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图书 书评
  • 正文内容

“职场小说”的另类书写 ——读王洁长篇小说《花落长安》

阅读:396 次 作者:张学昕 来源:作家出版社 发布日期:2018-05-07 14:55:51
基本介绍:

      作者简介

  青年作家、诗人,陕西西安人,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在《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报道》《光明日报》《散文选刊》《散文家》《读者》等国家级刊物发表文学作品数篇,出版有散文集《六月初五》。代表作《永远挺拔的白杨树》荣获“智慧杯”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散文大赛二等奖;《爱情如海不是美丽的童话》获第七届“岱山杯”全国海洋文学大赛二等奖;《一顶草帽》获第九届“漂母杯” 华人华文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荣获第二届“三秦优秀文化女性”。另有诸多篇文章获得国家、省市级奖项。

  作品文笔优雅,感怀细腻,真情蕴藉,触发灵悟,极具感染力和震撼力。作品获得余秋雨、贾平凹等国内多位知名学者专家的好评与肯定。

  近年来,职场小说写作可谓风起云涌,已经成为一个令人关注的文学现象。从2006年王强的《圈子圈套》在网络大受追捧后,杜拉拉系列、浮沉(三部)等,都是发行量惊人的畅销书。作为一种“类型文学”,职场小说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现实生活的催生物。随着现代企业制度在我国的建立和相对成熟,一个新的以青年人为主的社会群体开始形成,他们的职场历程和人生体悟,需要情感上的共鸣,需要一个表述和诉求的出口,这就在客观上诱发了职场小说的诞生。尽管,职场小说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较为成熟的文学类型。但是,作为一种类型文学,职场小说更多地表现出消费主义文化牵动下对娱乐性、功利性的追求。它们或以“职场教科书”的面目出现,彰显权谋文化背后的竞争甚至斗争哲学;或者,渲染消费狂欢中的虚妄情爱,沉迷在物质化消费状态下的种种利益刺激。整体上看,则很少能够真实还原职场的生态现场,更少对于现代企业发展中的问题做出深刻思考。实际上,在文学性方面,职场小说的精神和艺术起点并不算高。通常表现出类型小说基本叙事公式、行动元关系和叙事语法的内在规定性,钟情于故事性和跌宕起伏的情节节奏。“进入职场”——“潜力被挖掘”——“小人拨弄其间”——“贵人相助”——“实现目标”是其基本的叙事模式。女主人公大多美丽、聪慧、单纯、善良,被身边两个以上的男性忘我地疯狂追求。这些男性英俊潇洒、事业有成、感情专一,能够一次又一次救女主人公于水火。女主人公最可信赖的闺蜜却常常因嫉妒变为拨弄是非、制造阴谋的小人,而女主人公则以德报怨,反而获得成功。所以,不难看出,缺乏较高的审美诉求和精神内涵,正是当下职场小说创作的致命痼疾。

 

 其实,职场小说所指涉的场域是非常富有时代性的。现代职场既不同于家族企业,更迥异于国企。正因为如此,现代公司企业在当下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呈现出什么样的场域景观?深陷职场中的人们有着怎样的职业生涯和心路历程?这些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应该承载与书写的。从这个层面来看,青年女作家王洁的长篇小说《花落长安》便有了特殊的意义和价值。长篇小说《花落长安》,以女主人公秦幽若的创业历程和命运轨迹为主线,对现代职场生态做了真实的再现。从秦幽若、郑秉国、孙德浩等民营企业家创业的成败沉浮中,深刻反思了现代企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极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我认为,这样的职场书写,打破了类型文学与纯文学之间的壁垒,为当下的职场小说带来了一缕格外清新的气息。

  在这里,可以肯定,《花落长安》不是一部完全类型化的职场小说,尽管其文本具备了职场小说的诸多元素,但是这部小说内在地拥有许多文学叙述的新元素。女主人公秦幽若美丽聪慧、优雅干练、心地善良、独立自强、勤奋努力,从表象上看,是职场小说中常见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形象。自然,如此优秀的女性,身边总是环绕着众多男性。其中,有始终暗恋她并与她共同创业的大学同学孙德浩,还有房地产大亨郑秉国。这些男性无论身处怎样的阶层,其共同特点是,让秦幽若在感情上享有“唯我独尊”的地位,能够一次次帮助她度过难关,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事业。而秦幽若的闺蜜方晓琳,同样也没有逃脱因妒忌沦为阴谋小人的命运。所以,如果仅仅从这些表层的叙事策略上看,《花落长安》似乎又是一部为迎合女性自恋式想象而炮制的低俗之作。然而,当我们读罢掩卷之际,却惊异地发现,王洁讲述的故事没有滑向庸俗的大团圆结局。最终,秦幽若、郑秉国、孙德浩都放弃了一直以来苦苦打拼的事业,试图返归自我内心,寻找情感的归宿。但归宿又在哪里呢?正如文本最后所写的,“暮色悄悄降落人间,西南天际,一弯新月出来了,刚开始的时候是朦朦胧胧的,渐渐地展露出轮廓之后,只是闪亮片刻就被层层的乌云遮盖在身后,若有若无,难见踪影。”一切都是迷茫的,这不仅是秦幽若等个人心路的迷茫。他们的迷茫,又何尝不是我国当下民营企业家们创业之路上的迷茫呢?在我看来,文本结尾承载着某种隐喻,关乎民族国家的宏大主题,毕竟,个体主体的获得与现代国家的生成具有同一性。从这个角度来看,《花落长安》正是以秦幽若、郑秉国等民营企业家的命运,暗示了当下民营企业发展中可能会遭遇到的窘境,并进一步深入,揭示出无论是人物也好,企业发展也好,最终陷入窘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传统文化精神与现代商业精神相互磨合中的龃龉。

  女主人公秦幽若的身上,明显汇聚了这两种精神特质。作为一名职场女性,秦幽若无疑是相当成功的。她具备竞争、创造、敬业、合作、宽容等良好的现代职业精神和基本素养。她独立自强,在工作中可以完全忽视自己的性别,像男人一样拼命打拼。她相信自己靠才干能与男人一样强大,甚至比男人更强。戴锦华曾说:“女性除了作为旧女人——秦香莲受到伤害与‘掩埋’,便是作为花木兰式的新女性,以男人的形象和方式投身社会审核。” 秦幽若显然属于第二种。对她而言,通宵达旦的加班早已日常化,甚至平安夜也在办公度过。酒桌上的应酬司空见惯,为了获得一份订单,她把自己喝的烂醉如泥,吐的翻江倒海。因为是半路出家,她付出双倍的努力,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学习,以至她对业内发展动态的洞悉,令在房地产摸爬滚打多年的郑秉国都“惊讶得差点儿把下巴掉在地上”,感慨“一个女医生半道出家开公司,却对商业运作了解得这么熟稔”。当然,秦幽若也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既不做依傍于男性的“花瓶”,也不做“雄性化”的女强人,在颜值与才干相反相成的张力中,她完美地从职场“菜鸟”蜕变为一位魅力四射、才华横溢的女企业家。

  实际上,中国文学史上像秦幽若这样自强独立的女性不乏其人,她们用自己的努力换来幸福的生活和人格的尊严。她们的故事,往往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尾,或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或找寻到唯美的情感归宿。这些故事千百次不厌其烦地向我们灌输着只要努力就会成功的真理,用一碗热腾腾的心灵鸡汤,满足我们对乌托邦梦想的意淫。不同于此,《花落长安》不是心灵鸡汤,文本最终的结局是出人意料的,也是悲剧性的。王洁似乎要以更为锐利的方式,让我们冷静地看清现实。可以说,在一定意义上,秦幽若的人生悲剧是性格悲剧,这主要归因于她过度的自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自尊如同一枚双面的硬币,既成就了她的事业,也导致了人生的不幸。因为自尊,她离开了对她毫不关心的冷漠的丈夫,开始创业。因为自尊,她勇于担当,决不把自己置于“花瓶”的位置。第一次见郑秉国,正是因为不卑不亢才得到了对方的尊重,令郑秉国“抱着手臂上下打量眼前这个有求于自己却还那么理直气壮的女人”。同样,因为自尊,她不能坦然接受郑秉国对她的一次又一次帮助,她总都在忐忑不安中感到“又欠了一次人情”。所以,她在感情上决绝地把郑秉国拒之门外,因为一旦接受,便可能生出情色交易之嫌,这是她的自尊心无法承受的。过度的自尊使她封闭了情感对外交流的通道,使她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真爱。同时,也深深地伤害了对方。

  如果从更深层面上来看,秦幽若的过度自尊,源于一种“求诸内”的心理定势和精神机制,即拒斥对外界现实的追求与创造,转而向内心退缩,制造种种虚设的理由求得心理平衡和精神慰藉。这也是中国古代士人所推崇的理想境界,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通达之际,积极进取,建功立业;一旦遭遇厄运,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放弃对抗,维护自尊,在精神上获得尊严。所以,秦幽若的悲剧从表象来看,似乎是性格悲剧,但深究起来,却是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积淀下的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造成的。我们看到,在事业的开拓上,秦幽若本着“兼济天下”的精神,勇敢无畏,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有勇气和信心去解决;但是,当郑秉国因为她遭人陷害,失去了打拼多年的事业离她而去时,秦幽若感到万念俱灰,她丢下自己一手打造起来的伟业公司,“一家在西安乃至西北区都叫得响名号的建材经销商场”,转而去寻找内心的情感慰藉。此时,她遇到了青年才俊欧阳文翰,一位非常有前途的大学副教授。或许是长时间专注于工作,她的情感荒原亟需滋润。于是,欧阳文翰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幻化为她生命的全部。但是,有家有室的欧阳文翰却并不能为了她抛弃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当甜蜜的假象消失,她才发现所谓的幸福不过是她自欺欺人的错觉”。

  在这里,我深深地敬佩王洁的勇气,她对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中“求诸内”的思维定势给予了深刻的批判。《花落长安》的故事发生在三秦大地,这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背负着最厚重的中华文化根基。在这块古老的大地上,现代商业精神与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碰撞更为强烈。作为一位成功的企业家,秦幽若的“功成身退”是“向诸内”思维惯性下的必然选择,而这种选择不能不让我们生发出对现代民营企业未来之路的担忧。不仅如此,文本中孙德浩和郑秉国与秦幽若一样,最终都没能避免过度自尊引发的“向诸内”的人生路径。孙德浩邀请秦幽若一起创业,看到秦幽若后来居上,接到一个又一个大订单,感到自尊受到严重挫伤。为了赢回面子,惨遭骗子暗算,这使他再也没有勇气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最终只能选择逃避。郑秉国呢,也是在事业失败、情感受挫之际,毫不犹豫地“向诸内”,回避矛盾的锋芒,远赴他乡。其实,郑秉国、秦幽若、孙德浩都具备远超一般人的职场竞争能力,他们曾经一度将事业推到相当成功的高度。凭借他们的能力,在危难之际不是没有翻盘的可能。就像郑秉国,如果他能够给在门口呼喊的秦幽若打开大门,秦幽若便会振奋精神从反水的秘书谢丽丽那里掌握关键资料,他们便可能予以敌人致命一击,反败为胜。然而,“向诸内”的思维定势是如此的强大,它剥夺了他们理性思考的能力,也剥夺了他们面对未来的希望和勇气。

  我想,王洁借用一个职场故事的外壳,揭示的却是现代商业精神与传统文化精神之间的碰撞,以及给我们社会带来的深刻影响。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宏大的社会命题,关乎个人,关乎企业,也关乎国家与民族。《花落长安》无疑为当下职场小说的写作拓展延伸了叙事空间。其实,纯文学与类型文学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毕竟,文学带给我们的不应仅仅是娱乐和消遣,更多的应该是,深切地注视我们这个时代的目光和有关灵魂的思考。

  《花落长安》介绍

  畸形的政商生态,诡谲的职场博弈,虐心的情感纠葛……

  从乡村到城市,从医生到商界女杰,从婚恋围城到孑然一身……

  《花落长安》讲述的是女主人公秦幽若的故事,里面未尝没有我们的影子。

  财经、爱情、女性成长……这是一部什么类型的小说?女主人公秦幽若是否就是作者王洁在作品中的“真人再现”?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是不是有些稚嫩、有些浅?为什么作品今年上市不久就受到了读者、文学界的广泛关注,更有多家数字阅读、影视公司投来“橄榄枝”?

  5月5日,长篇小说《花落长安》作品研讨会即将在京举行。读书识人,在专业研讨会之前,让我们先作为普通读者一起走进《花落长安》这部众说纷纭的作品,走近为之倾注了多年梦想和心力的青年女作家王洁。

  

标签:图书,书评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