的神韵和真谛。

  点是线浓缩,线是点的延伸,点、线在绘画中是一种重原始的表现形式,但就这最原始、最简单的表现手法,却神奇般的在中国书画艺术中保存和延续下来,并得到了充分地、进一步地发扬光大,直至今日,很多画家为之探索,研究,追求一生,方能悟之一、二。点、线在中国画中已经不是形式上概念化的东西,而是上升到哲学范畴。因此中国画发展到今天有着举世嘱目成就,这与那些潜心研究的艺术家们是分不开的。改革开放以来,百家争鸣,祖国迎来了又一个艺术的春天,涌现了不少优秀艺术家和优秀艺术作品,这是可喜可贺的,但同时在众多大型国展中制作精良的巨幅画比比皆是,仔细观来,则无点、线、笔墨可言。点、线笔墨作为中国画最重要的特征之一,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而在全国性众多中国画展览上,面对一无点、线,二无笔墨的传统观念,仅靠工匠制作之作,频频入选、获奖。众所周知在全国性中国画大展上,入展作品,特别是在大展中获奖作品,将对中国画的发展起到一个导向作用,尤其是在中、青年画家和美术院校的学生中影响很大,为此众人纷纷仿而效之,以致出现目前国展制作泛滥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

  点、线在艺术创作中承担着极其重要的造型任务,其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取向,点、线发展到现在,呈现出众多丰富形式,更具有独特的地域和民族性。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一直是以追寻线条美的艺术,它不仅仅限于单纯的描绘客观事物的表象,而是以特质线条对物象深层面的表达,即物象气韵和神韵的表现,是对自然的再加工和再创造,以点达意、以线达情,来抒发艺术家的胸中之意。

  在中国画的技法上,最讲究的是点、线的运用,千百年来点、线作为传统中国画艺术重要构成的主要组成部分,已经形成了各个历史时期具有代表性的形式语言,古有“曹衣出水,吴带当风”之说,纵观历史,每个历史时期人们对点线的不同认识,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并在长期的实践与积淀中,总结了丰富的经验,逐渐形成了造型技法上山水画皴法和人物画中的十八描,其实点、线是中国画特有的艺术符号,甚至可以说中国绘画就是点、线艺术,它溶入了中国文化的诸多方面,在人们的心灵中留下了无比丰富的生命韵律和生命底蕴,认识点、线在中国画中的重要性,是走进中国画的基本条件,也是中国画创作中必须解决的一大课题,中国画的点、线之所以富有神奇的表现力,是因为点、线具有极为复杂的属性诸如质感、力感、动感、立体感、节奏感等,线条无不具备一定的质感,有的粗涩、凝重,有的细润、华滋、园浑刚劲、丰盈充实,无论怎样的线条,或粗壮刚劲,或细韧飘逸,都应给人以一种生命之感,具有力感的线条,都应具有生命力的线条,这是评定一幅优秀中国画作品的基本原则,也是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中国书画中的线,最为体现在一个‘写’字上,而不是在一个‘描’字上,中国画线的本身,就是要应画面结构的需要来表现对象,线的运用方式很多,但都应写出来,不管是中锋、侧锋,还是逆锋和拖笔,或积点成线,只要是有书写性,其夲身就是很精彩的点、线、面的笔墨世界。

  在中国画的创作中,点、线有着独特的形式价值,点线的发展史说到底也就是中国书画演变史,历来以点、线来塑造和表现的对象,其实也就是先人在长期生活中对大自然的观察发现和感悟,从而总结出一整套直接的表现手法,祖先们对点、线的认识,那付有生命力,而又有韵味的线条,在不同对象中的运用已经达到了充分的体现。点、线是中国画用来表现对象唯一最佳的造型手法,人们在观察和表现自然物象同时,非常自然的运用点、线的造型方法,简练而直接的表现物象,这是祖先们在东方艺术发展史上,给予审美境界的重大贡献。

  古人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形成了一整套固定的描写模式,中国画艺术源远流长,发展到至今,我们面对这所有的一切,有必要进行总结和反思,我们在肯定前人成就的同时,也不能因此而裹足不前,作为当下从事艺术创作人员来说,要做的是站在古人的肩膀上,向前看,面对自然万物万象,用现代人的观念和理解,去观察去体验,找到你自己的感觉,从而获取创作灵感和啟示,而对于传统中的形式符号,只能是在解读之后再选择运用,否则就会进入误区。点、线的表现力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在从新回归自然之外,面向西方绘画中线的运用和理解,也不失为洋为中用的选择,如米罗、克利、席勒柯勒惠支和毕加索等在点、线、面上的体验,开拓眼界,走向世界,在传统和现代去体验不同点、线语言形式的不同特点和运用,以及在作品中表达情感方式方法,在其中慢游,定会受益良多。

  从现代画家的角度来看,现代人的生活和情感,现代人的审美情趣现代人对世界的认识取向,都给我们提供了创作点、线新的表现形式,在表现不同的物体时,就会选择不同的线来表现质感,结构,同时也启发我们去寻找更多的线的表现手法,我们必须努力去寻找和探索新的不同于传统的表现方法。在传统中许多线也都是来自生活,是自然生活中的启示,像铁线描、兰叶描等,点、线是中国书画中的重要符号,这种符号是主观的,它的价值取向是个性化的,这种创造是对生活对自然物象的强烈感受,从而使人能从这些符号中得到一种新的情感境界的满足,如果去照抄对象,也就失去了绘画语言符号中的意义。

  因此,点、线内涵的补充与形态的创造,在今天来看,还是要直接面对生活,从大自然中去获取灵感和启迪,隨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发展,点、线也随着人们情感的变化而变化,从原始的精美彩陶造型图案的点,线,到神州大地的石刻、壁画、雕塑,无不都渗透着人类文明精神的发展,在点、线神韵上的状大,而发展至今,更加丰富了点、线的造型手法,从过去的简单点、线描写对象,到现在从一幅画中,便要求点、线的疏和密、轻和重、松和紧、粗和细、刚和柔、和白、毛和光、断和连、合和散、留和漂、方和圆、曲和直、顿和挫、等阴阳、虚实、气质、风骨之变化,而在点、线的笔法上,董其昌云:“用笔有缓有急,有有锋,有无锋,有承接上文,有牵引下字,乍徐还疾,忽往复收,湲以效古,急以出奇,有锋则以耀其精神,无锋则以含其气味,横斜曲直,钩环盘行,皆以势为主”。在浩瀚的华夏文明发展史上,从古至今,代代相传,已经有了一条非常清晰的脉络,我们只能逆流而上,或顺流而下,探究其精神,古为今用,笔墨当随时代,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只有这样才能谈得上点、线质量上的优劣,艺术格调的高低,才能真正做到在艺术的百花园中添枝加叶。

  艺术需要比效与淘汰,在中国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千变万化的点、线这一基本特征被保留、继承和发展下来,可以讲是人性对自然的一种感悟和发展,是对事物本源的一种观照和继承,作为当今从事艺术创作人员,在自我实现的同时,更应该有责任承担着推进和光大传统文化中点、线艺术赋予的新的时代精神,中国画走向世界,艺术家在追求个性的同时,更应突出本民族艺术共性——点、线,这一共性是千百年来,前人在民族宗教哲学思想的取向和艺术审美情感基础上形成的,但几千年来的文化积淀,既有一些消极因素,更有其积极的精神内核,站在历史新的起点上,肩负民族复兴的使命,这就要求我们站在历史和现实,东方与西方的文化交点上,去审视、去取舍、去表现中华民族永恒的文化精神,神实形空,我们守望着中国本土艺术元素线的延伸、点的壮大。

  特邀顾问:邹立颖李冬李晖顾平边舒才刘俊京

  艺术顾问:陈天增方强韩一何仁诰纪德胜姜耀南金格格孔淩郎华李任孚李泽霖李玉民李自龙刘建国路民吕大江穆春华马长江马万国潘荣本秦明强任伟沈风涛沈克明宋士操苏童孙良利王犇王定锁王力王信聪王晓银王佑学吴康徐志敏叶岚于兆科张万琪张义宾张哲珠赵毅周菁祝夫刚左进伟(先后以姓氏首字母为序)


标签:书画,人物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