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图书 书评
  • 正文内容

张耀辉新作《岁月缝花》出版

阅读:207 次 作者: 来源:苍南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8-07-16 14:57:44
基本介绍:

  好书推荐:《岁月缝花》,作者:张耀辉,出版时间:2018年5月,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张耀辉,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学英语高级教师。1982年起有各类作品发表并偶有获奖,著有散文集《那么爱》(中国画报出版社)。

  《岁月缝花》中,我读到数首写矾山的诗,矾山我去过,这些诗唤醒了我对那片土地的记忆。矾山是诗人张耀辉的家乡,在当地参观时,我就感受过他对家乡的熟悉与热情。我想,张耀辉最初对诗意的发现,就源自对那片山水的领悟,包括他写的《柴街》《福德湾》,我们都能读到诗人与故乡的精神纠缠。这其实也是诗歌最古老的主题。在诗人眼中,故乡意味着一种消亡,同时也是一切记忆的底色,那曾有过的温暖与饥寒、欢笑和泪水,永远留存在那里,如诗人写的:“我找不到那片苦竹/垵,也一定躲在石头后面/那些石屋里的哭笑、鼾声、呢喃/踩着石板就能听见……”

  诗人即使一直留在故乡,也难以越过那道记忆的鸿沟,所以诗人会用语词保留这些碎片,想循着这点滴的线索,把自己引向往昔,让精神回到故乡。在诗人意念中,故乡和往昔有时是同一个词,它们都是使语词凝聚成形的力量,一种让人仰望的力量。从张耀辉的诗中,我们发现,把发现变成一种诗歌能力,意味着不只是喜爱眼前的事物,还包含着一种对事物未知部分的渴求与探索。好的诗人总会延迟自己对事物的认知,哪怕陪伴他成长的山石草木,他也不会过早地做出结论。如同歌德老时所言:“我不把任何回忆确定下来。”我们看到,诗人享受着这种对未知的感觉,让自己始终带着好奇,来细致地观察每一件事物。诗歌的秘密,就在于通过这种观察,改变事物的日常面目。如同诗人张耀辉所感叹的:“可以在此写些诗句/石头是擦不掉的/可以在此宿醉一回/清风会叫醒你的”。

  ——叶匡政(著名诗人,学者,文化批评家)

  我们生活在一个浮光掠影的年代,许多人在时光隧道中步履匆匆,许多人在大千世界里茫然四顾。但是,消逝的岁月仍然需要记录,远去的村庄仍然需要描述,精神的家园仍然需要建筑。耀辉兄偏居一隅,用“时间煮酒”,用“岁月缝花”,在凡俗的生活中寻求遗落的诗意,在坚硬的现实中寻求柔软的灵魂,在喧闹的人世中寻求温暖的情爱,在光阴的故事中寻求珍贵的念想。

  ——孙良好(温州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

标签:出版,书讯,书评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